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经济社会学
收入与生育:中国生育率变动的解释
2016年11月24日 13:32 来源:《经济学动态》 作者:李子联 字号

内容摘要:通过构建时间序列和面板数据向量自回归模型,并分析收入与生育率之间的相互冲击效应后发现:第一,中国生育率的下降既是由居民收入增长放缓难以应付生育成本上升所带来的,又是由居民基于生育行为将带来未来收入下降的预期所引致的。二、收入与生育的互动影响机制收入对生育需求的不同影响,既是由研究样本的选择差异所带来的,又是由这一影响机制中本来就存在着或正或负的双向效应所显现的。三、收入与生育率之间的互动事实从收入与生育之间的互动影响机制来看,收入对生育的影响并非只是笼统的正效应或是负效应。第一,中国生育率的下降既是由居民收入增长放缓难以应付生育成本上升所带来的,又是由居民基于生育行为将带来未来收入下降的预期所引致的。

关键词:生育率;出生率;影响;人均收入;群体;分析;冲击;生育政策;收入水平;带来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在全面放开二胎的政策框架下,需求层面的生育意愿是影响生育率更为重要的因素。这其中,收入由于能突破时间和政策因素所带来的约束,因而所发挥的作用尤为根本。通过构建时间序列和面板数据向量自回归模型,并分析收入与生育率之间的相互冲击效应后发现:第一,中国生育率的下降既是由居民收入增长放缓难以应付生育成本上升所带来的,又是由居民基于生育行为将带来未来收入下降的预期所引致的。第二,尽管不同群体的收入增长都能有效地提升其生育率,但总体而言高收入和低收入群体比中间收入群体具有更高的生育率。第三,收入时生育率的影响具有U型曲线的阶段性特征:在增收缓慢阶段,生育率会趋于下降;但当人均收入跨过19500元后,收入越高的家庭会出现生育反转,即收入水平和生育率会呈同向变化。因此,要提升生育率以增加劳动要素的数量和质量,应调整收入分配格局以更大程度地促进居民增收。

  关 键 词:收入/生育率/面板向量自回归/U型曲线

  标题注释: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收入分配改革提升经济增长质量的机制研究”(13CJL011)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李子联,江苏师范大学商学院,徐州 221116,电子邮箱:dlee@jsnu.edu.cn。

  

  在人口老龄化加剧进而劳动力减少的形势下,提高生育率的人口政策无疑能够有效地缓解人口红利消失所带来的发展约束。但在这一过程中,人口生育率的提高,除了与供给层面的政策放松有关外,还与需求层面的生育意愿紧密相连(潘云华、陈勃,2011;宋丽敏等,2012;贾男等,2013)。尤其是,在全面放开二胎的政策框架下,生育意愿所发挥的作用更为明显。那么,什么因素影响了个体的生育意愿?尽管众多研究都强调文化、观念、教育和职业等社会经济因素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但我们认为这些因素都直接或间接地与收入紧密相关,或较大程度地受到了来自收入的影响。因此,收入水平才是影响个体生育决策更为重要且相对根本的因素。这一直观感受的现实根基在于:传统观念中的“生儿养老”,实际上是通过生育来降低未来收入不足而带来的不确定性;现实社会中的“生得起、养不起”则是收入偏低难以支撑养育成本而降低了人们的生育意愿;与此同时,“独生子女太孤单”的观点则重视子女的身心发展,本质上是为了提高子女质量而发生在代际间的财富转移等等。因此,收入能够较为有力地解释各因素对生育率的影响。

  一、文献考察

  在经济学经典文献中,个体的生育行为被理解为是一种关乎利益的经济决策,它取决于个体从生育中所获得的收益以及所支付的成本之间的权衡。如果收益大于成本,或获得了相对更大的效用,则个体倾向于多生育;反之,则少生甚至拒生。一般而言,个体从生育中所获得的收益或效用,主要包括消费效用、生产效用和安全效用三类,分别指孩子给家庭所带来的生活乐趣、经济价值和安全保障(Leibenstein,1957);而所支付的成本则为父母投入抚养、教育孩子的货币现值与时间影子价格现值之和(贝克尔,1976)。由于“孩子”被理解为是一种通过货币支付和时间投入即可以获得消费效用或价值增值的“产品”,因此,对于一个家庭而言,在总收入不断上升的情形下,父母可以通过不断购买“孩子”的替代品——其他产品而获得越来越大的效用。这就是说,“孩子”所带来的总效用必然随着家庭总收入的上升而递减,而生育子女的激励则将因此而减少。

  贝克尔(1976)考察了一定时期内家庭总收入不变的情形。在这一情形下,父母不仅应在购买商品与生育孩子之间进行收入的合理配置,还应在生育孩子的“数量”和“质量”之间进行有效权衡,以求获得最大程度的效用满足。根据这一“量质权衡”的概念,贝克尔(1976)认为如果父母投入的成本小于孩子可能提供的收益,那么,孩子可以被看作是耐用生产品,父母可望从孩子身上获得现金收入,这将促使家庭增加生育的“数量”。相反,如果父母投入的成本大于孩子可能提供的收益,那么,孩子则可以被看作是耐用消费品,在此条件下,父母主要是从孩子身上取得心理满足和精神收益。这就会使家庭倾向于少生孩子,转而注重孩子的“质量”(罗淳,1991)。因此,家庭为了提升子女质量,会选择减少生育,以维持较低的子女数量,并尽可能使每个子女获得最高的资源总量,这将导致生育率的下降。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