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人类学
落地生根:阳江苗族代耕农的土地交易与家园重建
2016年10月10日 10:36 来源:《开放时代》 作者:温士贤 字号

内容摘要:他们取得异乡土地的耕作权,并通过购置土地和旧宅的形式实现定居。本文认为,在城镇化进程和当前土地政策的合力作用下,村落社会的定居权已成为可交易的商品,进而为外来群体在异乡定居提供了机会。来自异乡的苗族代耕农并非生存压力下的被动行动者,他们在定居的过程中重新建构着自身的社会网络和生存空间。25)在随后的代耕生活中,永久代耕的苗族移民和限时代耕的苗族移民采取了不同的定居策略。45)而阳江地处珠三角外缘地带,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土地价值尚未凸显出来,村落定居权中附着的利益也相对有限,这使得苗族代耕农能够在此地定居下来。

关键词:定居;土地;村落;群体;苗族代耕农;移民;生存;田地;农村;阳江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在传统农业社会,村落是一个稳定的人群共同体。为独享村落资源,村落成员严格限制外来群体的进入。 20世纪八九十年代,沉重的公购粮任务使作为生存资源的土地沦为农民的负担,田地富余而又缺少劳动力的村落通过招徕外部劳动力来缓解生产压力。在这一背景下,云南山区的苗族人迁移到阳江农村代耕。他们取得异乡土地的耕作权,并通过购置土地和旧宅的形式实现定居。本文认为,在城镇化进程和当前土地政策的合力作用下,村落社会的定居权已成为可交易的商品,进而为外来群体在异乡定居提供了机会。来自异乡的苗族代耕农并非生存压力下的被动行动者,他们在定居的过程中重新建构着自身的社会网络和生存空间。

  关 键 词:苗族 /代耕 /土地交易 /定居权

  作者简介:温士贤,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广东省民族宗教研究院。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人类学视角下现代中国公共记忆与民族认同研究”(项目编号:13AZD099)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一、问题的提出

  迁移是人类群体谋求生存的一条重要途径,即便在安土重迁的传统农业时代,也存在着较为频繁的人口迁移活动。农民依附在土地之上,但乡土社会却无法避免“细胞分裂”的过程。当乡村土地上养活的人口达到饱和之时,过剩的人口就必须离开故土,到异乡的土地上寻找新的生存空间。可以说,在传统农业社会,人口迁移活动主要是以寻求土地为目的。特别是对具有游耕、游牧传统的少数民族群体来说,迁移是维持民族生存的一条重要法则。 20世纪 80年代以来,随着工业化进程迅速推进,大量农村人口被吸纳进城市工业体系,乡—城之间的人口流动遂成为中国社会经济生活中最引人注目的现象。①传统的、以土地为纽带的人口迁移被农民进城的大潮所遮蔽。然而,并非所有农村人口都有机会进入城市务工,城市也绝非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唯一出路。时至今日,仍有相当数量的农村人口在异乡以土维生。②

  与进入城市的农民工相比,在异乡村落中谋生的移民群体所遭遇的情况更为复杂。他们难以融入当地社会,并且面临着各种制度性与非制度性的社会排斥。早在 20世纪 30年代,费孝通先生便关注到村落中的外来群体,寄居异乡村落的移民群体承担着特殊的经济职能,并且与当地居民有着鲜明的文化差异。③也正因如此,他们往往被当地居民视为身边的“他者”。在费孝通先生看来,传统村落社会是一个血缘社会,外来群体若要融入村落社会,真正成为村子里的人,需要具备两个条件:“第一要生根在土里:在村子里有土地。第二是要从婚姻中进入当地的亲属圈子。”④这两个条件看似容易,在现实生活中却难以实现。尽管有经济史学家强调中国传统农村土地市场的自由性,⑤但在农村土地交易过程中会受到“同族四邻先买权”⑥的限制,其大部分土地交易是在“村级土地市场”⑦上完成的。与此同时,因存在文化上的差异性,村落社会中的外来群体也不易与当地居民发生通婚,进而失去了从血缘上融入当地社会的机会。黄宗智先生在对华北乡村的研究中也发现,村落社会中的长工群体多是外乡人,他们的社会地位低微,无论是在打工地点,还是在居住处,都不具有完全的成员资格。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