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社会工作与政策
基于基金收支平衡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调整方案设计
2016年11月21日 12:02 来源:《统计与信息论坛》 作者:王翠琴 田勇 薛惠元 字号

内容摘要:以不低于物价变动率,同时分享工资增长率的一定比率为原则,设计出六种养老金调整方案,通过构建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平衡精算模型,测算不同调整方案对养老保险基金短期和长期收支平衡的影响,结果发现:不同的养老金调整方案下养老保险基金短期和长期收支的缺口出现的时间不同.总体来看,当前国内外对养老金的调整主要集中于养老金调整方案的研究,包括对养老金调整的启动机制、调整比例、调整基数的研究,但大都缺少对养老金调整方案的实证检验,而探索养老金调整对基金收支平衡影响的研究则更少见。一)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调整启动机制自2005年以来,中国每年都对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进行了调整,但根据国际经验,养老金的调整并不是每年都需要进行的,只有在达到一定条件的情况下(物价变动率或工资增长率达到一定的比率)才进行调整,这就需要建立养老金调整的启动机制.

关键词:养老保险基金;养老金调整;增长率;收支平衡;职工;养老基金;退休人员;缴费;基金收支;调整方案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目前中国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的调整属于行政命令式的调整,其科学性和可持续性不足。以不低于物价变动率,同时分享工资增长率的一定比率为原则,设计出六种养老金调整方案,通过构建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平衡精算模型,测算不同调整方案对养老保险基金短期和长期收支平衡的影响,结果发现:不同的养老金调整方案下养老保险基金短期和长期收支的缺口出现的时间不同,养老基金长期收支将会经历“生长期”、“衰退期”、“枯竭期”三个阶段;为了维持养老基金收支平衡,养老金调整方案的设计必须在三个时期实行实际工资增长率分享比例的动态调整。建议工资增长率的分享比例2015-2034年在100%~60%范围内由高到低浮动,2035-2046年在60%~40%的范围内由高到低浮动,2047年以后在40%以下浮动。

  关 键 词: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养老金调整/基金平衡/方案设计 

  标题注释: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动态跟踪和效果评估研究》(410500078);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特别资助项目《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平衡的可持续性研究》(2013T60748)。

  作者简介:王翠琴,女,湖北赤壁人,华中农业大学社会工作系管理学博士,华中农业大学农村社会建设与管理研究中心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社会保障理论与政策,湖北 武汉 430070;田勇,男,湖北襄阳人,华中农业大学社会工作系,华中农业大学农村社会建设与管理研究中心硕士生,研究方向:社会保障理论与政策,湖北 武汉 430070;薛惠元,男,管理学博士,武汉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政治学博士后,副教授,研究方向:养老保险,社会救助,湖北 武汉 430072

  

  2016年4月,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印发了《关于2016年调整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的通知》,决定从2016年1月1日起,将中国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再提高6.5%,这是自2005年以来国家连续第12年上调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其中2005-2015年间的平均调整比例更是达到了10%。连续较大幅度调整基本养老金,对改善企业退休人员生活、促进社会公平、维护社会稳定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目前中国的养老金调整只是特殊时期的一种临时性政策,属于行政命令式的调整,幅度过大,部分年份超过了GDP增长速度,其科学性和可持续性不足,这种调整方式也不符合《社会保险法》的相关规定。中国《社会保险法》第十八条明确规定:“国家建立基本养老金正常调整机制。根据职工平均工资增长、物价上涨情况,适时提高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水平。”可见,当前亟需建立养老金调整的常态机制。养老金调整方案的设计既要考虑到“保基本”,又要兼顾“可持续”,即养老金调整既要以保障退休职工的基本生活为目标,又要考虑到养老保险基金的长期收支平衡问题。鉴于此,本文将设计出数套养老金调整方案,并利用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平衡精算模型对调整方案进行检验。

  二、文献回顾

  当前对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调整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当前养老金调整机制的批判以及对养老金规范调整的讨论。屈川认为中国养老金调整机制存在不规范、功能被泛化等问题,并指出养老金调整的基本功能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补偿因物价上涨导致的养老金引起的贬值;二是在国家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的条件下分享改革发展成果,并指出现在的养老金调整实际已超出这一功能范围[1]。郭爱晔等认为中国的养老金调整机制没有制度化,缺乏稳定性,调整缺乏连贯性和一致性,调整办法不科学[2-3]。丁建定等认为中国当前的企业职工养老金调整存在调整时间和调整基数的非同步变迁、调整比例确定方法的蜕化、特殊调整覆盖范围缺乏公平性,并提出养老金的调整应该以上年度企业退休人员月人均基本养老金作为调整基数,将名义平均工资增长率作为养老金调整比例[4]。郝勇等提出以养老金替代率为目标,以工资增长率为依据,分别按照上年养老金水平和上年社会平均工资增长率两种方式调整养老金,并利用3年移动平均工资增长率确定养老金调整幅度的适度标准[5]。谭中和认为中国当前的养老金调整存在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养老金待遇总体差过大,退休人员养老金待遇调整有机制但不正常,出现退休人员与在职人员待遇“倒挂”现象,并且各地调整的具体政策不统一,并进而提出了普调与特调相结合的结构性调整思路[6]。阳义南等构建了一个包含消费者物价指数、实际工资增长率的双重参照系数及其临界值的启动机制,提出了一个以物价指数、社会平均工资增长率双挂钩的调整比例公式,提出以各地平均基本养老金、退休人员本人基本养老金共同作为调整基数,从而构成中国基本养老金调整机制的系统方案[7]。吕志勇等运用养老保险收支平衡精算模型,对山东省当期和长期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平衡进行了测算,并对影响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平衡的各变量进行了分析[8]。王鹏等从待遇调整的视角来研究新农保未来全覆盖的优化问题,认为激励适度普惠型模式是未来新农保的优化选择,新农保的基础养老金待遇可以提升至贫困线的40%左右[9]。

  关于养老金调整的国际经验,德国的养老金调整指数一直是基于总工资指数来确定,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德国的公共养老金计划陷入财政危机,从1991年开始德国对养老金调整指数进行了改革,先后基于净工资指数、消费者价格指数进行调整,2001年以后逐步确立了基于“净工资增长”、“缴费率”、“可持续因子”和“制度平衡”的调整机制[10]。日本在2004年以前基于消费价格指数进行养老金调整,在2004年的养老金改革中日本引入了自动平衡机制,利用工资增长率、物价指数和浮动调整率对养老金给付进行动态调整,浮动调整率根据公共养老金参保人员减少率和平均寿命的增加程度来确定[11]。英国在建立正式的养老金调整机制后,上调幅度主要采用国家平均工资增长率与零售价格指数中的较大者,此后为了削减养老金开支,养老金水平按照零售价格指数进行调整,为了应对基本养老金替代率水平下降,英国的养老金改革将逐步建立根据平均收入增长率、零售价格指数和2.5%三者中最大的进行调整的“三重保护机制”[12-13]。

  总体来看,当前国内外对养老金的调整主要集中于养老金调整方案的研究,包括对养老金调整的启动机制、调整比例、调整基数的研究,但大都缺少对养老金调整方案的实证检验,而探索养老金调整对基金收支平衡影响的研究则更少见。本文尝试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设计出养老金调整方案,并利用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平衡精算模型来测算不同方案下养老保险基金短期和长期收支平衡问题,并提出与之对应的政策建议。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