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社会工作与政策
社会政策应体现“儿童优先”理念
2016年06月08日 09:1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魏莉莉 字号

内容摘要:当前,儿童成长环境存在种种问题,虽然政府对儿童权利做出了诸方面的努力,但“儿童优先”原则并未充分落实到政策制定和执行的实践层面。因此,当前需要促进“儿童优先”原则从理念层面落实到实践层面,可在社会政策制定时就切实贯彻“儿童优先”原则,建立“儿童优先”原则审查制度,加强对政策制定过程中贯彻“儿童优先”原则的监管。这导致儿童政策的评估者就是政策的制定者和实施者,形成政府自身既充当运动员又充当裁判员的现状。为了保证评估的科学性,目前国际上比较推崇的是第三方评估,即由政策决策、执行部门以外的实体或个人进行,评估者不受被评对象责任人的控制。因此,建立儿童政策的科学评估制度,引入第三方独立评估机制,才能避免使儿童政策的制定和实施成为政府部门自演自唱的独角戏。

关键词:评估;政策;儿童友好型;儿童权利;制定;儿童发展;执行;政府;发展纲要;发展规划

作者简介:

  当前,儿童成长环境存在种种问题,虽然政府对儿童权利做出了诸方面的努力,但“儿童优先”原则并未充分落实到政策制定和执行的实践层面。因此,社会政策应当重视“儿童优先”理念,充分考虑儿童的利益。

  儿童成长环境不容乐观

  保护儿童权利受到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的高度关注。1989年11月,联合国通过《儿童权利公约》,提出应赋予儿童各项权利,其中最基本的是儿童的生存权、发展权、受保护权和参与权。作为有史以来得到最广泛认可的国际公约,《儿童权利公约》迄今已被190多个国家签署。为了推动公约在各国的批准和执行,1990年召开的世界儿童问题首脑会议上又通过了《儿童生存、保护和发展世界宣言》和《执行九十年代儿童生存、保护和发展世界宣言行动计划》。我国政府于1990—1991年签署了以上公约、宣言和行动计划,并承诺承担履行公约、宣言和行动计划中规定的保障儿童各项权利的责任。为此,我国政府逐步成立了专门的儿童工作机构并于1992年发布了《九十年代中国儿童发展规划纲要》,之后,又分别于2001年和2011年颁布了《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01—2010年)》和《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成为以上公约、宣言和行动计划在中国的国家行动方案。与此相配套,各省市也根据自己的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出台了相应的儿童发展规划。

  随着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儿童的基本生活条件得到改善,儿童权利得到部分实现,但与此同时,儿童成长发展正出现新的问题,不同处境儿童面临不同困扰。工业化发展造成的环境污染正威胁着儿童的生命安全和生活质量,环境污染导致儿童白血病等恶性疾病、儿童哮喘等过敏性疾病以及儿童性早熟等等的发病率上升。儿童食品存在较大安全问题,儿童缺乏专用药品,多以成人药品代替,儿童用药过度,疫苗安全问题等频发,这些都对儿童的健康造成不良影响。城市空间狭小,儿童活动场所被城市建筑、停车场等占领,儿童活动空间被挤压,儿童体能下降,儿童肥胖率、近视率等居高不下。城市化进程中,农村空心化,农村留守儿童长期生活在父母缺失的环境中,缺乏家庭中的亲密关系,存在严重的“亲情饥渴”现象,易产生心理问题,这可能对其一生造成不良影响。应试教育体制导致学生过度学习和过度竞争,挤占了儿童可自由支配的闲暇时间,同时过大的压力又导致儿童心理疾病的患病率上升。部分身处困境的儿童还面临家庭虐待、家庭经济极度困难、父母缺乏监护能力或监护意愿等问题,基本生存权无法得到保障。由于各种意外如交通事故、溺水、高空坠落、火灾等原因造成的儿童伤亡事件时有发生。社会贫富差距拉大等使贫困家庭儿童实现基本权利受到更大挑战,社会不公平现象尤为突出等等。以上事实告诉我们,当前儿童的生存现状并不令人乐观,儿童的生存环境需要重新被审视。

  亟须建构“儿童友好型社会”

  由于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社会政策的制定以经济或政治为中心,鲜有政策会遵循“儿童优先”原则,难以从儿童福祉的角度去考虑政策的可行性和有效性。可以说,保护儿童权利,不仅未能成为政策者参考的重要因素,反而处于被忽视的境地。因此,当前我国亟须建构“儿童友好型社会”。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