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人类学
当前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中的几个问题
2015年07月17日 14:54 来源:《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1期 作者:杨圣敏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民族学;人类学;问题

作者简介:

  一、学科界线与学科规范

  1 学科界线模糊的现状

  中国人类学/民族学学科在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一直受到冷遇并被相继撤销,1978年以后开始重建。人类学民族学自重建以来,学科界线模糊的问题在研究规范、研究领域、机构设置和人员划分等方面造成长期的困扰。对于那些希望推进民族学研究的规范化和科学性的部分学人来说,更是一直耿耿于怀的、希望尽快解决的问题。因此,30年来,不断有相关的研讨会召开,相关专题的论文发表,在诸如广义民族学与狭义民族学、民族学与民族研究、马克思主义与民族学、民族理论与民族学的关系、民族学与人类学的关系等问题上各抒己见,却至今难以达成比较统一的意见。这种讨论已引起国外关注中国民族学的多位著名学者发表文章给予评议。其看法与国内学界又有较明显的差异。国外多数人的看法是从学理上分析,认为这不难辨清,没必要在此问题上过多纠缠。但中国民族学的学科界线问题却不仅是学理辨别的工作,它与历史的影响、资源的分配、机构的设置等诸多因素有关。

  首先,我们根据作者本人的考察和亲身经历,以及李绍明先生在其论文中提供的相关材料,回顾一下60年来民族学在中国政府主管部门的文件中所划分的学科归属情况。

  1949年以前,民族学和人类学两个学科名称曾长期同时在中国使用。这种情况最初是由于译自西方不同的国家和语言造成的。国际学界的通识是,一般来说,欧洲大陆德、法、俄罗斯等国的民族学,就相当于美国的文化人类学和英国的社会人类学。在中国和其他东方国家,因为这个学科都是来自西方,所以往往有类似中国这种同时存在两种称呼的情况。

  在20世纪50年代初,各高校中自称“人类学”的专业被定性为资产阶级学科而遭撤销。自称“民族学”的专业因与苏联学科名称相同而得以保存,受苏联学科分类框架的影响,被归入历史学一级学科之下,成为二级学科民族学。当时中国高校中唯一的民族学专业教研室(教研室主任为燕京大学民族学系原副主任陈永龄)就设在中央民族学院历史系(系主任为历史学家翁独健,副主任为燕京大学民族学系原主任林耀华), 1964年该教研室被改称为民族志教研室,此后民族学在国内高校中就失去了独立学科的名称和位置。

  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根据时任中央民族学院民族学系主任林耀华教授的提议,国家教委将民族学划归法学,属于法学下面的一个二级学科。林先生提此建议的初衷是希望尽快与历史学科划清界线并参照了西方的一些划分方式。根据当时参与相关会议的王庆任教授回忆。今天看起来,这样的划分也未必完全合乎学理。

  1990年,在国家教委核定的学科专业设置中,民族学仍为法学下的二级学科。

  1993年7月1日,国家教委的文件再次将民族学本科专业归入历史学中。同日,国家技术监督局核准的国家标准学科分类中,又将民族学上升为一级学科,其中包括民族问题理论、民族语言、文化人类学与民俗学、民族史、民族经济、世界民族等共六个二级学科。

  1994年3月,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颁布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项目申报数据代码表》中关于学科划分的分类,将民族学列为一级学科,其中包括八个二级学科,即民族问题理论、民族史学、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蒙古学、藏学、文化人类学与民俗学、世界民族研究、民族学其他学科。

  1995年,费孝通先生提议将社会学、民族学和人类学三科并立为一级学科,他说,如果大家同意这个意见,由他出面去与教育部和国务院学位办交涉。但他的建议遭到部分民族学界人物的反对而未果。

  1996年,教育部文件中将人类学列为社会学一级学科下的一个二级学科。

  2010年夏,在国务院学位办召集的高校专家会上,多位专家提出了将本科目录中的民族学脱离历史学的建议,当年教育部接受这个建议将民族学在本科目录中单独列为一级学科。

  2011年6月,在教育部召集的资深专家会上专门研究了本科目录中的民族学与人类学的关系问题。来自9所全国重点高校的9位专家中有7位赞成这样的意见:民族学与人类学是一个学科,今后在教育部公布的目录中不再同时出现这两个学科名称,目录中只用“民族学”一名,不再出现“人类学”称呼(但各高校如自称人类学,可自便)。笔者参与了此次会议。

  2011年,国务院学科评议组民族学组9位成员一致同意如下的目录修改意见:将原在社会学一级学科之下的二级学科人类学划入民族学一级学科之下。目前这项建议能否实现还在讨论之中。

  以上所介绍的历年来政府主管部门这些不同的划分法,显然既自相矛盾,又有多处不合学理。

  如,国家技术监督局的划分实际上是将民族学划分为由多个学科组合成的学科群,成为“少数民族学”。将这些学科都统称为民族学,实际上反而没有了民族学的地位。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办公室文件又将民族学所属范围称为“民族问题研究”,实际上是将不同范畴的学科和研究专题拼凑于一处,将民族学等同于“民族问题研究”,实际上就否定了民族学本身独立的学科性质。

  国家管理部门对民族学这种学科划分上的混乱,实际上是民族学界内部学者和单位之间意见分歧的反映。如果想从学理上分清是非,其实并非难事,但至今没有这样做,说明了学理之外原因的存在。学科的划分不仅关系到学理,还关系到不同学术单位、学术团体甚至个人的学术资源、地位和前途。因此问题就比较复杂,也就更难解决。

  民族学学科界线模糊,还与学科本身的性质和特点有关。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洁琼)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