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民俗学
“洛阳地脉花最宜” 古都文化场域的河洛民俗
2017年01月13日 13: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保亮 字号

内容摘要:”追溯其源头,隋炀帝建洛阳西苑,“易州进二十箱牡丹”,确有文献记载,而武则天将牡丹“从长安贬到洛阳”,尽管神奇浪漫却只能算是民间传说,其后唐玄宗等帝王引导宫廷后妃、诗人观赏吟咏牡丹,北宋宫廷牡丹“花盛之时例行赏花”,无不以巨大的号召力、吸引力、影响力。北宋欧阳修于洛阳牡丹功莫大焉,“洛阳花”(牡丹)是其诗词里的重要意象,“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关心只为牡丹红,一片春愁来梦里”,洛阳牡丹关联着欧阳修人生最为洒脱和浪漫的时光。如今一年一度的牡丹节,以及洛阳牡丹瓷、牡丹丝巾、平乐农民的牡丹画等等,从不同角度阐释与演绎着河洛牡丹习俗,且让人遥想曾有的帝都荣光。

关键词:洛阳牡丹;文化;观赏牡丹;牡丹花;欧阳修;文人;民俗;宫廷;唐宋;习俗

作者简介:作者单位:洛阳理工学院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出自唐朝诗人刘禹锡的《赏牡丹》。“赏牡丹”虽是洛阳日常生活中的惯有场景,却与“千年帝都”有着深刻的关切,蕴含着深刻的河洛文化印记。

  独特人文环境 成就牡丹喜好

  春季观赏洛阳牡丹的习俗,是古都文化场域里一项“被发明的传统”。欧阳修说:“洛阳之俗,大抵好花(牡丹)。春时,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负担者亦然。花开时,士庶兢为游遨。”追溯其源头,隋炀帝建洛阳西苑,“易州进二十箱牡丹”,确有文献记载,而武则天将牡丹“从长安贬到洛阳”,尽管神奇浪漫却只能算是民间传说,其后唐玄宗等帝王引导宫廷后妃、诗人观赏吟咏牡丹,北宋宫廷牡丹“花盛之时例行赏花”,无不以巨大的号召力、吸引力、影响力,构建了上层社会观赏牡丹的“大传统”。

  洛阳陪都期间文人群体的牡丹喜好,是使其成为审美时尚和社会习俗的关键因素。“洛阳地脉花最宜”,这为牡丹的栽培与生长提供了良好的自然条件,但其繁盛的原因主要在于独特的人文环境。唐宋两代洛阳都是陪都,两京相望,陪都既不远离帝国权力中枢,拥有较高的政治地位,而又能避开复杂残酷的朝廷党争。生活在陪都的文人们远离祸患、休养生息,享受闲雅舒适、逍遥自在的人生。由此,洛阳陪都成为不可多得的“闲地”、“散地”,是白居易心中理想的“中隐”之地。

  分司东都的白居易十分喜爱牡丹,“众嫌我独赏,移植在中庭”(《白牡丹》),“明朝风起应吹尽,夜惜衰红把火看”(《惜牡丹花》),既发出“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买花》)的悯农感叹,也留下“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牡丹芳》)的时俗写照。晚唐名相裴度归居洛阳,“寝疾永乐里”,《独异志》叙说他痴迷、依恋牡丹,在暮春的一天,扶病游历南园,而园中牡丹尚未开放,对跟随仆僮说:“我不见此花而死,可悲也”,怅然而返。次日一早,报一丛牡丹先发,他一睹国色天香之姿,三日后安然辞世。北宋欧阳修于洛阳牡丹功莫大焉,“洛阳花”(牡丹)是其诗词里的重要意象,“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关心只为牡丹红,一片春愁来梦里”,洛阳牡丹关联着欧阳修人生最为洒脱和浪漫的时光,其也以《洛阳牡丹记》书写了牡丹的历史渊源、栽培技术、花色品种、风俗民情,更以“洛阳牡丹甲天下”奠定其无与伦比的地位。无论是欧阳修的牡丹花谱,还是富弼的大花园;无论是洛阳留守钱惟演的“万花会”,还是王宣徽的驿站寄赠牡丹;无论是邵雍的“须是牡丹花盛发,满城方始乐无涯”,还是司马光的“劝君披取渔蓑去,走看姚黄拼湿衣”,他们优游在春意盎然、姹紫嫣红的季节,暂时忘记帝国的井然秩序、政坛的波澜诡谲,自由自在地放浪形骸,从彼时洛阳的月陂堤、张家园到棠棣坊、长寿街、郭令宅,花前坐谈行吟,花下饮酒浅斟,花中赋诗低唱,洛阳牡丹既参与了一代文人的诗酒风流,也见证了一个王朝的太平盛世。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