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编辑推荐
与疾病相关的污名:以中国的精神疾病和艾滋病污名为例
2016年01月04日 09:01 来源:《学术月刊》2015年第7期 作者:郭金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污名;个体主义;社会秩序;危险;道德体验

作者简介:

  与疾病相关的污名

  ——以中国的精神疾病和艾滋病污名为例

 

  摘要:从西方污名研究的传统来看,心理学派倾向于从个体出发解说污名;社会学派多采取从社会出发的解释路径;人类学的视角避免了个体与社会的二元困境,将污名作为人类应对危险的道德体验和社会现象来理解,为反思和推进当下流行的以污名化的逻辑来解释、应对污名现象的理论和实践提供了可能性。在中国的社会和文化背景下,聚焦于精神疾病和艾滋病污名的人类学田野调查揭示,要理解特定社会中与疾病相关的污名产生的根源,应该尝试超越单纯从疾病出发的视角,关注特定社会和文化中关于人的定义;而要探讨污名的维系机制,则应把污名从静态的社会观念和态度重置回日常生活世界的场景,作为动态的社会过程来理解。

  Psychology,sociology and anthropology have been the major fields of stigma studies in the West.Traditionally,psychological researches on stigma features an individualist perspective,while sociologists normally base their explanation of stigma on social structure and order.Anthropologists prefer to understand stigma as a universal moral experience of dealing with danger and threat faced by people in their life-world.A detailed ethnography of stigma related to mental illnesses and HIV/AIDS in the Chinese context suggests that in any society and culture,the definition of person rather than the medical,social and cultural construction of these diseases should be paid more attention in exploring the origin of stigma,while the maintaining mechanism of stigma will not be revealed until we reconfigure stigma as a dynamic social process rather than a static social attitude toward those who suffering these illnesse.

  关键词:污名 个体主义 社会秩序 危险 道德体验 stigma/individualism/social order/danger and threat/moral experience

  作者简介:郭金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讲师(北京 100871)。

 

  1963年戈夫曼首次对“污名”(stigma)这一概念进行了学术性定义和解说。时至今日,污名研究在西方已经经历了半个世纪的发展。研究对象不仅包括因患有特定躯体、精神残障被污名化的人群,而且涵盖由于特定社会身份(比如性别、种族、民族、宗教和社会阶层等)被污名化的人群。同时,污名概念及其理论不仅进入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医学、公共卫生等学科,而且在世界范围内的反污名运动实践中也发挥着不容忽视的指导作用。

  面对与疾病相关联的污名,今天的医学、公共卫生以及聚焦健康和医疗问题的社会和人文学科已达成一种共识:与疾病相关联的污名是存在的;同时,污名的存在不仅使患者遭受超出疾病和治疗本身带来的痛苦,而且严重阻碍了医疗和社会机构向这些患者提供服务的渠道和路径,进一步限制了相关患者群体的生存和发展机会。值得注意的是,对污名现象的高度认知与污名的顽固构成了当今世界范围内污名研究与实践的困境:一方面,不论学界还是政府都认同污名现象的存在及其严重后果,具有高度干预意愿,采取积极干预行动;另一方面,通过知识教育和道德教育试图改变人们的观念、态度和行为,借助被污名化群体的自我组织化争取自己权益,借此遏制、消除污名的反污名实践却并未收到预期的效果。这两方面的巨大落差意味着,目前用以指导理解污名和指导反污名实践的概念和理论框架是值得反思和检讨的。

  21世纪初,随着中国与国际社会在艾滋病防治领域的合作与交流的深入,污名概念及其理论也为国内学界接纳和使用,并逐渐扩展到与精神疾病、流动人口等相关的研究领域。应当说,国内的污名研究在相当程度上仍然处在消费污名这一舶来概念、理论的阶段,污名研究的本土化还处于发展中。污名研究的本土化不仅意味着理解和批判源自西方的污名概念和理论,更重要的是辨识和理解中国社会中的污名现象,发展基于中国社会的污名概念和理论,进而指导中国社会背景下的反污名实践,避免重蹈西方污名研究和反污名实践的覆辙。

  本文在梳理西方污名研究范式演变的基础上,结合在中国进行的有关精神病和艾滋病污名的人类学田野调查,尝试回答在中国的社会和文化背景下,与疾病相关联的污名产生的根源和维系机制到底是什么,并探讨与西方污名研究对话的出发点。

  一、西方污名研究范式的演变

  社会心理学、社会学和人类学在西方污名研究的历史脉络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社会心理学派受到沃泊特(Allport)从认知角度解释偏见形成的启发,形成了从个体的角度出发解释污名的路径;而社会学派则更受戈夫曼从社会规范和秩序出发,通过越轨行为解说污名的影响,奠定了从社会的角度出发切入污名问题的基础。

  1950年代,社会心理学家沃泊特开启了从认知的视角来解释种族和宗教偏见的传统。①他认为偏见来自基于认知偏差的人格缺陷,刻板印象与天生的自我防御心理相结合,产生了针对特定人群的反感。尽管沃泊特并不否认社会因素对偏见形成的影响,但他认为社会因素必然通过人格这一中介变量来发挥作用。因而,他相信个体因素相对于社会因素来说是形成偏见的更直接原因。此后社会心理学派基本延续了从个体主义和社会认知论的视角切入污名问题的路径。

  1963年,社会学家戈夫曼将污名定义为“不名誉的特征”,认为不名誉的特征破坏了主体的身份,把人变成了非人。②1967年,戈夫曼以精神疾病为例,指出精神病患者的行为实质上是越轨行为,构成针对社会秩序的挑战和威胁,这是精神疾病污名化的原因。在此基础上,戈夫曼将污名的产生归结为社会规则和公共秩序的缺陷。③在戈夫曼看来,污名是社会建构的越轨标签。换句话说,不名誉的特征是由社会规则和公共秩序生产出来的,把人转变为非人的并不是不名誉的特征,而是社会规则和公共秩序。

  其后,社会史学者将污名置于殖民冲突的历史背景中进行考察。古梭(Gussow)认为,伴随着西方社会污名化麻风病的历史,西方人不仅建立了针对身体畸形的道德化解释,而且实现了针对特定种族(黄种人)和地域(东方)的污名化。随后,当西方医学将麻风病定义为传染病,患者从道德堕落者转变为细菌携带者,麻风病从针对道德堕落者的惩罚转变为针对正常人的健康威胁。瓦茨(Watts)则将伊斯兰社会中麻风病污名化的过程直接归咎于帝国主义扩张和西方文化灌输。在殖民者看来,污名化麻风病是知识与文明的象征,否则即是野蛮与蒙昧。因而,随着殖民地中麻风病污名的建立,殖民地也实现了从野蛮到文明的“进化”。历史维度的引入捕捉到了权力在污名化过程中的影子,预示了权力概念在解释污名现象中可能发挥的作用。

  1990年代之后,社会学派对污名的解说超越了戈夫曼在微观互动层面通过社会规范形塑的静态社会关系解说污名的路径,开始在宏观经济、政治和历史背景下来考察污名的发生学。林克与费兰(Link & Phelan)引入了基于社会结构的权力概念,指出污名是社会、文化、经济和政治权力不平等的产物。④简言之,只有权力阶层才能污名化弱势阶层,而不可能是相反。帕克和阿格里顿(Parker & Aggleton)则强调污名具有生产和再生产权力关系的能力,指出要关注个人、群体和国家如何利用污名进行社会不平等的生产和再生产。⑤

  综上所述,社会心理学派和社会学派的污名研究存在重大分野。社会心理学派受早期偏见研究的影响,认为与社会因素相比,个体因素是更直接的原因,倾向于从个体出发解释污名。而社会学派基于从社会出发的视角,将污名定义为社会问题。在社会学派看来,社会心理学派的个体主义和社会认知论的视角具有先天局限。首先,个体主义的视角把作为社会现象的污名还原为个体问题,强化了从个体身上寻找污名产生根源的倾向,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污名逐渐固着于特定个体。其次,社会认知论视角的局限则体现在将作为社会行动的污名还原为单纯的认知问题,把污名从日常生活世界抽离出来,简化为可以通过问卷和量表进行测量的抽象态度和观念。

  虽然社会心理学派和社会学派基于各自的立场各执一词,但值得注意的是,两者针对污名的解说都存在一个潜在悖论:以污名解说污名。社会心理学派从个体出发解说污名,将污名归因为认知偏差和人格缺陷,最终极有可能将污名化的主体定义为无知的人(缺乏正确的知识,存在认知偏差)、缺乏同情心的人(人格缺陷);社会学派从社会出发解说污名,将污名归因为权力关系的不平等,最终极有可能将污名化的主体定义为特定的社会阶层(权力阶层)。事实上,这两条路径建立在同一个逻辑基础之上:制造第二个他者(污名化主体),把制造第一个他者(污名化客体)并加以污名化的罪责归咎于第二个他者,并将其再度污名化。其实质是沿用污名化的逻辑,重复污名化的实践。在世界范围内,以这些理论为基础的反污名运动试图以宣传教育和赋权运动(前者包括知识教育、道德教育;后者则以被污名化群体组织化以争取权利为主要特征)来遏制、消除污名,但事实证明,这样的反污名实践至少到目前为止收效甚微。这也表明当前反污名实践背后的理论值得反思。

  人类学正式介入污名研究的历史并不长,但是相关研究至少可以追溯到涂尔干和莫斯(Durkheim & Mauss)针对分类的研究。基于对原始社会中分类现象的研究,涂尔干和莫斯提出了一个观点:分类是一种社会现象,人类在对自身进行分类的基础上建立了对外部世界的分类,秩序因而得以建立。这一观点似可延伸理解为人的分类决定了人身上某些特征的分类,而不是相反。这与社会心理学派、社会学派基于特征的分类决定了人的分类的潜在假设,从特征出发理解人的分类的研究路径是截然相反的。更重要的是,基于人的分类来理解污名避免了潜在的针对污名现象以及污名化主体的价值判断,暗示了把污名作为一种普遍的人类社会现象来理解的可能性。

  道格拉斯(Douglas)深受涂尔干和莫斯分类研究的影响,把洁净与污染置于正常与异常的框架下进行理解,阐释了分类何以建立秩序的过程。她指出,分类背后是一套道德和价值体系,人类应对和处理异常、分类混淆问题的目的是恢复、重建价值和秩序。1980年代,面对原始社会以道德化方式解说和应对危险(danger),现代社会则以科学来解释和应对风险(risk)的说法,道格拉斯指出,这种区隔不过是现代人的迷思,人类将危险道德化处理的路径从未改变,因为人类的道德关怀从未改变,改变的只是道德化危险的方式,寻找危险制造者或潜在制造者(替罪羊)的方式。因而,希望彻底消除社会排斥和污名化的做法只会促使污名问题的隐形化,不过是对污名现象视而不见。道格拉斯的研究指出污名实质上是危险的道德化,是一种普遍的人类应对危险的方式。在某种意义上,道格拉斯实现了对污名研究的去道德化,为研究者卸下价值判断、心平气静地看待和理解污名现象提供了可能性。同时,道格拉斯的格栅理论也暗示,不同社会或文化应对危险的方式可能是不同的,需要比较研究。

  凯莱门(Kleinman)指出关注污名背后的文化内涵是极其必要的。以精神疾病为例,凯莱门指出患者被污名化是因为他们背离了特定社会中文化习俗对可接受的外表和行为的定义,转而被定义为丑陋、可怕、异类和非人。基于比较研究,凯莱门等人揭示了污名的社会发生学在不同社会存在差异:在中国,精神病患者及其家庭被污名化的主要原因是社会关系网络的破坏,面子、耻辱等概念在理解污名现象中具有重要意义;而在美国,原因主要在于疾病造成患者个体能力的缺失,这些患者被认为是个体能力有缺陷、甚至是无能的人,背离了美国文化崇尚个体自由与独立的核心价值。⑥⑦

  1990年代之后,随着批判视角在医学人类学领域的影响日增,社会过程、历史根源以及社会背景等概念在污名研究中得到强调,结构暴力作为概念性框架也被引入污名研究。⑧人类学者在海地、巴西和南非针对艾滋病污名的研究成为这一时期的代表性作品。

  2000年之后,凯莱门提出污名应该在道德体验的基础上来理解。在反思了历史上的种种反人类行为(例如反犹、种族屠杀,直至美国的反恐战争)之后,凯莱门揭示出这些行为背后的共同逻辑:当面临危险,人类倾向于把危险归咎于特定“他者”,将其污名化,并建立起第二种道德秩序(为了保护自身的安全和价值,可以无所不为),由此,针对污名化“他者”的排斥、暴力,甚至毁灭行为就获得了合法性。在凯莱门看来,污名不仅意味着道格拉斯理解的道德化危险,而且还意味着道德化危险的合法化,即以不平等、不公正、不正义方式应对污名化他者的合法化。换句话说,当人们污名化他者,并施以歧视、排斥和暴力的时候,他们坚信自己在做道德的事情、正义的事情。这不仅是污名的真正危险所在,也是污名难以遏制和消除的根本原因。

  人类学的污名研究提出了两个具有启发意义的重要问题:首先,是否可以摆脱从特定个体或人群出发理解污名的桎梏,而是从人类社会的普遍现象出发来理解污名?其次,如何平衡当下偏重污名化客体的污名研究路径,尝试从污名化主体的角度出发来理解污名现象?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洁琼)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