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人类学
移民族群民间信仰变迁的人类学考察 ——以鄂西南官坝苗寨为例
2015年06月08日 13:48 来源:《民族问题研究》2015年04期 作者:谭志满 杜鹏 字号

内容摘要:民间信仰是当代民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对人们生产生活中的各个方面都产生着较为广泛的影响。少数民族移民族群作为一个在地理空间中不断迁徙的特殊群体,其民间信仰随着地理空间的转换和时代的变化在由原来聚居区到迁徙地的过程中必然会受到迁入地自然地理环境、社会经济发展状况以及周边其他民族的深刻影响,从而发生一定程度的变迁。本文以鄂西南官坝苗寨为例,在田野调查的基础上,从人类学的视角考察移民族群民间信仰变迁的表现,并探讨其原因。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民间信仰是当代民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对人们生产生活中的各个方面都产生着较为广泛的影响。少数民族移民族群作为一个在地理空间中不断迁徙的特殊群体,其民间信仰随着地理空间的转换和时代的变化在由原来聚居区到迁徙地的过程中必然会受到迁入地自然地理环境、社会经济发展状况以及周边其他民族的深刻影响,从而发生一定程度的变迁。本文以鄂西南官坝苗寨为例,在田野调查的基础上,从人类学的视角考察移民族群民间信仰变迁的表现,并探讨其原因。

  关键词:官坝苗族 民间信仰 历史变迁

 

  少数民族移民迁徙是中国历史发展中较为普遍的人口流动现象。纵观中国历史的发展历程,造成我国少数民族不断移民迁徙的原因往往有自然灾害、流行疾疫、资源紧张、军事战乱以及中央政府对少数民族实行招垦政策等。鄂西南地区的苗族大都是由于迁徙而形成,鄂西南官坝苗族移民的祖先就是为了躲避元末明初江西地区战乱而迁徙到相对和安定的湖南麻阳地区,后来在清代初期中央政府对西南地区实行“给地招垦”以及之后“改土归流”的招垦政策中,麻阳苗族中的一部分又辗转迁徙到今天鄂西南地区咸丰县的官坝苗寨。官坝苗族作为一个典型的少数民族移民族群,一方面,他们虽然经历了地理空间的转换和时代的变迁,但是仍然继承了大量的其祖居地民间信仰的母体形态;另一方面,其民间信仰在迁入地落地生根后,也受到了迁入地自然地理环境、社会经济发展状况以及周边其他民族的深刻影响,从而发生一定程度的变迁,官坝苗族的民间信仰由此呈现出多元形态。本文以鄂西南官坝苗族为例,从人类学的视角考察移民族群民间信仰变迁的表现,并探讨其原因。

  一、官坝苗寨概述

  官坝苗寨位于湖北省恩施州成丰县高乐山镇官坝村,地处忠建河流域的一个小盆地内,四周被高山环绕,被誉为“荆楚第一苗寨”。官坝苗寨是鄂西南地区的一个典型的苗族移民村落,根据已有的相关文献资料考证,“官坝”这一名称距今至少已经有500多年的历史。官坝苗族是一个历史移民族群,虽然在历史上经历了数次民族迁徙,但仍然保持着较强的民族凝聚力。官坝苗寨现在居住着500多户2000余人,主要有陆姓、滕姓、夏姓等几个大姓人家,大多为湖南湘西麻阳苗族的后裔,直到今天,官坝仍有部分老人会讲麻阳话。在官坝苗寨中,陆姓是官坝人数最多的大姓,陆姓家族至少已在这里繁衍了14代人,经历了270多年的历史。官坝苗寨的传统文化丰富多彩,其中以其民间信仰为典型代表。官坝苗族的民间信仰虽然游离于本民族祖居地民间信仰的母体之外,但是仍然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本民族传统民间信仰的内核,并且在此基础上有所发展。因此,官坝苗寨的民间信仰具有较为鲜明的移民族群文化特征。

  二、官坝苗族民间信仰的历史变迁

  民间信仰又称为民俗信仰,是“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在民众中自发产生的一套神灵崇拜观念、行为习惯和相应的仪式制度”[1]。民间信仰是当代民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对人们生产生活中的各个方面都产生着较为广泛的影响。任何一种较为具体的民间信仰虽然具有相对固化的形式和内涵,但对于在地理空间中不断迁徙流动的移民族群而言,其自身也会随着时空的变换发生一定程度的变迁。最能体现出官坝苗族具有变迁性特点的典型的民间信仰有盘瓠崇拜、伏波崇拜、家先崇拜、龙潭崇拜和草把龙崇拜等。

  (一)盘瓠崇拜:从观念到生活

  苗族历来是一个具有祖先崇拜传统的民族,他们最崇拜的始祖图腾是盘瓠。盘瓠也称盘王、盘护、盘古等,是苗族神话传说中神犬的名字。在苗族的神话传说中,盘瓠是春秋时代的一位历史人物,据说在当时楚与卢戎的战争中,盘瓠杀敌立功并受封,受到苗族后人世代相传和歌颂,并被神化。后来,官坝苗族先民们把盘瓠塑造成自己的民族英雄,并尊崇其为自己的民族始祖,盘瓠从此在官坝苗族的心目中成了神奇、机智和勇敢的象征。至今,聚居在沅水流域的麻阳苗民还流传着盘瓠神话,他们把狗视作神犬,认为它们是由自己的祖先幻化而成,奉盘瓠为祖神,立庙祭拜。现在,官坝苗寨中虽然没有沿袭麻阳苗民立庙敬奉盘瓠大王的习俗,但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却仍然体现出麻阳苗民盘瓠崇拜的遗风,表现在官坝苗族移民族群由原来对盘瓠较为抽象的观念层面上的崇拜逐渐融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例如,在衣饰方面,官坝苗民喜欢给自己的幼童做“狗耳帽”,即帽子上有两只狗耳朵,绣满花纹,孩子戴上就像盘瓠的头像,村民藉此以镇邪祈福;在称呼方面,官坝当地苗族通常把带有“狗”字的词语作为爱称来称呼幼童,把幼童称作“狗儿”、“狗娃”、“狗宝”等;在饮食方面,官坝苗民至今仍有部分人保留着不食狗肉的民间禁忌,官坝苗寨一直流传着“狗肉不上灶、不入席、不敬神”的民间禁忌,这些其实仍是源于苗族先民对盘瓠始祖的崇拜。尽管麻阳苗族所处的外在环境不断在改变,但是其大多数民间信仰的古风遗俗依然被迁徙而来的官坝苗族民众信奉并传承着,毕竟他们的文化根基主要在麻阳。官坝苗民的盘瓠崇拜遗风就是直接继承麻阳苗族先辈们的盘瓠始祖崇拜,只是在此基础上崇拜的具体形式发生了一定的变异,即对盘瓠始祖的崇拜由麻阳时期的注重观念层面的崇拜到如今官坝时期的更加融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官坝苗寨的苗民是一个典型的移民族群,至今在官坝延续的盘瓠崇拜体现着官坝苗寨人的“麻阳记忆”。官坝苗民的盘瓠始祖崇拜继承和保留了湖南麻阳苗族民间信仰的根基,体现出官坝苗寨人共同的祖先记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洁琼)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