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论新社会组织的研究范式
2015年11月19日 10:16 来源:《公共管理与政策评论》2015年第2期 作者:姜宁宁 字号

内容摘要:近些年来,关于新社会组织的研究形成了多样化的研究视角,同时也形成了多个研究范式。分析这些不同的研究视角及其范式,可以发现,已经形成了“动态的、纵向的新社会运动范式”和“静态的、横向的国家—社会关系范式”。在当前社会复杂性和不确定性迅速增强的背景下,“新社会运动范式”往往面对着价值观危机的问题,而“国家—社会关系范式”则陷入僵化的二元分立之中,都无法在新社会组织的研究中提供创新性的解读,更不用说为新社会组织的发展提供科学的指导性意见。事实上,就新社会组织是人类历史发展中的一种全新的社会现象而言,需要作出全新的解读,这就要求通过思维方式的变革去建构新的研究范式,而网络思维就是一个需要认真考虑的选项。

关键词:新社会组织/研究范式/社会运动/国家—社会关系/网络分析

作者简介:

  摘要: 近些年来,关于新社会组织的研究形成了多样化的研究视角,同时也形成了多个研究范式。分析这些不同的研究视角及其范式,可以发现,已经形成了“动态的、纵向的新社会运动范式”和“静态的、横向的国家—社会关系范式”。在当前社会复杂性和不确定性迅速增强的背景下,“新社会运动范式”往往面对着价值观危机的问题,而“国家—社会关系范式”则陷入僵化的二元分立之中,都无法在新社会组织的研究中提供创新性的解读,更不用说为新社会组织的发展提供科学的指导性意见。事实上,就新社会组织是人类历史发展中的一种全新的社会现象而言,需要作出全新的解读,这就要求通过思维方式的变革去建构新的研究范式,而网络思维就是一个需要认真考虑的选项。

  关键词:新社会组织/研究范式/社会运动/国家—社会关系/网络分析

  作者简介:姜宁宁,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行政管理学系博士研究生,jnn1213@163.com

  标题注释:本文获得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研究生科学基金项目资助(项目编号:2015007)。

 

  在学术界,根据不同的研究偏好,往往把“新社会组织”称为“第三部门”、“非政府组织”、“志愿组织”、“社会自治组织”、“非营利组织”或“中介组织”等。通常情况下,人们对这几个概念并不做严格的区分。①在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的全球性改革浪潮中,作为一种新的社会现象的“第三部门”、“非政府组织”迅速崛起,并以社会治理主体的姿态参与到了社会治理过程之中,引发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

  2008年,我国民政部将非政府组织、非营利组织、志愿组织等组织类型统称为“社会组织”,但从宏观社会学的意义来看,“社会组织”的概念是涵盖了人类共同活动的所有组织形式,政府、军队、学校、家庭等都被纳入其中。本文从宏观社会学的角度对非政府组织、非营利组织等提供社会服务的社会组织研究路径进行梳理,为了避免“非政府组织”概念对于其“非政府”性和二元结构的强调、避免“非营利组织”对于经济利益的回避,也为了研究之便,本文采用“新社会组织”的概念。从后工业社会治理实践的要求和发展趋势来看,新社会组织指的是独立于权力机构、行政机构和营利组织的,由社会个体或集体基于共同意愿发起的,具有提供社会化、专业化公共服务能力的,具有明确的组织目标、完整的组织结构和治理模式的,与其他社会组织共同分担社会治理责任的非营利的公共组织。

  根据已有研究可以发现,学者们基于不同的理论解释框架而对新社会组织的产生、存在状态以及它们在社会治理过程中的角色作出了解读,并形成了不同的研究范式。概括而言,新社会组织的研究范式主要有两种:其一,是“动态的、纵向的新社会运动研究范式”,这种范式以社会发展或社会变革为路径,把新社会组织作为参与其中的行动者,其关注点主要放在了宏观社会变革过程中的集体行为模式以及变革后的社会秩序方面;其二,是“静态的、横向的国家—社会关系研究范式”,其关注点主要是社会结构中的主体角色和功能,并努力作出治理主体间的互动性解读。其实,这两种研究范式都有着明显的工业社会的科学思维特征,基于这两种范式而对新社会组织的解读,必然会把新生事物纳入既有的解释框架之中。就新社会组织是一种全新的社会组织现象而言,是需要立足于全球化、后工业化的背景而进行新的解读的,科学研究中正在生成的网络思维,恰恰可以满足这一要求。

  一、动态的新社会运动范式:集体行动的价值理性的诉求与信任关系危机

  自新社会组织产生之日起,就具有明确的社会诉求和组织目标,其行动方式和行为特征也表现出了强烈的价值取向或具有较强的理想主义色彩。作为研究范式的新社会运动理论关注组织化行为的问题,也就是说,社会运动是一种具有指向性的集体行动,是行动者针对社会问题而开展社会改造的运动。在社会组织研究中,新社会运动的研究范式覆盖了社会组织的政治和社会功能,在动态的社会运动过程中去把握社会变迁中的各种问题。“组织”则一直处在社会运动研究范式的视野中心,组织的活动以及从属于组织活动的一切,都是新社会运动研究范式的关注点。所以,在新社会运动研究范式中,总是要对新社会组织的产生、发展、行为特征和行动目标等进行解析。

  社会运动与工业社会是相伴相生的,并在工业社会的行进中不断发展。近代早期,人们一般将集体行动作为一种非理性的群体行动看待,因此有“乌合之众”之称(Gustave Le Bon,1895)。到了晚近,芝加哥学派认为,人类行为不仅具有集体性,更重要的是具有社会性(H.G.布鲁默,1996;波普诺,2007)。在表现方式上,社会运动仍然以激烈的社会变革方式呈现出来。不过,从历史上看,虽然集体行动表现出了非理性特征,但其对政治目标和社会进步的价值理性追求却构成了其核心内容。这就促使人们试图去解决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使集体行动从目标模糊、行为无序和充满不确定性转变为组织化和制度化的行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激发社会运动的因素渐趋多元化,从劳资关系扩展到了公民权利、政治权利、社会进步等诸多领域。与古典社会运动理论对无序集体行动本身的关注截然相反,新社会运动中的个体行动者所努力追求的是通过自主行动来获取文化上的、生活上的或者是象征意义上的身份认同。与古典社会运动对经济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关注不同,新社会运动理论表现出行动主义的特征,即个体行动者通过自主行动来表达自我感受,获取文化上的、社会上的或者是象征意义上的身份认同,然后,人们通过这种身份认同来维护个体的自主性和独立性。我们所要探讨的新社会组织研究,正是在这种社会环境下产生的。

  资源动员论为社会组织行为的分析提供了一种典型的结构主义的分析方法,但D.麦克亚当(2006)等人认为,资源动员的分析范式对于组织化行为的概括力是不够强的。在对组织于政治机遇中争取资源的过程进行分析时,还要采用结构性分析、理性主义分析等方法。研究者们关注的焦点是政治机遇(包括静态政治结构和动态社会环境)、动员结构(包括正式的组织和日常生活中的社会关系网络)、集体行动框架、既定的斗争手法(D.麦克亚当、S.泰罗、C.悌利,2006:28),并且考虑了社会组织在人际关系网络、人际沟通以及各种形式的持续不断的磋商谈判(包括有关认同问题的磋商)。对网络的关注和对动态机制的强调包含着对政治环境和社会环境中的不确定性方面的考量,这也为新的组织行为的研究提供了新路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