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社会理论
发现社会
2016年10月24日 12:24 来源:《社会政策研究》 作者:李强 王拓涵 字号

内容摘要:三)低收入群体聚集的底层社区参与:社区议事协商会毛纺南社区是一个传统的单位宿舍大院式的老旧小区,老龄化较为严重,居民属于典型的低收入群体,属于比较典型的没落的“后单位”社区。议事协商委员会跟社区居委会同步改选,每三年换一届,具有合法性基础,每月定期召开例会,协商提出解决社区公共事务的方案,然后由居委会主任具体落实和布置工作,如老旧小区改造,社区发展规划、社区重大活动,对现行的过度行政化的社区居委会起到了补充功能。南京的翠竹园社区建于2000年,由翠竹园小区和玉兰山庄别墅两处高档住宅组成,社区居民来自全球24个国家,是一个通过社区组织发育培育的熟人社区,社区成立了南京最大的社区公益NGO组织“翠竹园社区互助会”,下辖50个社区俱乐部。

关键词:政府;居委会;力量;社区居民;研究;群体;基层;培育;李强;治理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改革开放38年来,中国市场经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相比之下,社会的建设和发育相对滞后。本文首先梳理了社会学关于社会的概念及其内涵的基本论述,阐释了有关国家、市场和社会之间相互关系的基本理论,同时,还针对实证研究中的社区案例分析了不同社区中涌现出的不同社会力量。本文建议充分调动社区居委会、工青妇、普通社会组织、业主委员会、议事委员会、市场中的社会力量、自发性的社会群体等七种社会力量的积极性,促使社会从被动社会变为主动社会。

  关 键 词:总体社会/子系统社会/社会建设/能动社会/社会力量

  作者简介:李强,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教授; 王拓涵,清华大学博士后

  

  一、什么是社会

  社会学认为,“社会”是由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众多部分所构成的统一体,每一部分都为维持社会整体的平衡发挥着一定功能(郑杭生、李强,1992)。这是一种“大社会”的理解,即经济、政治、文化等也都被包括在社会里面了,但是,如果将社会学的研究领域视为大社会的话,那么,这种研究完全没有边界,不但难以把握,而且与经济学、政治学也难以区分。所以,社会学作为社会科学的一个学科,还是应该对于一个特殊的领域,或者子系统研究。那么,社会学应该研究的子系统是什么呢?其实,我们从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可以找到马克思将社会作为一个特殊子系统的论述,这就是马克思关于人类社会的四个方面:经济、社会、政治、精神的构成及其相互关系的经典论述,即“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马克思阐释了社会四个子系统的观点,并强调经济系统是基础,制约着另外三个子系统。基于上述思想,我们在思考社会的基本构成时,通常讲社会是由经济、政治、社会和思想文化四个子系统构成。

  所以,我们要特别注意区分,总体社会的概念与作为子系统社会的概念。社会学试图将一个子系统的社会区分出来的想法,是有长远的理论渊源的,早期思想家如洛克、孟德斯鸠、黑格尔等,都曾经分析了国家与社会的二元性质的问题。意大利学者葛兰西分析了由政府、军队、司法等构成的国家与由非强制的,具有自主性质的,由社团、工会、行会构成的社会,两种体系的差异。后来的学者,又进一步提出政府、市场与社会的三分思考,认为政府、市场与社会三者相互平衡的社会是合理的。

  总之,传统上社会学在解释界定自己的研究领域的时候,往往提的是广义的社会概念,将一切社会现象都包括在内,政治、经济、文化都在其中,这样做的结果是使得社会学的研究对象泛化,对宏观社会缺乏全面的把握能力。通过长期的实证研究感悟,我们意识到,社会学的研究领域或探索对象,还是应该有界限的,动辄就探讨整体社会,要不然就难以操控,要不然就是流于肤浅。所以,政府、市场与社会的三分法,是一个不错的领域界定。

  当然,作为子系统的社会,中国也很有特点。古代中国是以家庭亲族或家族、宗族为基础而构建起来的,家庭亲族内部有很强的认同,而在家庭亲族之间则比较隔膜,公共领域、公共空间明显薄弱,更谈不上所谓“市民社会”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梁任公曾说:中国有“族民”而无西方之“市民”。梁漱溟、费孝通在著作中都强调,“中国人缺少公共观念”(李强,2010)。传统中国社会的基本形态就是官府主导,社会缺失。历史学家胡如雷在《中国封建社会形态研究》中说,中国封建社会的城市与西方城市很不一样,西方城市以市场为中心,而中国城市以衙门、官府为中心。迄今为止,当我们考察各个城市的时候,仍然可以发现在城市布局中政府的中心位置。梁漱溟先生在《中国文化要义》中说:中国人倚重家庭家族,缺乏集团生活,“中国是伦理本位社会”。社会学家费孝通阐释中国社会特征的最主要理论恐怕要数“差序格局”了。其实通俗地讲,即中国是“小圈子社会”。一个个家庭亲族都是按照亲疏远近联系起来的小圈子,这样就出现一个严峻的问题,各个小圈子之间出现“社会缺失”。所以,社会学即使以社会子系统为研究对象,也要考虑到中国社会的特殊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