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网络化的缺场空间与社会学研究方法的调整
2015年11月17日 08: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5年第1期 作者:刘少杰 字号

内容摘要:中国社会生活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网络化发展,互联网、计算机和移动媒体等信息技术的广泛使用,不仅使6亿多社会成员开展了十分活跃的网络社会交往,而且因为缺场的网络空间和传递经验的生成,社会空间和经验事实都已经发生了深刻分化。缺场空间的迅速扩展,传递经验对实地经验的导引和助燃,已经向社会学的研究方法提出了尖锐挑战。社会学对经验事实的描述,应当随着网络化引起的这些深刻变迁作出相应的调整与创新,应当用联系的表象思维替代孤立的表象思维,以便对传递经验和间接经验形成符合实际的认识与理解。

关键词:网络化/空间分化/传递经验/表象思维

作者简介:

  摘要: 中国社会生活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网络化发展,互联网、计算机和移动媒体等信息技术的广泛使用,不仅使6亿多社会成员开展了十分活跃的网络社会交往,而且因为缺场的网络空间和传递经验的生成,社会空间和经验事实都已经发生了深刻分化。缺场空间的迅速扩展,传递经验对实地经验的导引和助燃,已经向社会学的研究方法提出了尖锐挑战。社会学对经验事实的描述,应当随着网络化引起的这些深刻变迁作出相应的调整与创新,应当用联系的表象思维替代孤立的表象思维,以便对传递经验和间接经验形成符合实际的认识与理解。

  关键词:网络化/空间分化/传递经验/表象思维

  作者简介:刘少杰,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教授(北京 100872)。

  标题注释:本文为北京市社科基金特别委托项目“网络化条件下北京市职业群体社会管理创新研究”(项目编号13JDSHD002)的中期研究成果。

 

  中国社会已经进入网络化时代,不仅网民队伍迅速扩大、网络活动空前活跃,而且社会空间、社会事实和社会矛盾都发生了深刻变化。这些崭新的社会现实,要求以直面经验事实为己任的社会学,以新的研究方法作出新的理论思考。然而,如此广泛而深刻的网络化变迁,并未引起一些社会学研究者的注意,很多学者仍然沿袭着传统的研究方法和学术视野,去简单描述那些似乎与网络化时代无关的工业社会或农业社会的经验事实。笔者就网络化引起社会空间和经验事实的深刻变迁,以及社会学研究对这些变迁的迟滞反应和在研究方法上应当作出的调整,谈些粗浅之见,以期引起社会学研究的重视。

  一、网络化时代的社会空间分化

  (一)在场空间与缺场空间对立并存

  中国社会网络化进展的速度和规模实在出乎意料。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3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至2014年6月30日,中国网民规模达6.32亿,其中,手机网民规模5.27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46.9%。并且,占中国总人口近二分之一的网民队伍,90%是青年和中年人。①他们热爱生活、关心社会,嗅觉灵敏、思维灵活,积极参与、踊跃表达,是对社会变迁最敏感、参与能力最强的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网民队伍的迅速崛起,标志着中国社会生活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网络化。

  统计报告还显示:2014年上半年,中国网民的人均每周上网时长达25.9小时。②每周168小时,除了工作、吃饭、睡觉等时间,可以进行业余活动的时间每人每周不超过50小时,而其中超过一半的时间用来上网。这不仅说明网民参与网络活动的积极性,更表明网络空间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异常活跃的社会空间。几年前,人们谈及网络空间,通常都将之称为虚拟空间。而现在,近一半中国人成为网民,并且网民的网络活动又非常活跃,特别是网络行为在经济生活、政治生活和文化生活中的作用和地位与日俱增,这使越来越多的人承认:网络不是虚拟空间,而是形式虚拟但内容非常真实的现实社会空间。

  传统社会空间是人们在各种实地场所通过自己的身体行动、群体交往和各种组织形式而展开的,虽然其内容也非常复杂,但其一个最明显的特点是其存在的在场性。无论是前工业社会中的游牧活动、田间耕耘或乡村社会,还是工业社会的机器生产、市场交易或城市社会,都是人们在特定场所中的社会行动展开的,都是人们的身体活动范围和社会行动的结果。因此,传统社会空间是人们身体可以进入、感官可以面对的场所,其形式和内容都具有直接具体性。

  与传统社会空间的这些特点大不相同,网络化展开的网上空间是人们的身体不能进入其中,并且也不在特定场所中展开的不能被直接感受到的缺场空间。缺场空间是信息流动空间,其表现形式是语言交流、信息传递和符号展示;其包含内容是意义追求、价值要求和社会认同;其运行方式是不确定性的无边界流动;其权力关系已经突破传统社会的权力结构,话语权力、信息权力和民间认同在网络活动中已经壮大为强大的社会力量,发挥了影响社会行动和社会秩序的重大权力效应。

  网络化的缺场空间的出现,导致了社会空间的分化,社会空间形成了在场空间与缺场空间的对立并存。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深刻的社会空间分化。在网络化时代之前,各民族的历史中都发生过不同形式和不同程度的社会空间分化,如人口迁移、城乡分立、武装割据等。但最广泛的空间分化是宗教神学导致的社会空间分化。无论哪种宗教,都为信徒们展示了一个与现实世界不同的表象空间。虽然神学的表象空间也是肉体人身不能进入其中,人的感官不能直接面对且不在具体场所中存在的缺场空间,但它同网络空间不同,它不是现实的社会空间,而是理想的表象空间。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