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编辑推荐
【两会关键词】牢牢守住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不发生规模性返贫两条底线
2022年03月10日 16: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胡冰川 字号
2022年03月10日 16: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胡冰川
关键词:保障粮食安全;不发生规模性返贫

内容摘要:

关键词:保障粮食安全;不发生规模性返贫

作者简介:

  自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以来,一方面是发达经济体纷纷采取宽松货币政策,持续推高大宗商品价格,叠加国际贸易秩序的混乱,使得全球资源配置愈发紧张;另一方面是疫情导致的全球经济增速下降,使得广大发展中国家陷入经济增长停滞甚至是经济衰退,失业人口大幅增加,使得全球因为贫困导致的饥饿人口数量增加了将近1亿人。不仅如此,在发达国家内部,也产生了十分严重的极化效应,美国作为全球恩格尔系数最低的国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新冠疫情期间美国人群的财富变化做了分析后得出,新冠疫情期间,美国最富有的1%人群财富增加了35%,而最底层50%人群收入仅仅增加了5%。这也使得更多美国家庭的食物供应产生问题,根据美国食品银行的“消除美国饥饿组织”(Feeding America)估计,2021年有4200万美国人经历过食品供应问题。可见当前的粮食安全形势之严峻。

  在上个世纪60年代全球绿色革命以后,人类基本已经告别了食物数量约束。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2019年全球谷物总产量为27.1亿吨,按照2019全球总人口75.8亿人来计算,人均谷物占有量为358公斤,大体可以满足个人需求。实际上,疫情对全球农业生产的影响较为有限,非但如此,由于疫情导致的全球农产品价格上涨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全球粮食生产,全球农业产出在持续增长。2021年,全球谷物总产量预计为27.9亿吨,按照2021年全球75.9亿人计算,人均谷物占有量为368公斤,较疫情之前的状况还有改善。在人均谷物占有量增长的背景下,全球饥饿人口却在增加。只能说,当前全球粮食安全的严峻形势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粮食短缺,而是现有的食物分配出现了恶化。进一步来讲,当前世界范围内的粮食危机主要反映出不合理的财富分配制度。传统意义上,饥饿主要源于极端贫困;现有条件下,饥饿人口的增长主要源于发展中国家经济衰退导致的收入下降,也就是“返贫”。由此可见,在当前人类社会,饥饿与贫困具有高度的重叠性。

  粮食安全是治国安邦的头等大事。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的农业界、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界委员时强调,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必须把确保重要农产品特别是粮食供给作为首要任务,把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牢牢守住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不发生规模性返贫两条底线”。无论是“两不愁三保障”,还是增强脱贫地区自我发展能力,都极大地改善了贫困人口的生活水平,这也使得中国保障粮食安全的水平和能力得到了国际认可。

  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2019年中国营养不良人口比例为2.5%,2.5%是世界银行对营养不良统计的下限,不仅意味着食物供给的高度充裕,也标志着食物分配的科学合理,发达国家均为2.5%。可供对照的是,2000年中国营养不良人口比例为10.1%,而2019年世界平均为8.9%。其实,中国通过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不发生规模性返贫也对人类作出了巨大贡献。值得指出的是,在“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不发生规模性返贫两条底线”背后,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进步,主要表现为:农业生产日益成为社会化大生产的一个部分,劳动可以通过更多的方式转化为财富。其逻辑在于,当食物生产与消费高度分离以后,农业生产更加专业化,更多的劳动者并不需要通过农作却可以获得更多的食物供应。在此背景下,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不发生规模性返贫成为相对独立的两条底线。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国,2021年农产品进口额突破2000亿美元,折合虚拟土地资源超过12亿亩,而国内农作物总播种面积为25亿亩,按土地来源折算食物综合自给率为67.6%。叠加疫情和国际局势动荡,一般观点认为中国粮食安全风险在持续积累。但是,现有的农产品进口在很大程度上是经济性的,即中国消费者收入增加以后因为吃得更好从而增加的农产品进口,而非底线的刚性需要,例如榴莲、车厘子、帝王蟹等。从这个意义上讲,粮食安全风险和粮食安全底线是两个层面的问题。毫无疑问,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底线始终在国内,即便没有海外资源,以现有的农业资源和农业产出,养活14亿多人完全没有问题。随着现代农业基础支撑的能力和水平不断提高,诸如高标准农田建设、农业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农机装备研发应用等,农业产出水平也在稳步提升。近年来,尽管国内自然灾害频发,但是农业生产始终向前。2021年,我国粮食总产量达到13657亿斤,全年粮食产量连续7年保持在1.3万亿斤以上,实现“十八连丰”。

  当前,相比于农业产出水平与农产品供应能力,收入和财富分配对粮食安全的影响更大。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广大发展中国家,甚至发达国家,相当数量的人口因为收入下降从而陷入生存危机。对中国而言,过去的深度贫困地区往往是粮食生产能力薄弱地区,从脱贫攻坚的实践来看,深度贫困地区更多地通过发展特色产业、异地搬迁、增加就业等方式来提高收入,改善生活。一旦发生规模性返贫,同样容易陷入生存危机。正常来说,两条底线相互独立,倘若一条失守,则会相互交织。守住底线往往需要更积极的措施,“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就加强粮食等重要农产品稳产保供、确保不发生规模性返贫进行了具体部署。不仅如此,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22年预期发展目标也包括国内生产总值增长5.5%左右;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全年控制在5.5%以内;居民消费价格涨幅3%左右……这些目标都远高于“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不发生规模性返贫两条底线”,在底线思维的同时,我们也应有更为积极乐观的自信!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产品贸易与政策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胡冰川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