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历史社会学
抗战末期国民政府领导的大后方儿童福利实验运动 ——以国民政府社会部北碚儿童福利社区实验为例
2016年09月27日 09:01 来源:《社会工作》 作者:吴媛媛 字号

内容摘要:从儿童福利机构来看,实验区试图在推行普惠性儿童福利服务的同时,又将科学化的保、教、研融合一体,使得中国儿童福利事业既与国际接轨,又极富本土特色。一面又开辟北碚儿童福利实验区,聘请热心儿童福利事业人士及专家学者开展系统实验,探索普惠性儿童福利服务的社区发展路径,实验区由此成为我国历史上首个由中央政府主办的儿童福利服务社区。22)资料来源:《澳大利亚大使馆、美国大使馆、捷克驻华公使馆关于无作品参展致社会部北碚儿童福利实验区的函》、《比国驻华大使馆关于拟酌予检寄本国儿童福利展览资料及物品致社会部北碚儿童福利实验区的函》, 1944年 2月, 1944年 3月 1日,社会福利机构全宗汇集档案0105—.

关键词:社会部;北碚儿童福利;托儿所;全宗汇集;儿童福利事业;儿童福利实验区;重庆市档案馆;研究;服务;儿童福利所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北碚儿童福利实验区是我国历史上首个由中央政府主办的普惠性儿童福利实验社区,由社会部直辖历时6年。实验区拥有完善的组织形制与严格的设计考核制度,组建起一支专业化合作团队,为探索儿童福利的社区路径提供制度和人才保障。从儿童福利机构来看,实验区试图在推行普惠性儿童福利服务的同时,又将科学化的保、教、研融合一体,使得中国儿童福利事业既与国际接轨,又极富本土特色。实验区所采取的多元化推广方式与网络化社会联系使其成为展示儿童福利研究成果的“窗口”,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促进了“儿童福利”一词在中国的流行普及。实验区的实验活动对我国当前儿童福利事业的规划和发展具有重要历史启示。

  关 键 词:社会部/北碚儿童福利实验区/儿童福利/国家责任/实验

  标题注释:2014年度第二批“江苏省博士后科研资助计划·国共两党领导下的儿童抗日运动比较研究”(项目编号1402078C)。

    作者简介:吴媛媛,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博士后。南京 210097 

      

  “中国现代化的儿童福利工作,乃实滥觞于1937年以来对日战争时期,政府与社会通力合作,由急救难童以及于奠定现代化育幼事业基础”(社会部,1984:208)。自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社会部于1940年11月改组为行政院社会部而成为全国社会行政事务最高主持机关后,鉴于“我国年来因为战事的影响,社会经济状况愈趋窘迫,一般国民益感生计艰难,对于子女更不能予以适当的教养;同时弃婴遗孤的数目也大为增加”(谢征孚,1984:9-10),“为维护国家幼苗,保存民族元气,亟应由消极的救济不幸儿童,进而积极的推行一般儿童福利工作”(章牧夫a,1984:246-247),原由内政部民政司执掌的社会救济事业遂被划归到新改组的社会部而成立社会福利司,其下特设儿童福利科,标志着政府开始肩负起儿童福利责任,“此后直到抗战胜利,全国儿童福利工作在社会部统一规划和督导下从无序走上了有序”(陈竹君、张莉清,2007)。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民国时期儿童福利事业基本是个尚未开垦的研究领域”(刘继同,2010),以至于不少当代研究者认为“在1949年以前,中国其实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儿童福利’”(尚晓媛、王小林,2012:5)。由于北碚儿童福利实验区(以下简称实验区)是社会部开辟的首个儿童福利实验基地,本文试图在充分运用南京和重庆两地档案的基础上,对其所开展的实验活动进行历史探究。

  一、实验区的创办背景与经过

  “举办儿童福利事业,系属最新社会政策,其在我国既属创举”(秦孝仪,1984:216),因此社会部采取理论与实验并进的方式摸索展开。在理论研究上,社会部从1942年1月起,聘请部内外专家组成儿童福利研究委员会,致力于翻译和研究儿童福利理论,研讨并制定儿童福利法规及各种育婴、育幼、托儿所规程与设施标准;在具体实践上,除督导各地改进或扩充育婴育幼机构外,还设立直属儿童福利机构,具体表现为,一面设立重庆第一、第二育幼院,陪都育幼院,重庆婴儿保育院及重庆实验救济院育幼所等,专门收容难童、弃婴、残疾儿童、抗属子女及孤儿,藉资实验并示范特殊儿童福利;一面又开辟北碚儿童福利实验区,聘请热心儿童福利事业人士及专家学者开展系统实验,探索普惠性儿童福利服务的社区发展路径,实验区由此成为我国历史上首个由中央政府主办的儿童福利服务社区。

  对于实验区所在地北碚,社会部统计处曾在1942年1至7月实地详细调查了该地地理、政治、人口、教育、社会等情况,最终形成了名为《社会调查与统计第2号:北碚社会概况调查》的报告,为社会部将首个儿童福利实验区落户于此提供了论证依据。调查报告指明,北碚自1927年2月由卢作孚掌管以来,历经峡防局时代、实验区时代和管理局时代的不懈建设,已成为一个在人口数量、经济实力、教育文化和交通通讯等方面均相当发达的小县城①。特别是1939年陪都重庆被敌机轰炸后,北碚由于距离市区近、交通便利、风景优美被划入迁建区,一时间各机关、学校、工厂纷纷迁来,有些达官富商也乐于在此修建别墅,北碚又迎来一个快速发展期。到1942年止,北碚常住人口达16299户,包括复旦大学、江苏医学院在内的各级各类学校共计77所(其中小学67所),还有振济委员会第三儿童教养院、北泉慈幼院、重庆慈幼院和辖区所办的难童收容所等难童救济机构(社会部统计处,1943)。然而,北碚境内虽然文教事业发达,但学前教育机构尚付阙如,且各难童救济机构要么只接收战区难童,要么限于经费,以至于本地难童不仅被救济人数少,而且受救助水平低,一般儿童福利服务更属空白。以上各因素既为开展儿童福利实验奠定了物质和文教基础,又提供了发挥空间。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