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社会理论
社会学在中国的创造性转化
2016年06月07日 09: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旭东 字号

内容摘要:中国社会学的这种底色特别注重实地的社区研究、个案的细致呈现以及文化理解的意义把握。费孝通的博士论文出版时,马氏在序言中发自内心地肯定了费孝通对于自己家乡的研究以及这种研究对于一个文明国家之下的社区研究的人类学意义,这种意义最初无疑是从燕京大学的社会学的中国道路而逐渐铸就起来的。这种风气延续至今,形成一种村落研究的范式,它的问题也因这个传统的持久存在而逐渐显露出来,那就是一种视野狭窄、只能聚焦于中国村落的研究范式,它使得研究者无法真正能够有所超越于村落之上而寻求一种更为宏大意义的中国文化的理解.它把中国社会里的个人与整体性中国文化紧密联系在一起,为我们理解中国文化提供了一面镜子,没有文化关怀的社会解释是苍白的,这样的研究并不能够给人以长久和深邃的启迪。

关键词:理解;中国社会学;中国文化;费孝通;个案研究;底色;社区研究;燕京大学;村落;形成

作者简介:

  在中国社会学的早期传统中,一个最为突出的特征便是以人类学方法作为其底色的研究传统。这种西来的方法经过本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后,在中国社会学的主流传承中扎下了根,形成了其自身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中国社会学的这种底色特别注重实地的社区研究、个案的细致呈现以及文化理解的意义把握。而所有这些特征相互交错、彼此观照,型构了以20世纪30年代的燕京大学社会学系为重镇的中国社会学派的自身传统,并一直影响着今日中国社会学的形成、发展与转变。

  社区研究深入现实的社会学调查

  就一种社区研究而言,根本强调的是时空坐落下的研究者的在场,也就是双眼可以看见、伸手可以摸到、五脏六腑都能够感到的实际的人的生活空间。它是一种特别强调研究者必须亲自到现场的长期田野研究,是此种方法之所以能够成立的首要条件,并因而有了其自身的吸引力。它摆脱了一些中国传统文人袖手谈心性的空洞之学,而把学问做实在具体的三维空间之中。在人类学家看来,这便是一种实地田野之中的研究工作。这种方法绝非后来人们所泛泛理解的调查问卷的发放与搜集,不是大型数据种种切分之后的统计数字,更不是单单瞄准某个人或者某几个人的深度访谈。实际上早期的人类学学者已经注意到了社会调查和社会学调查之间的根本差异:前者更多是表面问题的呈现,后者则是更为深入和全面的整体性的社会描记、比较和分析。在这一点上,社会学调查成就了中国社会学的早期传统,赋予其一种人类学方法意义上的底色和基调。

  社区研究的核心在于具体而微或小中见大。这种方法运用到中国社会学中并加以广泛实践,无疑离不开中国早期社会学传统的影响,这种传统由吴文藻先生而得以传播开来。罗伯特·派克(Robert Park)和拉德克里夫·布朗(Radcliffe Brown)相继来华讲学,他们所讲授的仍旧是人类学的社区比较研究。在此之后,至少在燕京大学,一种一个人可以开展的社区研究蔚然成风,而这其中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代表人物就是费孝通。费孝通在英国留学期间,把自己家乡一个村子的缫丝工业化发展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并得到了导师马林诺夫斯基的高度评价。费孝通的博士论文出版时,马氏在序言中发自内心地肯定了费孝通对于自己家乡的研究以及这种研究对于一个文明国家之下的社区研究的人类学意义,这种意义最初无疑是从燕京大学的社会学的中国道路而逐渐铸就起来的。此外,与费孝通同年的林耀华的《义序的宗族研究》,同样是那个时代标杆性的著作,其基础也在于对一个微小社区的细微观察。在那之后,这类研究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形成一种社会学研究的风气。这种风气延续至今,形成一种村落研究的范式,它的问题也因这个传统的持久存在而逐渐显露出来,那就是一种视野狭窄、只能聚焦于中国村落的研究范式,它使得研究者无法真正能够有所超越于村落之上而寻求一种更为宏大意义的中国文化的理解,那种理解需要的是一种个案研究基础之上的整体把握和线索追溯。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