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民俗学
“立下社区研究的基石”的瑶山调查
2016年04月08日 12:46 来源:文汇报 作者:丁元竹 字号

内容摘要:当时,全面把握整个中国社会似乎是费孝通和他的师友们研究中国社会的基本目标———“我们以为欲彻底明了中国现代社会的真象和全相,除了研究汉族在边陲的华侨社区,在内地的农村社区,在沿海的都市社区,和在海外的华侨社区外,必须迅速的同时研究中国境内各种非汉族团的地方社区.通过《桂行通讯》可以看到,从研究内容上,瑶山调查试图在实地展开费孝通早期研究的基本构架———关于中国社会和文化情况的全面认知,我们也可以将其视为费孝通燕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时期两项主要研究活动的延伸———人体测量和社会组织的研究,也即体质人类学和文化人类学研究。

关键词:费孝通;研究;文化;测量;瑶山调查;人种;社区;王同惠;马林诺夫斯基;中国

作者简介:

  费孝通进入瑶山时,正值马林诺夫斯基进入超卜连岛19年整。在成为马林诺夫斯基的学生之前,费孝通正进行着一系列有系统的研究———这些研究后来被马林诺夫斯基称为在人类学史上开辟了一条新径。

  要充分了解中国,从边境“简单社区”开始研究

  瑶山调查是费孝通踏上长达75年社会人类学探索征程的起点,也是形成他多元参照、互动认知思考问题方式的开始。从此,他形成文化反思、文化自觉、文化对话的思想风格。

  促成费孝通与王同惠这次人类学调查的原因很多,诸如,为了解中国境内各民族矛盾的“事实之真象”,为摆脱当时中国社会学研究气氛带来的“苦闷”,接受导师史禄国教授的建议,以及得到张君劢支持与牵线搭桥,等等。不过,本文主要想探索他们在瑶山调查中使用的理论和方法。

  在费孝通和王同惠赴广西瑶山之前,根据吴文藻后来的追述,“我们有过多次谈话,大家都是很热烈,很兴奋。我们都认为要充分了解中国,必须研究中国全部,包括许多非汉民族在内……”的人群和社会组织。当时,全面把握整个中国社会似乎是费孝通和他的师友们研究中国社会的基本目标———“我们以为欲彻底明了中国现代社会的真象和全相,除了研究汉族在边陲的华侨社区,在内地的农村社区,在沿海的都市社区,和在海外的华侨社区外,必须迅速的同时研究中国境内各种非汉族团的地方社区;因为满、蒙、回、藏以及西南诸土著民族,均为构成中华民族的分子。在过去和现在,均占有极重要的地位,自应列入整个社区研究和国家计划范围之内。”

  就费孝通来说,把认识全中国作为自己研究社会的理想由来已久,他在几年前就已有这个思想。在研究中国文化内部变异的情况中,他就发现“中国文化是一个极复杂的结构”,这种复杂性一方面导源于中国的悠久历史,另一方面则导源于现时代中国由于内外矛盾而发生的“激变”。他写道,中国文化“就是它的复杂性,不但地域上有不同文化形式的存在,就是在一个形式中,内容亦极错综”。这批有志于认识中国社会的人,不仅仅局限于学术和社区研究,更立足于将民族问题作为国家事务的一部分,这也有助于我们理解20世纪90年代费孝通与英国学者那场“缺席的对话”。

  在《中国文化内部变异的研究举例》(1933)和《分析中华民族人种成分的方法和尝试》(1934)这两篇文章中,费孝通暗含了这种思想,即中国境内的各民族由于相互融合,都在自己现有的文化中保留着其他民族的文化。在瑶山调查时,他进一步把这一思想明确为:“现在遗留在边境上的非汉族,他们的文化结构,并不是和我们汉族本部文化毫不相关的。他们不但保存着我们历史的人民和文化,而且,即在目前,在族团的接触中相互发生极深刻的影响。”这里的文化是一组特定族群共有的信念,包括信仰、情绪、情感、思想和价值、风俗习惯,并通过人们的行为现出来。

  中国境内各民族之间的交流和融合自古以来就生生不息,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中国文化的这些认识客观上促成了费孝通先首着手从少数民族地区开展自己的研究。他后来写道:“在这种困难之下,使我们想到边境上比较简单的社区中去,开始我们的工作。”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