首页 >> 当代中国 >> 研究园地 >> 文化
今天我们该如何进行城市史研究
2016年11月18日 08:46 来源:文汇报 作者:陈韶旭 字号

内容摘要:韦伯本人知道现实中的大部分城市并不具备他所定义的全部要素,他不过是基于对现代资本主义城市社会的不满,而引发出把中世纪城市曾经存在过的某些合乎理想的社会当作完全的城市社区的样板,希望达到某种历史的回归。全球史视野下的城市史研究则两者兼备,它不仅研究微观的城市个体,也从宏观上强调城市间的关联和影响,并深度考察全球范围内城市本身的发展轨迹和规律。从事城市史比较研究主要分为两个不同的出发点,一方是站在中国城市史研究基础上去比较世界,大多是中国史研究出身的学者.李孝聪的研究结论是城墙体现出欧洲文化复兴和中国的礼制回归。通常国内学者对于外国史的研究很难有国外本土研究者那样深刻的认识,除非长期在被研究对象国生活,否则其研究方法不免会采用演绎。

关键词:城市史;研究;温州;欧洲;李孝聪;学者;文化;起源;考察;城市建设

作者简介:

  韦伯本人知道现实中的大部分城市并不具备他所定义的全部要素,他不过是基于对现代资本主义城市社会的不满,而引发出把中世纪城市曾经存在过的某些合乎理想的社会当作完全的城市社区的样板,希望达到某种历史的回归。不幸的是,后来的人们习惯把韦伯的看法当作城市理论方法上的一大贡献而趋同。

  乔尔·科特金在其著作《全球城市史》前言中指出,有两个中心性命题纵贯整个城市历史。第一个命题是,尽管有种族、气候和地点等方面的差异,但城市的发展是普遍性的,甚至在迅达便捷的通讯、全球性网络、便利的交通使得城市间更加相似之时也是如此。正如法国历史学家费尔南德·布罗代尔曾经评论的那样:“城市永远是城市,不论它位于何处,产生于何时,空间形式如何。”第二个命题是,成功的城市靠的是什么。早在发轫之初,城市区域就已扮演三种不同的重要功能:构建神圣的空间;提供基本的安全保障;拥有一个商业市场。城市或多或少地都拥有这些功能。一般而言,城市在这三个方面只要有一个薄弱环节,都会损毁其生活,甚至最终导致其衰亡。

  在全球化的时代,尤其是中国城市化程度越来越高的时候,研究全球城市史有其必要性。

  第二届全球城市史学术研讨会日前在上海师范大学召开,本届研讨会以“欲望、城市记忆与历史书写”为主题。来自国内各个高校研究城市史的学者们汇聚一堂,将自己的研究成果与同行们进行分享。

  进入21世纪以来,全球化和城市化已经成为世界潮流,它们的兴起有深刻的历史渊源。要更好应对这两大潮流,我们就有必要回溯历史,将全球史和城市史结合起来,从跨学科、跨领域的全球视角进行开放式、多元化的探索。

  全球史注重宏观空间,考察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等方面的区域性差异及各种要素在不同区域间的流动。城市史注重微观空间,着力考察人类在空间中的功能创造,以及空间整体规划、建筑、仪式等所体现出的象征意义。

  全球史视野下的城市史研究则两者兼备,它不仅研究微观的城市个体,也从宏观上强调城市间的关联和影响,并深度考察全球范围内城市本身的发展轨迹和规律。从全球史的角度考察城市,既可以比较,也可以联结,并通过区域网络构成城市建设与发展的有效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世界各地的城市被有机联系起来,并以此丰富人类在城市建设方面的创造力和想象力。

  与去年的首届会议相比,本届研讨会延续了论文中比较多体现中外城市比较研究、涉及跨越城市历史各个触角的传统。同样,研讨会上也出现了一些对于城市史研究路径究竟如何取道的不同意见。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陈启能认为,目前研究城市史的学者呈现年轻化,从语言到获得史料的途径都没有太大的问题。青年学者需要提高的是理论水平。学者要做到对城市史本身的理解,更不能忘记对史学的理解,如何冲破近代以来的史学研究传统,改变固有知识结构是值得思考的,不能简单靠抽象地提高,也要注重方法论的提高。从史学史角度,他认为城市、城市史、文化记忆等重要概念要做出界定和剖析,其中文化记忆有冷的记忆和热的记忆之分。他着重指出,他比较推崇的当前开展城市史研究的有效途径是通过中外城市的比较入手。他也认为,城市史研究亮眼的成果并不多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