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社会理论
约翰·奥尼尔及其“野性社会学”
2016年11月15日 08:40 来源:《山东社会科学》 作者:孙飞宇 字号

内容摘要:这一社会学宣称从北美社会学界在1970年代的转折开始,主张社会学研究要面对日常生活,要警惕自身的过度科学化与规训化,主张社会学的研究与写作要反思自身,同时重返经典以获得对于现时当下更为丰富的理解,而这一对于“经典”的理解,也需要是“野性的”。二、从野性社会学到作为贴身行当的社会学奥尼尔对于时代核心问题的把握与传统的继承发扬,主要体现在他对于北美社会学界整体转向的敏锐感知与回应。只不过,在奥尼尔这里,他本人的工作特点是以深入理解的方式来反思研究对象与研究主体本身,反对严格的主客二分,要求将研究者也纳入到研究之中,在这一视角下,弗洛伊德的五篇长案例就成为了最具有理解社会学气质的“个案研究”.

关键词:奥尼尔;研究;弗洛伊德;野性社会学;生活;写作;社会理论;经典;理解;分析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约翰·奥尼尔在其工作早期所提出来的“野性社会学”概念,经过其毕生的努力与发展,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一社会学宣称从北美社会学界在1970年代的转折开始,主张社会学研究要面对日常生活,要警惕自身的过度科学化与规训化,主张社会学的研究与写作要反思自身,同时重返经典以获得对于现时当下更为丰富的理解,而这一对于“经典”的理解,也需要是“野性的”。

  关 键 词:约翰·奥尼尔/野性社会学/身体理论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现象学社会学新流派及其对基层社会的应用研究”(批准号:13CSH005)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孙飞宇,北京大学 社会学系,北京 100871 孙飞宇(1978- ),男,哲学博士,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西方社会学理论。

  

  在关于当代西方社会理论的权威叙事例如《布莱克维尔社会理论指南》中,约翰·奥尼尔(John O'Neill)作为两个传统的交集颇为引人瞩目。一方面,他被视为现象学社会学传统之中在舒茨(Alfred Schütz)与古尔维奇(A.Gurwitsch)之后的四个新晋代表人物之一①;而另外一方面,他又因为自己在1980年代以来的《身体五态》②以及《沟通性身体》③等代表作品,而被视为身体理论的开创者之一④。不过,通过对于其工作的系统梳理,我们发现,这两种对于奥尼尔之研究的“权威界定”可能都忽略了其学术工作的真正起点与内在理路。本文试图从奥尼尔的早期工作出发,通过对其“野性社会学”之主张的阐释,提供理解其后期学术实践的入手点。本文认为,这一学术主张与实践的努力,对于当今中国社会科学的建设颇有启发意义。

  一、约翰·奥尼尔其人

  奥尼尔于1932年生于伦敦郊区。1952年至1955年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学习社会学专业,1955年至1956年在芝加哥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的政治学系攻读硕士学位。从1957年到1962年,奥尼尔在斯坦福大学的社会思想史中心(History of Social Thought)跟随美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家保罗·巴兰(Paul Baran)从事马克思主义的社会理论传统的研究,并且以《马克思主义与科学主义:论社会科学哲学》(Marxism and Scientism:An Essay in the Philosophy of Social Science)获得了博士学位。博士毕业之后,奥尼尔前往古巴工作了一年,随后前往多伦多,加入了C.B.麦克弗森(C.B.McPherson)的团队,与他一同创建了位于多伦多市郊的格林顿学院(Glendon College),也就是现在的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前身,从此居住在多伦多,工作与生活至今。在这期间,除了从事其影响越来越广泛的社会理论工作之外,他还参与创建了约克大学的社会学系与“社会与政治思想”(SPT,Social and Political Thought)这一跨学科研究中心,为北美社会学界培养出了许多理论人才,诸如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的托马斯·肯普(Thomas Kemple)、德克萨斯大学的本·阿格尔(Ben Agger)等北美理论界的代表学者都曾是他的博士生。

  就其工作而言,托马斯·威尔森(H.T.Wilson)曾经将奥尼尔的工作总结为四个面向⑤。首先是翻译工作。奥尼尔曾将法语学界中许多重要的工作从法语翻译到英语学界,这其中的代表是对于梅洛·庞蒂的翻译与引介,如The Prose of the World(1973),以及对于让·希波利特(Jean Hyppolite)的Studies on Marx and Hegel等著作的翻译。其次是对于法语和英语学界中大量文献的编辑与整理工作。奥尼尔长期担任许多学术期刊的编委,如Theory,Culture and Society;Body and Society;European Journal of Classical Sociology;The Journal of Classical Sociology;Philosophy of the Social Sciences;The Human Context等在欧美学界的重要期刊;此外,他还是其他大量文集如Modes of Individualism and Collectivism;Phenomenology,Language and Sociology:Selected Essays of Maurice Merleau-Ponty;Freud and the Passions的编者。威尔森所总结的奥尼尔的第三个面向是杰出的散文作家——主要是指在其工作中所受到蒙田(Montaigne)的影响。作为一位蒙田散文的热爱者与研究者,奥尼尔相关的代表作品是1982年出版的《书写蒙田:一项关于写作与阅读的文艺复兴制度研究》⑥。不过我认为,蒙田对于奥尼尔的影响,更多地体现在他几乎所有学术作品的写作风格方面,都具有一种人文主义的散文体写作风格,既有饱满的激情与想象力,又不失带有古典风格的优雅与磅礴大气。第四个面向的奥尼尔则最终还是一位社会理论作家。这四个面向是互为一体的,很难区分出彼此。在其中,奥尼尔受到的影响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梅洛·庞蒂的现象学,蒙田的散文写作和马克思主义的传统。在其长达半个世纪的学术生涯中,奥尼尔一共出版了32部著作与数百篇研究论文。从早期被视为现象学社会学新一代的代表人物,到后来被视为身体理论的开创者之一,以及在此期间对于社会科学方法论的持续反思与实践,直至在过去二十年间的重返经典的工作,他的勤奋与不懈努力使得他在每个时期都能够做到在紧紧把握住时代核心问题的视野下既开风气之先,同时又能有意识地继承与发展传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