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编辑推荐
传统习俗禁忌中的“厌女情结”及其原因考察 ——以社会性别和人类学为视角
2015年09月11日 11:08 来源:《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04期 作者:焦杰 字号

内容摘要:在传统民俗中,存在着许多针对女性的禁忌,表现出非常强烈的厌女倾向。本文拟从民间风俗对妇女的禁忌入手,综合社会性别研究与人类学的方法,对传统厌女情结的原因做一详细考察。

关键词:民俗禁忌;厌女情结;男权文化

作者简介:

  摘要:在中国传统民俗禁忌中,普遍存在着对女性生理性歧视的现象:女性月经被视为不洁,孕期妇女被视为不祥,孕妇生产被视为"血光之灾",这些禁忌并非是社会性别权力关系作用的结果,而是原始时代对女性生理特性的不理解与敬畏的产物。女性血(尤其是经血)被视为神圣而危险、会对男性的体质与健康造成破坏的因子,因此处于这些时期的女性往往被隔离起来。这种观念及做法与男性对女性生育能力的嫉妒结合起来,导致女性价值遭到贬斥,在传统习俗禁忌中形成了强烈的厌女情结。

  关键词:民俗禁忌 厌女情结 男权文化

  

  在传统民俗中,存在着许多针对女性的禁忌,表现出非常强烈的厌女倾向。女性的月经、女人的孕期、女人的生育过程都是污秽与不洁的象征,是自然与社会生活的一种潜在的威胁。女人本身也是不洁的符号,被视之为可能会对现实秩序产生破坏的“祸水”。关于这类问题虽然有一些个案和综合性的研究,但大都从民俗心理和历史文化的角度去分析,很少借鉴性别视角,也很少从人类学的角度考察其起源与演变。本文拟从民间风俗对妇女的禁忌入手,综合社会性别研究与人类学的方法,对传统厌女情结的原因做一详细考察。

  传统民俗禁忌中普遍存在着对女性的厌恶与排斥,而厌女习俗之甚莫过于对女性生理的厌恶与排斥。女性周期性生理现象——月经,女性孕育生命的过程——孕期和产期,以及女性本身都是禁忌的对象,她们在民俗心理中被视为污染的源泉、有害的物质,处于这些特殊生理期间的女性必须遵守某些规定,即便是不处于该时期的女性也要举止谨慎。

  首先,传统习俗对月经期妇女的禁忌。在传统话语中,人体排出的分泌物都是不洁净的,但所有的排泄物,包括鼻液与粪便,都不如女人的月经更令人厌恶。月经是秽污与危险的因子,会对他人尤其是男子造成危害,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道:“女子入月,恶液腥秽,故君子远之,为其不洁,能损阳生病也。”清代,“俗以闻鸦鸣,见妇人秽物为不祥,呸唾驱弃。盖痰唾涕眵均秽物,以秽厌秽之术也”。因为视经血为不祥与不洁,民间流传有“骑马拜堂,家破人亡”的俗语,最忌讳新婚日子新娘来月经,认为会给婆家带来霉运。月经期妇女禁忌参加婚礼、祭祀神明等。这些禁忌不仅在汉族中广泛存在,在少数民族中也有普遍的表现。

  在民间观念中,不但来了月经的女性是不洁的危险的,连与月经有关的用品都是不洁和危险的。女人用的月经带要放在隐秘之处,不能让别人看见,若叫男人看见则为晦气。解放以前,河南西部偏僻山区有抢寡妇的习俗,中年鳏夫可以纠集男人去抢,如果寡妇不愿意,她就可以拿出月经带做武器来抵抗,男人们一见往往作鸟兽散,因为“抢者认为此等亵物沾身就会终年倒霉,避之唯恐不及”

  其次,传统民俗有关孕期妇女的禁忌。如果说月经因为视觉的关系而容易给人一种不洁的感觉还勉强说得通的话,对孕妇的禁忌与排斥就很难从不洁的理念来论说了。传统话语与文献中极少见到视孕妇为不洁的记载,但现实生活中孕妇在言行与饮食上有许多限制,有些限制出于良好的愿望,比如以胎教为目的不能吃凶猛丑恶之物(凶恶残暴)、不能吃麻雀(麻雀性淫)等,以保胎为目的不能干重体力活、不许大喜大悲、不能吃豆酱茴香(易流产)等,以优生为目的不能吃兔肉(豁唇)、不能吃生姜(六指)、不许看傀儡戏(无骨)等,以祈求产妇顺产为目的不能吃骡肉(难产)、不能吃驴马肉(孕期延长)、不能吃鸭肉、桑葚(胎儿倒生)等。这些规定与禁忌虽然不能以厌女情结来定性,但却是通过控制和束缚女性而实现的。

  事实上,民间还存在许多与保胎、安胎和顺产毫无关系的孕妇禁忌,禁忌中的孕妇完全被当做危险和不洁的污染源来看待,显示了强烈的厌女倾向。在旧时中国,孕妇既不许到庙里上香,也不许参加家里的祭神活动,更不许端酒菜敬菩萨。在农村,怀孕的妇女禁止近前观看打井、建灶、上梁等重大事务。红白喜事也不许她们参加。她们不许看别人未满月的孩子(小孩会缺奶),更不能搂抱、抚摸小孩(小孩会多灾多病)等。一些技术性较高的工作也禁忌孕妇参与,如孕妇不得进园摘瓜果(触果不结)、不许看人做豆腐(豆浆不凝)、酿酒(酿酒发酸)等。

  再次,传统民俗有关分娩产妇的禁忌。在传统民俗中,产妇分娩被视为“血光之灾”,“民间俗信随婴儿的降生相伴而下的血水、羊水、污秽不洁的东西,会亵渎神明,带来灾害”,临盆的产妇被视为不祥之物而受到百般的排斥。先秦的时候,“妻将生子,及月辰,居侧室”。在汉代,妇女临产则“入山林,远行,度川泽者,皆不与之交通。乳子之家,亦忌恶之,丘墓庐道畔,逾月乃入,恶之甚也”。这种对产妇极端排斥的现象虽然在后世不很常见,但孕妇生产仍然被视为不吉利的事,产妇仍然被隔离,男人忌讳进入产房,就连男孩子也忌讳进入。客家俗语还有“见人生,鬼缠身;见人死,走了利”的说法

  在民间,姑娘回门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快到临产期的孕妇回门则受到排斥。汉族有“见死不见生”的俗语,意为姑娘死在娘家可以,但不能在娘家生孩子。在浙江兰溪,孕妇临产前必须尽快赶回婆家,若是来不及的话,就由接生婆搀扶着来到荒郊野外,“架铺以居之”。福建惠安女实行“不落夫家”的婚姻风俗,但怀孕临产则必须住到婆家。人们相信,女儿在娘家生孩子会对娘家不利,黑龙江一面坡的俗语“脏了娘家炕头草,日子过不好”就反映了这种观念。民间还有“借死不借生”的俗语。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必须采用巫术的方法进行禳解。

  因为产妇分娩是不洁的事情,因此坐月子期间的妇女也有许多禁忌,活动受到极大的限制,以避免她可能带来的灾难。产妇未满月到别人家去串门是“产妇冲宅”、“热血扑门”,为不祥之兆,因为“产妇坐月子期间,‘血污’未退尽,秽气重,俗称之为‘血腥鬼’”。产妇同样也不能进庙,不能祭祖祭神等。

  复次,传统民俗对女性本身的禁忌。女人本身在传统民俗中也是被视为不祥的,许多事情不允许妇女参加,比如明清以后的妇女不能进入宗族祠堂,也不能参加祭祖活动,这种禁忌至今在山东农村某些地方依然存在。因为女人不祥,所以不能与女人同坐一条船,同行一段路,否则会倒大霉。战国时期,赵简子率军渡河时缺少一名划桨的人,一个叫娟的女孩子自动请缨愿为赵军效劳,赵简子却拒绝道:“不谷将行,选士大夫,斋戒沐浴,义不与妇人同舟而渡也。”这种习俗在近代中国仍然流行。过去在我国很多地方,妇女在正月初五以前不能出门,也不能到邻居和亲友家拜年、串门,此禁在热河一带更甚。妇女若是贸然前往,必遭人痛恶“,盖彼间以妇女为不祥物”。

  女人不但是不祥的,而且是不洁净的,她会使洁净的东西受到污染,因此《围城》(钱锺书)中粗俗的村汉坚决不允许孙柔嘉坐到自己的粮袋上,赵辛楣等男人则可。因为妇女是不洁的,所以她们在从事某些工作时必须遵守一定的禁忌,若举止不当,就会带来不利的后果,其中女人不许从各类生产工具上跨过是一种普遍的禁忌。解放前在我国北方农村,妇女不可到打麦场上,更不许坐到石磙上,否则被认为会少打粮食;在东南沿海,女人是不能上船的,否则船出海时就会倾覆。

  因为女人不祥、不洁,连带着女人的衣物也是晦气不祥的。男人用的衣服、帽子等禁忌妇女跨过,女人的衣服不能挂在男人衣服的上面,男人的被褥不能与女人的被褥放在一头晾晒,女人内衣不能晾到室外,也不许晾得很高。男人忌讳从晾晒着的妇女的衣裤下走过,女人内衣和裤子的水若是滴到男人头上就被认为是倒大霉。

  上述这些民间禁忌都表现了强烈的厌女倾向。月经是女性生理特征,被认为是不洁的污秽的;怀孕是女性孕育新生命的过程,被认为是危险的;生产是女性诞生新生命的时刻,被认为是危险与不洁的;女人本身又是不干净的,她们不能随意行动,她们下体的衣物也不能随意晾晒。这些禁忌意味着女人是不洁的、肮脏的,会对干净和神圣的东西造成破坏。一言以概之,女性本身就是不洁与污秽的象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洁琼)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