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小学流动儿童的文化适应状况及其改进 ——以北京市公办小学为例
2015年05月22日 09:34 来源:《教育科学研究》2015年第03期 作者:鲍传友 刘畅 字号

内容摘要:学校应改变对流动儿童的刻板印象,关注其积极品质,减少户籍因素对流动儿童入学机会的影响,提供更多的教育支持,改善流动儿童的校内人际关系环境。

关键词:流动儿童;文化适应;公办小学

作者简介:

  摘  要:流动儿童的文化适应是流动儿童在学校中学习与当地学生交流互动的技能,学习适应学校日常生活并完成学校任务所表现出来的心理感受、行为方式与能力,它反映了流动儿童的学校生活状况和受教育的质量。通过对北京市公立小学的300多名流动儿童的研究表明,流动儿童文化适应的总体状况良好,但是在文化适应的各个维度上仍然存在一定差异,流动儿童在生活满意感、人际关系和环境适应方面表现一般,心理适应和心理健康方面得分较低,应该受到高度关注。学校应改变对流动儿童的刻板印象,关注其积极品质,减少户籍因素对流动儿童入学机会的影响,提供更多的教育支持,改善流动儿童的校内人际关系环境。

  关键词:流动儿童 文化适应 公办小学

  一、问题提出

  伴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我国进城务工人员的规模在不断扩大,随父母进城的流动儿童的受教育问题也日益凸显。在“两为主”政策的关照下,大批流动儿童进入公办学校就读。截至2012年,在北京市就读的非本市户籍中小学生高达41.9万人,其中已有74.7%的学生就读于公立学校。[1]这标志着长期备受关注的流动儿童入学问题得到了较好解决。但这是否意味着他们获得了与当地儿童同样的发展机会?作为城市的“第二代移民”,他们在生活和行为方式上都与当地人的生活和行为方式存在较大差异,从一种文化进入到另一种文化环境中,他们能否成功地融入新的环境中,变得格外重要。因此,我们不仅要保障流动儿童的入学权利,而且还要格外关注他们在受教育过程中由城乡文化差异带来的更深层次的适应问题。本文希望从文化适应的角度来分析流动儿童进入城市公立小学后所面临的适应问题,探讨其背后的影响因素,以更好地帮助他们融入新的环境中,获得更为公平的发展。

  二、文化适应的内涵

  文化适应就是处于一种文化背景下的个体进入另一种文化时所产生的身心反应过程。[2]它有助于群体或个人在文化交往和变迁中进行自我定位,快速融入一个新的环境。文化适应研究最早发端于西方一些移民国家对移民融入当地生活情况的关注,并一度成为社会学和人类学领域特别感兴趣的主题。但对于文化适应究竟是如何发生的以及要经历什么样的过程,研究的观点并不一致。例如,加拿大学者巴瑞(Berry)认为,保持传统文化和身份的倾向性以及和现有文化交流的倾向性是两个独立的维度,个体对某种文化的认同高不意味着对其他文化的认同就低,这就是所谓的二维文化适应模型。在文化适应的过程方面,里斯格德(Lysgaard)提出了一个U型曲线,也就是说在文化适应过程中,个体会分别经历蜜月期、危机期、恢复期和适应期。个体的文化适应状况会受到诸如时间、人格、技能和人口统计学等因素的影响。[3]在实证研究上,国外对移民儿童的社会融入、心理问题和教育问题都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来帮助移民子女更好地适应本地文化、融入当地社会和学校。

  随着流动儿童进入当地公办学校的规模越来越大,他们在教育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多方面问题,比如学习主动性、学业成就和学习能力问题,引起了不少学者对流动儿童“社会适应”和“城市适应”情况的关注。如,曾守锤参考沃德(Ward)和肯尼迪(Kennedy)关于社会适应的定义,将流动儿童的社会适应分为三个要素:心理适应(心理健康)、学习适应(学习成绩)、文化适应(行为规范、社会规则、人际关系等);[4]刘杨等人归纳出流动儿童城市适应的两个层面,即心理适应和社会文化适应,其中,心理适应层面分为心境和个性两个维度,社会文化适应层面分为人际关系、外显行为、内隐观念、语言和学习等六个维度。[5]本文综合国内外学者对文化适应概念的界定,将流动儿童的文化适应界定为流动儿童在公立学校中学习与当地学生交流互动的技能,学习适应学校日常生活并完成学校任务所表现出来的一种心理感受和行为方式与能力,它包括心理适应和社会文化适应(行为)两个方面,并从心理健康、生活满意感、学习适应、环境适应、人际关系五个维度对其加以考察。

  三、研究设计

  (一)研究对象

  本研究选取14周岁以下小学阶段的户籍不在北京但在北京已经居住一定时间的儿童为调查对象,在北京市四个区县(大兴区、顺义区、朝阳区和石景山区)随机抽取了四、五、六三个年级学生共340人。共发放问卷340份,回收问卷332份,剔除无效问卷57份,有效问卷为275份,问卷有效回收率为83%。研究对象的性别、年级分布情况见表1。

  表1  研究对象的性别、年级分布情况

  (二)研究工具

  1.心理健康量表

  本研究采用古德伯格(Guldberg,1972)的一般健康问卷(General Health Questionnaire-GHQ12),对流动儿童的心理健康状况进行测量,问卷所包含问题如:“在最近一个月中,我感到情绪低落、郁闷。”该问卷的a系数为0.87。该量表灵活性较高,本研究对其进行了删减,共采用6道题目,但仍保持原有量表中消极题项和积极题项各占一半的结构。采用总均分计分,得分越高代表流动儿童的心理健康状况越好。

  2.生活满意感量表

  生活满意感问卷共6题,量表包括总体满意感、对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满意感等,其题目例如:“总体看来,我对自己目前的生活感到满意。”该问卷a系数为0.70。采用总均分计分,得分越高代表流动儿童的生活满意感越高,反之越低。

  3.社会文化适应量表

  参照沃德(Ward,1999)所编制的社会文化适应量表作为社会文化适应层面的测量工具,该量表主要用来考察跨文化者在新文化环境中的适应能力,共29题,包含各种各样在新文化中生活所需要的行为,如“购物、交友、能够找到喜欢吃的食物、理解当地儿童的笑话、学会语言”等。[6]本研究考虑到流动儿童这一群体和学校场域的特殊性,根据流动儿童在学校内所需要表现的行为对量表部分题目进行了修改,如将“与不同种族的人交流”改成“我有很多北京当地的好朋友”等。

  (三)数据处理及统计方法

  本研究对全部回收问卷采用SPSS18.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主要统计方法有平均数比较、独立T检验。

  四、结果分析

  (一)总体适应状况

  问卷调查结果表明,被调查流动儿童的文化适应测量得分均值为3.79,处于中等以上水平。从得分分布来看,流动儿童生活满意感、人际关系和环境适应情况一般,心理健康得分最低,说明流动儿童的心理健康方面需要得到特别关注。见表2。

  表2  流动儿童文化适应的总体状况

  (二)各维度适应状况

  从心理健康维度来看,65.1%的流动儿童表示在做事情时能够集中精神,72%的流动儿童认为自己是有用的人,74.2%的流动儿童对“我因为自己是外地人而感到自卑”持否定态度,对“我总是感到情绪低落、心情不愉快”持否定态度的占64.4%。但同时,我们发现流动儿童在“总是紧张”和“认为别人喜欢我”两题项上得分相对较低,此外,认为同学喜欢自己的流动儿童不到50。可见,大多数流动儿童心理健康状况良好,有一定的自我控制能力,自信心大于自卑感,心情也保持着比较愉快的状态;但也存在紧张感,对身边的同学是否认可和喜欢自己不够确定,也就是说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身份焦虑。见表3。

  表3  流动儿童对“心理健康”各题目回答的百分比(%)

  在本研究中,流动儿童的生活满意感维度分为整体生活满意感和学校生活满意感两个方面。从调查结果来看,本维度的得分最高(3.9分),表明流动儿童对目前生活的主观感受良好。调查对象中,对现在生活感到满意的比例高达76.7%。“觉得学校的生活很有趣”和“在学校里感到快乐”的流动儿童均占到80%左右,而且有69.4%的流动儿童明确表示不想回老家上学。相对而言,本维度得分较低的题目是“北京比老家好”和“我希望留在北京生活”,虽然对两道题目持否定态度的人数不多,但也分别有30.5%和23.6%的流动儿童选择了“一般”。总体看来,大多数流动儿童对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感到满意,但也并不因此完全否定自己的老家,这也很好地证明了加拿大学者巴瑞(Berry)提出的二维文化适应模型。见表4。

  表4  流动儿童对“生活满意感”各题目回答的百分比(%)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