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杨思帆:处境不利儿童教育补偿政策的本土策略 ——基于美国、印度两国教育政策的分析
2018年02月20日 09:14 来源:《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杨思帆 字号
关键词:处境不利儿童;补偿教育;教育补偿政策;教育公平

内容摘要:处境不利儿童教育是一个备受关注的全球性话题,也是我国未来较长时间里需要解决的重要政策议题。

关键词:处境不利儿童;补偿教育;教育补偿政策;教育公平

作者简介:

  原标题:处境不利儿童教育补偿政策的理论基础、国际经验及本土策略

  作者简介:杨思帆,教育学博士,重庆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重庆 401331)。

  内容提要:处境不利儿童教育是一个备受关注的全球性话题,也是我国未来较长时间里需要解决的重要政策议题。处境不利儿童教育补偿政策的理论基础主要是科尔曼、胡森、帕森斯及罗尔斯等学者的教育公平理论。美国和印度在处境不利儿童教育补偿政策方面有着宝贵的经验教训,这些经验教训可以从政策取向、政策形成、政策内容、政策执行、政策成效等方面进行梳理分析。借鉴国际经验,目前我国处境不利儿童教育补偿政策尤其要注重营造政策环境、改善政策设计、加强评估考核等方面的工作。

  关 键 词:处境不利儿童 补偿教育 教育补偿政策 教育公平

  基金项目: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国家青年项目“中国、印度、美国处境不利儿童教育补偿政策比较研究”(CDA120111),项目负责人:杨思帆。

  处境不利儿童教育是一个备受关注的全球性议题,其反映的问题本质是教育公平。正如国际知名学者、瑞典教育家托尔斯顿·胡森(Torsten Husen)所说:“若干年来,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就教育问题进行的政策讨论中,平等已变成一个关键词。”[1]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在《教育2030行动框架》中将“全纳、公平的优质教育及人人可以获得终身学习机会”作为其2030年的总目标,体现了处境不利儿童教育问题在世界范围依然是一个重要任务。我国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明确提出要“把促进公平作为国家基本教育政策”,在2016年的“十三五规划纲要”中继续强调了处境不利群体教育问题,提出要加大公共教育投入向中西部和民族边远贫困地区倾斜力度、改善薄弱学校和寄宿制学校办学条件、实施0~6岁残疾儿童康复重点康复工程等要求,反映了处境不利儿童教育问题在我国未来较长时间里仍是一个重要的政策议题。美国与印度作为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典型,在处境不利儿童教育方面经历了长期的实践,在教育补偿政策方面有着诸多宝贵的经验及教训,值得我们关注、研究与反思。

  一、处境不利儿童教育补偿政策的理论基础

  处境不利儿童(disadvantaged children)的内涵比较宽泛,一般是指家庭经济、社会地位、权益保护及发展机会等方面与社会其他群体横向比较而处于相对困难与不利境地的儿童。可见,处境不利儿童是一个相对的群体,也是一个不尽相同的群体,在不同历史阶段或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对象。比如在美国,处境不利儿童是那些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相对较低、社会资源和影响力相对缺乏的黑人家庭孩子、母语非英语类新移民家庭孩子等。当然,一些缺少收入的单亲家庭、未婚母亲家庭的孩子或残疾儿童等也被认为是处境不利群体[2]。在印度,处境不利儿童则主要是种族弱势的群体,即印度表列种姓(在印度社会等级中为“贱民”)和表列部落,另外还有残疾儿童、女童等。其中被认为生存和发展处境最不利的群体是表列种姓和表列部落,女童也是地位低下备受歧视,因而印度女性特别是女童教育也是一个备受关注的研究热点。而在中国,处境不利儿童群体主要有农村地区特别的偏远地区的留守儿童、城市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残疾儿童、少数民族聚居地儿童等,这些儿童的家庭经济状况一般都比较差。综合各国处境不利儿童群体来看,他们具有诸多共同特征,包括家庭经济状况欠佳、出身普通家庭、父母文化程度不高、群体话语权缺乏等。

  研究者们认识到处境不利儿童发展中的障碍不仅仅是家庭经济贫困,更主要还是社会阶层流动的问题。为促成处境不利儿童的改变,教育被赋予了积极的功效和巨大的期望。“读书改变命运”就是这种信念的最好注释。人们相信教育能够促进人的发展和改变,因而期待教育公平特别是起点公平能够带来社会的公正。美国“公立学校之父”霍拉斯·曼(Horace Mann)曾经这样评论教育的意义:“教育是实现人类平等的伟大工具,他的作用比任何其他人类的发明都要大得多。”[3]

  带着对教育的积极期望和其功能的强烈认同,教育家们对解决处境不利儿童教育公平问题提出了补偿教育理论。补偿教育(compensatory education)泛指国家或社会为保障处境不利群体接受合格教育所采取的各种补偿措施或行动的总和。针对补偿教育及教育公平问题,教育学者们不断丰富和深化相关理论研究,形成了众多理论观点和思想。在灿若星辰的教育公平理论中,科尔曼(James S.Coleman)、胡森、帕森斯(Talcott Parson)及罗尔斯(John Rawls)等人的教育补偿观点最具典型性和代表性,也最有影响力。

  科尔曼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JHU)的社会学教授,其最有名的事件就是1966年向国会递交的名为《关于教育机会平等》的报告,这就是美国历史上著名的《科尔曼报告》(Coleman Report)。科尔曼报告提出了一个与美国社会长期固有认识完全不同的观点:“黑人及其他弱势少数民族后裔(拉丁裔和印第安人)相对比白人中产阶级缺乏一种改变和控制自己前途的自信,科尔曼把这种现象称为自我评估(selfesteem)。”[4]为此,科尔曼还提出了教育均等的四方面内容,即免费提供合格的教育机会、为全体儿童提供通识课程、为全体儿童提供一样的入学机会、在一定范围内提供均等的机会。科尔曼的理论促进了美国政府和社会消除种族隔离制度,逐步强制种族学校合并,在教育政策上开始大力推进“为了平等的反歧视”,在教育资源分配上开始有意识的向处境不利群体大幅倾斜。

  胡森的教育公平理论着力阐述了教育公平的三个方面,即起点公平、过程公平和结果公平,他强调教育公平要注重个体差异性,特别要注重那些处境不利儿童群体的教育。为了实现教育结果的公平,胡森认为应给予那些处境不利儿童更多的补偿教育。补偿教育是“通过提供精心设计的或附加的教育服务,使残疾儿童、单亲儿童等其他弱势群体恢复正常生活,为那些因处于不利地位而丧失接受良好教育权利的人,提供更多、更优质的受教育机会”[5]。只有这样倾斜性的支持和帮助,处境不利儿童才有可能得到真正的教育公平。而帕森斯是美国社会功能学派的代表人物,其主要从社会大系统中来透视教育公平问题。帕森斯认为,教育是社会系统的一个子系统,它能够对社会发展起着巨大的作用,这种作用不仅可以通过学生的职业选择、社会分层及教育公平等方面体现出来,而且在社会融合和稳定发展方面也意义非凡。因此,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基础,也是保持社会公平公正“最伟大的工具”。

  美国哲学家约翰·罗尔斯最早明确地提出了教育公平的“补偿原则”。在其代表作《正义论》当中,罗尔斯创造性地提出了公平正义的两个核心原则:第一,平等自由的原则。第二,机会的公正平等原则与差别原则。其中第二个原则就是承认了社会不平等的存在,因为人天生就有差异存在,其所处的社会背景也各不相同,不可能拥有完全平等的经济社会地位,因此应以合符正义的原则对处于经济和社会不利地位的阶层予以补偿,使他们最大限度地达到与一般人同样的待遇。“补偿原则”的概念也随之而产生了。罗尔斯主张的“差别原则”得到学术界的广泛认同。美国学者理查德·乔治也曾经说过:“所谓公正,就是指给予每个人应得的权益,对可以等同的人或事物平等对待,对不可等同的人或事物区别对待。”[6]大量的研究也证实了处境不利儿童需要补偿性教育,否则将会对他们的现实和未来带来一系列消极影响,包括更高的辍学率和犯罪率、更低的就业率和经济地位、社会地位,甚至导致了他们的代际贫困传递。因为,对处境不利儿童而言,教育是他们赖以发展的基本因素和支持性资本,也即法国社会学家布迪厄(Pierre Bourdieu)所说的“文化资本”。

作者简介

姓名:杨思帆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