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编辑推荐
马克思的社会个人思想
2018年02月01日 16: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孙德忠 字号

内容摘要:私人劳动的社会关系不是人们在自己劳动中形成的天然的、直接的关系,而是间接的、需要通过社会劳动有用性加以确证的社会关系。那些独立进行商品生产的个人,实际上都披着劳动产品表现的社会关系的外衣,是社会个人。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私人劳动的社会关系不是人们在自己劳动中形成的天然的、直接的关系,而是间接的、需要通过社会劳动有用性加以确证的社会关系。那些独立进行商品生产的个人,实际上都披着劳动产品表现的社会关系的外衣,是社会个人。

 

  个人与社会的关系是社会生活中的基本问题,通过社会关系的现实性变革实现人的历史性发展是马克思哲学始终眷注的主题。针对个人原则与社会原则尖锐对立的现代资本主义社会,马克思在《资本论》及其他手稿中从个人与社会的关系角度提出社会个人概念。

  社会个人通过商品交换确证

  私人劳动的社会有用性

  卢梭、丹尼尔·笛福、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等思想家以个人为出发点,通过美学的想象或直观的实证建构了一幅幅个人活动的自然主义画卷。然而,一方面,由于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以“具有天赋人权的个人”为前提论证资本主义制度的天然合理和永恒存在,另一方面,由于发达的社会分工和普遍的商品交换尚未确立,所以他们所理解的个人只能是单个的、孤立的个人,即抽象的个人。即使黑格尔看到了“个别的人在他的个别的劳动里本就不自觉地或无意识地在完成着一种普遍的劳动”,他也仍然是在劳动的直接社会形式上把握那些具有独立本质的个人之间的直接性依存关系。

  马克思在批判了那种孤立的个人在社会之外从事生产的臆想之后指出:“说到生产,总是指一定社会发展阶段上的生产——社会个人的生产。”在资本主义这个特定的社会发展阶段,使用物品成为商品。个人作为彼此独立进行的商品生产者,是自然形成的社会分工体系的一部分,这些私人劳动的总和形成社会总劳动。然而,由于商品分裂为有用物和价值物,商品生产者只有通过交换劳动产品,他们的私人劳动的独特社会性质才能现实地表现出来。换言之,私人劳动的社会关系不是人们在自己劳动中形成的天然的、直接的关系,而是间接的、需要通过社会劳动有用性加以确证的社会关系。那些独立进行商品生产的个人,实际上都披着劳动产品表现的社会关系的外衣,是社会个人。因此,社会个人是在商品生产和市场交换中活动着并确证着自己私人劳动的社会有用性的个人,是资本主义条件下真正“现实的个人”。

  社会个人是创造并掌握

  一般社会智力的个人

  个人作为社会生活和生产过程的主体,处于多重维度相互交织的社会关系之中。在资本主义社会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生产中,社会关系的再生产和新生产通过私人劳动的社会有用性得以实现。私人劳动作为生产使用价值的具体劳动千差万别,体现了个人需要和社会总需求的多样性、全面性。但是衡量私人劳动社会有用性的标准却不是耗费在使用价值上的具体劳动,而是凝结在使用价值之中的没有任何质的差别的抽象劳动,其根本尺度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在决定着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基本要素(“现有的社会正常的生产条件”和“社会平均的劳动熟练程度和劳动强度”)中,既包含“科学和自然界的一切力量”,也包含人类活动的“社会结合和社会交往的力量”。这种力量是私人劳动身处其中的实际的物质生活条件,是私人劳动必须依赖的公共性的、社会性的资源,马克思称之为“一般智力”或“社会智力”。

  社会智力的生成依据在于,“每一个特殊的社会组织的物质基础”,尤其是劳动资料,是“社会人的生产器官”。通过实践活动,人类创造了日益复杂的生产资料,将自然过程改变为工业过程并将其作为媒介置于自己和无机自然界之间,成为人类意志驾驭自然的器官。它们作为物化的知识力量,构成社会智力的基本内容。同时,人类是在社会结合和社会交往中创造并驾驭这种生产器官的,特别是在大工业进入自动化的资本主义条件下,“站在生产过程的旁边”的工人以生产过程的监督者和调节者的身份参与生产过程,在这种人类活动的新的结合方式和交往方式中创造的“社会智慧”,也构成了社会智力的重要内容。因此,社会个人创造了社会智力。

作者简介

姓名:孙德忠 工作单位:武汉理工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耿鑫)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