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家庭与性别
老幼日托并举促家庭健康发展
2017年03月01日 09: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杨菊华 杜声红 字号

内容摘要:在人口和劳动力增量减缓的新形式下,社区老幼日托并举服务模式,有助于破解抚幼和养老的双重困局,促进家庭健康发展与经济社会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在人口和劳动力增量减缓的新形势下,社区老幼日托并举服务模式,有助于破解抚幼和养老的双重困局,促进家庭健康发展与经济社会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老幼日托服务并举模式可减轻家庭照料负担老幼日托服务并举模式是在单一日托服务的基础上,以社区为依托,整合服务资源,提供对老人、小孩双重照料的非营利性服务。推动老幼日托服务需统筹协同老幼服务资源老幼日托服务并举模式,可在借鉴国外经验的基础上,结合我国国情和社区人口年龄结构特点,以理念创新为先导、资源整合为依托、项目实践为基础、灵活服务为抓手、安全保障为前提,先行先试,逐步推动。

关键词:养老;老年人;老幼日托;日托服务;人口;社区;可持续发展;照料;并举模式;健康发展

作者简介: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老年研究所

  随着“全面两孩”政策的落地和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家庭“抚幼养老”的责任将更为严峻,以致年轻人“不愿生”,老年人“不敢老”。在人口和劳动力增量减缓的新形式下,社区老幼日托并举服务模式,有助于破解抚幼和养老的双重困局,促进家庭健康发展与经济社会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

  抚幼和养老是家庭责任的重中之重,是家庭健康发展的关键着力点。随着“全面两孩”政策的落地和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家庭“抚幼养老”的责任将更为严峻,以致年轻人“不愿生”,老年人“不敢老”。在人口和劳动力增量减缓的新形势下,社区老幼日托并举服务模式,有助于破解抚幼和养老的双重困局,促进家庭健康发展与经济社会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

  抚幼—养老压力

  影响家庭持续健康发展

  改革开放前,学前教育的单位福利定位清晰,国家和相关部委的多个文件强调了幼儿园、托儿所是单位为职工提供劳保福祉的属性,并辅以财政保障。同样,当时的城镇养老由国家负担、企业包办,国家通过法律和相关政策确立养老保障制度,通过财政拨款和职工所在单位共同参与,确保其有效运行。而在改革进程中,企业改制和社会多元复合转型,致使公共抚幼、养老职能日渐弱化。企业的缺位,公共福利和服务政策及配套措施的缺失,使得抚幼—养老责任由社会化转向家庭化,家庭养育负担过重,从而不利于家庭的长期健康发展。

  育儿成本高,夫妻“不敢生”。“全面两孩”政策增加抚幼压力,夫妻(尤其是女性)面临新一轮工作—家庭的矛盾冲突和“生”与“升”的艰难抉择。2015年,全国总出生人口为1655万人,比2014年减少32万人。在相对宽松的政策环境下,出生人口不升反降既是正常的生育波动,也与生养成本过高有关。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出生人口为1786万人或约1800万人,虽然与政府的预期差别不大,但也没有出现生育高峰。然而,家庭和工作这两个人生之本,却面临失衡的风险,女性或不敢生或舍业从家。

  养老压力大,父母“不敢老”。“底部老龄化”和“顶部老龄化”同时凸现,家庭面临更重的养老负担。2015年,全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2.22亿,占总人口的16.1%;65岁及以上人口为1.4386亿人,占总人口的10.5%。2014年《中国老年社会追踪调查》显示,94%的老年人的首要照料者是家庭成员;其中,72%的高龄老人的首要照料者是子女。另有调查显示,83.1%的受访者表示,对父母养老问题感到有压力,而工作忙、没时间陪伴父母是其主因。

  老幼日托服务并举模式

  可减轻家庭照料负担

  老幼日托服务并举模式是在单一日托服务的基础上,以社区为依托,整合服务资源,提供对老人、小孩双重照料的非营利性服务。与老幼分离日托服务相比,该模式具有一定优势。

  稀缺资源互补,提升公共资源产出效应。托幼服务和养老服务归属不同政府机构;部门各司其职,缺乏协同,导致社会资源的不足与浪费并存。近年来,社区层面打造了众多老年人日托所,提供综合性日间照料服务,但却出现结构性短缺。《中国老年社会追踪调查》数据显示,绝大多数老年人不愿入住机构,正式养老设施的使用率很低。同时,在1998—2013年间,公办幼儿园从83%降至33%,托儿所基本消失;私立机构供不应求,质量参差,面临结构性短缺和服务供给刚性不足的双重困局。老幼日托服务并举模式,可实现优质资源互补,最大化利用公共资源,降低老幼服务供应双方的运营成本,在资源互补中缓解这种两难困境。

  老幼情感互补,增进彼此身心健康。有调查显示,老年人不愿入住暮气沉沉、缺乏活力的养老机构。托幼与养老服务并举,可发挥老年人的人力资源优势,实现隔代互动,天伦共享,收获双赢。孩子天使般的笑容、稚嫩的话语,可激发老人的生活热情与活力。老年人时间充裕,或能让家庭照护资源欠缺或不足的幼儿得到更好的照料;丰富的技能和多彩的生活阅历,可在潜移默化中传递给孩子;为孩子提供力所能及的照护,亦可使其自身获得成就感和存在感。

  推动老幼日托服务

  需统筹协同老幼服务资源

  老幼日托服务并举模式,可在借鉴国外经验的基础上,结合我国国情和社区人口年龄结构特点,以理念创新为先导、资源整合为依托、项目实践为基础、灵活服务为抓手、安全保障为前提,先行先试,逐步推动。

  坚持理念先行,引领服务模式创新。美国有450多家“隔代人日托所”,德国有数百家“两头”一起照料机构,英国有同时接收幼儿和老人的家庭日托所,日本也有类似服务。但是,在中国,关于“老幼日托”服务并举的理论倡导和实践践行迄今均属空白。应理念先行,倡导老幼同堂与同乐观念,让人们知晓并逐渐接受这种创新型的服务模式。政府进行战略性和前瞻性宣传,营造受欢迎的社会氛围。社区借助楼道文化、社区文化墙等贴近生活的生动形式,潜移默化地影响居民意识;服务机构可采取体验式服务方式,传递“老幼日托”服务并举理念,形成口碑效应。

  凝聚多方力量,统筹协同老幼服务资源。目前,托幼服务归属教育和卫生部门,养老服务归属民政部和全国老龄委;部门各司其职,难以协同。即便社区有富余的托幼—养老资源,但因分属不同部门,导致资源不足与浪费并存。新的并举模式应强调部门资源协同共享,为有资质的老幼日托服务并举机构提供税收、地价、水电等方面的优惠,鼓励开发商在新开发项目中增加老幼托管设施,让部门行政资源整合顺利过渡到实际项目运作的资源整合。

  灵活规划院舍,突出服务可及和便捷。一是在同一所机构中,基于实情(尤其是人口的年龄结构及居民需求)设立托幼和养老服务设施。双边场地可灵活调整,也有明确的界分。老幼既可共处时光,也有独立空间,动静皆宜。二是两类机构毗邻而立,建立以“天”为单位的老幼固定互访制度,开展丰富的活动,形成良性互动与可持续发展模式。

  注重项目多样化,满足不同层次需求。老幼分别处于生命周期的一尾一头,需求差异颇大。应基于老幼各自的特点,既有分别针对老人、幼儿的照料项目,更有老幼互动项目,如一起吃饭、一起游戏等;老人逗乐幼儿,幼儿绕膝老人。

  提供弹性服务,应需与应急并举。同一家庭中的祖辈和孙辈可共同入园,相互照应、共享服务;除“每周五天、早八晚五”的常规时间安排外,在早送晚接方面实行弹性运营,让不能及时接送老幼的夫妻安心工作;发挥老年人的资源优势,低龄老年人可在力所能及、无损健康的范围内,适度照料儿童和高龄老人,补充机构人员的不足;设立老幼紧急住宿服务,为有临时需求的家庭提供服务。

  先行先试,积累服务经验。老幼日托服务并举模式在中国尚处于理论探索和实践摸索阶段。部门统协,资金筹措,场地提供,人员配置,项目管理与服务质量监管,卫生、消防及安全保障,收费标准确定、老幼的个性化需求与二者之间的矛盾避免,等等,都需要事先实地调研和先行先试,发现问题,破解难题,积累经验,逐渐推介。

  (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普二新政’下家庭友好政策与女性家庭—工作平衡关系研究”(71673287)、中国人民大学重大研究课题“全面两孩政策下城市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体系研究”(17XNL001)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老年研究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