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社会工作与政策
专业社会工作在农村反贫困中的介入视角与实践空间
2017年12月30日 08: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蒋国河 字号

内容摘要:基于当前精准扶贫的现状,专业社会工作在农村反贫困中有很大的需求和实践空间,可在贫困人群经济救助、贫困人群关爱服务、农民合作组织的培育、生计项目的扶持、小额信贷扶贫、贫困户移民搬迁等领域发挥重要作用。进一步,结合对当前精准扶贫现状的实地调查,本文指出专业社会工作在农村反贫困中有很大的需求和实践空间,这些领域包括贫困人群经济救助、贫困人群关爱服务、农民合作组织的培育、生计项目的扶持、小额信贷扶贫、贫困户移民搬迁等。要破除专业社会工作机构介入精准扶贫的制度壁垒,改善精准扶贫工作中的产业扶贫、智力扶贫、金融扶贫、保障式扶贫等的资源配置机制,推动建立政府购买服务制度,将部分需要专业化服务的项目,向有资质的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招标或委托代理服务项目。

关键词:贫困户;农村;救助;服务;金融;精准扶贫;视角;农民;发展性社会工作;社区

作者简介:

  摘要:在国际社会,反贫困一直以来是社会工作者关注的重要主题和服务内容。但就中国农村减贫行动而言,减贫主要依赖政府主导下的经济政策行动和干部包点、驻村扶贫机制,社会工作者等专业力量的作用有待加强。梳理国内外相关研究,反贫困的社会工作可以概括为以下三大介入视角:一是社会救助角度的贫困人群社会工作服务;二是发展性社会工作;三是由资产建设理论延伸而来的金融社会工作。基于当前精准扶贫的现状,专业社会工作在农村反贫困中有很大的需求和实践空间,可在贫困人群经济救助、贫困人群关爱服务、农民合作组织的培育、生计项目的扶持、小额信贷扶贫、贫困户移民搬迁等领域发挥重要作用。

  关键词:农村 反贫困 社会工作 精准扶贫

   作者简介:蒋国河,江西财经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中国社科院社会学博士后,主要研究方向:农村社会学、社会工作。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特色农村社会工作实践模式研究”(11CSH079)。

    一、问题的提出

  在西方国家,反贫困或者说贫困救助一直以来是社会工作关注的重要主题和服务内容(Linda 等,1987) 。[1]美国社会工作的发展也是始于对穷人的帮助。1877年,美国第一个慈善组织协会在纽约布法罗成立,能力卓著的社会工作者逐渐成为协会的骨干力量,开始为那些有志于通过个别化的服务来帮助穷人的私人机构提供援助和专业支持(Gary等,1999),[2]10这可视为专业意义上的社会工作的开端。社会工作者注重参与式、内源式发展的反贫困模式,是国家视角的技术—现代化模式的重要补充,代表了国际领域反贫困的两种重要的理论范式。

  不过,中国的社会工作主要是在沿海发达城市地区进行试点,如广东、上海等地。中国的农村反贫困行动包括当前正进行得如火如萘的农村精准扶贫,更多依靠政府主导下的经济政策行动和干部包点、驻村扶贫机制,社会工作者等专业力量参与不足。虽然,当前的农村扶贫开发取得了重大进展,然而,这种主要依赖行政力量和经济政策扶贫的机制已暴露出问题和不足。一方面,驻村帮扶制度存在诸多实践困境,如中国社科院王晓毅(2016)学者指出,大多数驻村干部和工作队仍游离于乡村社会之外,实际扶贫效果不佳,主要原因包括派出干部普遍年轻、缺乏扶贫工作经验和方法,也因此缺乏权威、认同和带动能力[3],甚至受到乡村干部排斥(许汉泽,李小云,2017);[4]驻村干部的双重身份,导致时间、精力有限,难以做到扎根农村,而往往追求粗放的短平快方式,导致表面化,流于形式主义,效益低下(王文龙,2015);[5]同时,招商引资、维稳压力也消耗了基层扶贫干部大量精力(葛志军,邢成举,2015),[6]等等。另一方面,政府主导的产业扶贫效果也不佳,投入的产业化扶贫资金扶贫绩效低下。这表现在,或是追求具有规模效应的区域性项目,忽略农民的差异性需求,农民积极性不高,真正成功的产业扶贫项目少,且易导致精英俘获或扶贫资金配置内卷化,贫困户未真正受益(陈成文,吴军民,2017);[7]或是扶贫资金配置一刀切,未根据致贫原因计算扶贫成本,做到资金配置差异化、因户施策(葛志军,邢成举,2015),[6]也就无法真正落实精准扶贫。

  这表明,单纯依靠行政力量及其指导下的产业扶贫模式有很大的局限性,需要创新扶贫机制,引入专业化的力量、专业社会工作者参与到扶贫开发中来。国内学者中,徐永祥(2001)较早指出了社会工作的社会策划模式对中国农村扶贫发展的启示,即可注重项目的微观管理技巧,改变粗放管理的传统。[8]向德平,姚霞(2009)等指出社会工作可以为反贫困提供专业的技能和优势视角。[9]张和清、古学斌、杨锡聪(2008)、陈涛(2011)等社会工作学者结合实务探索开创性提出的“扎根社区”“能力建设”“城乡合作贸易”“生计社会工作”等扶贫策略也体现了有别于传统的粗放式、短平快式扶贫和一刀切、不注重差别化的传统产业扶贫的新面向。[10][11]近两年随着精准扶贫的推进,尤其是2015年12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提出要实施“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服务贫困地区计划”以来,有更多的社会工作学者参与精准扶贫问题。王思斌(2016)从助人自助的核心价值观、注重资源整合的方法等方面分析了社会工作参与精准扶贫的优势;[12]李迎生(2016)、袁君刚(2017)等认为,现行的扶贫工作专业性不足,扶贫能力和精力有限,以扶贫济困为本、遵循个别化、差异化原则的专业社会工作介入精准扶贫是对政府传统扶贫方式的革新和有效补充。[13][14]

  上述探讨或从宏观层面阐述了专业社会工作介入农村反贫困的重要性及其功能,或从微观的实务模式进行了探索。本文则尝试从中观层面,结合对国内外反贫困社会工作的梳理和观察以及笔者研究团队对J省5个国家级贫困县20个贫困村的实地调查,对专业社会工作应用于农村反贫困的视角、实践空间进行深入探讨,并提出若干政策建议,以促进专业社会工作在农村反贫困中更好地发挥作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