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历史社会学
杰夫·古德温:关注“公共关注” ——访纽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杰夫·古德温
2014年10月10日 14: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杰夫·古德温(Jeff Goodwin) 字号

内容摘要:因果分析是历史社会学中最有意思的类型。有一种文化分析家,他们满足于被称之为“深描”的东西,并以此理解行动者的立场。但对我而言,历史社会学一定是解释历史现象的过程与成因。比如,革命为何在这里发生而不是那里?这些革命与社会运动为何在这里成功而不是在那里?我们为什么会遭遇恐怖主义?为什么是这里而不是其他国家?为何有些群体会认为这是很好的策略,而其他人却不这样认为?这往往要你去理解这个世界,解释不同行动者的观点与角度。对我而言,真正解释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是社会学家应该做到的。学者们有能力用老百姓能听懂的语言去解释公共问题和事情发展的状况。因此,我非常赞同“公共社会学”及其学术运动。我们应该尽力理解公众普遍感兴趣的议题,讨论世界上正在发生的现象,比如革命、恐怖主义、种族冲突或占领华尔街等公共关注,而不是研究非常抽象的学术课题。

关键词:因果分析;公共关注;社会学;历史社会学;革命社会学

作者简介:

  郭台辉:我注意到您似乎不太喜欢用同一种方法和理论进行因果解释,也不太喜欢设计一种完美的理论体系与方法。您在研究中如何处理普遍理论与经验案例、定性研究与定量研究以及理性选择与文化路径依赖之间的关系与冲突?

  古德温:我一直认为,因果分析是历史社会学中最有意思的类型。有一种文化分析家,他们满足于被称之为“深描”的东西,并以此理解行动者的立场。但对我而言,历史社会学一定是解释历史现象的过程与成因。比如,革命为何在这里发生而不是那里?这些革命与社会运动为何在这里成功而不是在那里?我们为什么会遭遇恐怖主义?为什么是这里而不是其他国家?为何有些群体会认为这是很好的策略,而其他人却不这样认为?这往往要你去理解这个世界,解释不同行动者的观点与角度。对我而言,真正解释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是社会学家应该做到的。学者们有能力用老百姓能听懂的语言去解释公共问题和事情发展的状况。因此,我非常赞同“公共社会学”及其学术运动。我们应该尽力理解公众普遍感兴趣的议题,讨论世界上正在发生的现象,比如革命、恐怖主义、种族冲突或占领华尔街等公共关注,而不是研究非常抽象的学术课题。

  郭台辉:您在《迈向一种新的革命社会学》中总结了革命研究的两次浪潮,并引用怀特黑德(Alfred North Whitehead)发明的术语“错置的谬误”来评论晚近的比较研究,比如对戈尔斯通(Jack Goldstone)著作中的化约主义、行为主义、工具主义、狭隘的结构主义、专制主义与“摩尼教”进行了批评。这种批评是否有过于夸张之嫌?

  古德温:也许是有点夸大其词。我的个性的确有点争强好胜。实际上,我认为学习戈尔斯通的研究是很重要的,而且我也只是对其参与编写的《20世纪后期的革命》一书感到不满而已。在一些情况下,我们实际上可能希望革命获得成功,但这本书体现出了明显的“戈尔斯通的反革命视角”。在我看来,政治经济应该被赋予更多的重要性。

  郭台辉:在1960年代以来的比较历史社会学新传统中,巴林顿·摩尔、查尔斯·蒂利与斯考切波为追随者引用最多,成为历史社会学的代表性人物。但随着巴林顿·摩尔与他曾经的年轻同事查尔斯·蒂利相继去世,斯考切波在1980年代后转向美国政治研究,历史社会学是否陷入了危机?您如何评价这三巨头之后历史社会学的发展现状及未来的发展前景?

  古德温:我认为,这并不能表明历史社会学处于危机之中,而是意味着它得到更为分散和多元的发展。大多数人似乎也对这种发展感到欣慰。事实上,学术界被激发起来理解一系列重大问题,诸如我们生活在一个什么社会,这个社会来自何方?将要到何处去?这个社会的大历史轨迹是什么?为什么有些国家可以从革命的道路走上苏联与中国的共产主义,有些国家却走上资本主义民主体制?这些问题都是巴林顿·摩尔在其经典著作中提出的问题。如今,比较历史社会学的研究已经遍布世界每一个角落,但问题和议题有大有小,比较研究的范围也有大有小。

  我们生活在一个我们并不真正很喜欢的社会,那么我们是如何进入到这样一个社会的?我们如何才能走出这种混乱的状况?我认为,这种现实问题远比意义更小也更为学术的问题更吸引人们去研究。学术研究偶而也存在方法方面的争论,比如多少案例、定性还是定量、一手材料还是二手材料、阐释性还是因果分析的解释性等。这些争论在任何时候都是非常有意思的,但更值得关注的是提炼我们的研究工具,使之更为有效,更有解释力。这也是比较历史社会学家应该具有的研究态度。

  我不认为比较历史社会学处于危机中,但确实存在比较历史社会学的制度化问题。应该说,每年都有大量非常不错的比较历史研究著作出版,也有一大批学者在处理一些宏大的重要议题。但是,现在不可能再像二三十年前那样,有一种学术氛围和文化来呼吁并激励人们关注比较历史社会学,因为这个学科的确已经相当制度化了。

  (作者单位:纽约大学社会学系;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