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萃
【文萃】李建民:多元主义视角下的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再思考
2018年08月17日 09: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8年第2期 作者:李建民 字号
关键词: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多元主义;质性研究;量化研究

内容摘要:量化研究范式和质性研究范式之间分歧的根源,在于社会科学研究对象的复杂性。面对这些方法之间的争议,更有意义的做法是摆脱认识论和方法论“纯正性”的束缚,采用多元主义的态度,拒绝方法滥用、方法歧视等,始终紧扣研究对象的特性与研究目标,才可以正确选择和科学使用这些研究方法。质性研究一方批评量化研究一方“缺乏人文学养和对这片土地的深刻理解,会使一切基于中国的量化研究降格为对西方学术的机械复制与模仿”,而量化研究一方批评质性研究一方“无力与世界进行学术对话,转身逃避到古典文献的某个角落来自我神圣化”。二、社会科学研究对象的复杂性和多元主义的态度质性研究范式与量化研究范式之争的根源,在于社会科学研究对象的复杂性。

关键词: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多元主义;质性研究;量化研究

作者简介:

  量化研究范式和质性研究范式之间分歧的根源,在于社会科学研究对象的复杂性。相对于自然科学的研究对象,社会科学的研究对象——社会本体更为复杂,依靠单一方法无法完全揭示社会的奥秘。因此,在研究方法的选择上,研究者秉持一种多元主义的态度可能更加有用。面对这些方法之间的争议,更有意义的做法是摆脱认识论和方法论“纯正性”的束缚,采用多元主义的态度,拒绝方法滥用、方法歧视等,始终紧扣研究对象的特性与研究目标,才可以正确选择和科学使用这些研究方法。

一、关于两种研究方法的争论及新进展

  在中国,关于研究方法有多次争论,且最近几年,这一争论有愈演愈烈之势。较早的争论主要解决了对概念和定义的分歧,其后的争论主要集中于两种方法的特点及优劣之争。而最近的争论显示,无论是在对研究对象的认识上还是在方法论上,质性研究一方和量化研究一方在一些问题上仍然缺乏共识。

  一种争论是,中国社会的特性适合采用什么样的方法去研究。有学者提出,质性研究在中国社会兴盛有其历史和问题的根植性。“以美国为典型代表的西方社会学之所以会以量化的经验实证取向为主导,这主要根植于美国现代社会的均质性特点”,“质性研究在中国社会的生命力根植于中国社会高度的反均质性”。这种说法引起了针锋相对的回应。“中国社会复杂性不适合均质方法的观点,几乎可以断定是对当代计量方法过于陌生而导致的误读”。

  质性研究一方批评量化研究一方“缺乏人文学养和对这片土地的深刻理解,会使一切基于中国的量化研究降格为对西方学术的机械复制与模仿”,而量化研究一方批评质性研究一方“无力与世界进行学术对话,转身逃避到古典文献的某个角落来自我神圣化”。应该说,这两种批评都着眼有偏,有“加深成见的危险”。

  关于两种方法是否融合,有学者认为,人文和科学方法本质上有不可兼并之处。兼容可以是个人期许,但作为学科,不一定有这种绝对的需求。

  那么,在方法层面,两种方法是否只能割裂?再向上追溯,以上种种争论反映了什么样的认识论或者方法论层面的差异?

二、社会科学研究对象的复杂性和多元主义的态度

  质性研究范式与量化研究范式之争的根源,在于社会科学研究对象的复杂性。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之间有着各种明显区别,其中最根本的区别是研究对象的不同,自然科学研究的是自然界的物质、现象和变化规律,社会科学研究的是人和人类社会。与自然科学相比,社会科学的研究对象更为复杂多变,这源于构成社会的个体本身所具有的深刻的复杂性,包括人的多重存在方式、人的多维存在空间、人类的掩饰倾向、人的行为的不确定性。

  人和人的行为如是,由人与人结成的社会和由人的行为聚合而成的社会现象也就更为复杂。歧见和争论是社会科学研究的常态,不同的认识论都有各自认识世界的概念体系和解释世界的话语体系,如量化研究方法秉承客观主义的本体论和实证主义的认识论,而质性研究方法在本体论和认识论上则具有鲜明的建构主义和解释主义特征。即使针对同一个社会现象,秉承不同认识论的研究可能会得到不同的结果,即使得到相同的结果,也可能会做出完全不同的解释。

  笔者认为,方法之争不应该成为社会科学发展的障碍,研究方法应该有独立存在的价值,没有必要一定站在某个认识论的旗帜之下,其实,一些研究范式和分析方法是被划属到某个认识论阵营的。事实上,虽然秉承实证主义方法论的量化研究强调社会现象的客观性和经验归纳,但在经验解释上仍然有研究者主观建构的烙印,而具有人文主义取向的质性研究注重诠释行动的意义,但并非完全是形而上学,因为人的价值、意义、态度等都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社会客观现实的反映(虽然工具主义否认这一点),只是处于不同时空下的人们行动的意义有所不同罢了。因此,更有意义的做法是摆脱认识论和方法论“纯正性”的束缚,对各种研究范式和分析方法采取多元主义态度,或者“复杂思维范式”。

  多元主义并非实用主义,它追求的是在特定的层面上(认识论、方法论、具体方法)对不同研究范式和分析方法的统合,它强调的是突破本体论和认识论对本体系方法的束缚,在不同方法的互鉴、互补、互证的基础上,实现对具体研究方法的正确选择。正如本文指出的,社会现象客观性和主观性兼具,一般来说,要得到更加全面的了解和认识,量化研究方法和质性研究方法都不可或缺。当然,在具体的研究目标层面,又各有偏重。事实上,在学界,质性研究和量化研究的融合已经成为社会科学研究的一个趋势,被称为“第三次方法论运动”,即混合研究方法。

  总而言之,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并没有一把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万能钥匙”,我们不能奢望有一种方法论或研究方法可以适用于社会科学领域所有问题的研究。以多元主义的态度对待社会科学研究方法更为恰当。

作者简介

姓名:李建民 工作单位:南开大学经济学院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