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社会理论
成员与社会秩序:常人方法论的社会结构观
2016年12月06日 10:13 来源:《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袁同凯 袁兆宇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成员”是常人方法论的核心概念之一,常人方法论运用这一概念替代了传统社会学理论中的“行动者”概念,并以此为基础铺陈了常人方法论从成员到社会秩序的整套理论逻辑,从而为社会学对于“社会结构”的想象力注入了常人方法论的独特可能性。常人方法论以成员概念为基础的社会结构观主要体现在成员概念本身的结构性构成、成员实践的结构性和时空性、社会秩序的内源性和自发性,它们以“成员-实践-结构”的逻辑顺序推演了常人方法论以“构成”为基本视角的社会结构观。通过并置主流社会学和常人方法论两种不同的行动者概念,常人方法论摆脱了虚假行动者的束缚:“成员”作为常人方法论对主流社会学社会结构观之“替代”(alternates)的起点,是常人方法论取向真实社会生活之秩序的基础性策略.

关键词:常人方法论;社会结构;行动;加芬克尔;实践活动;识别;主流社会学;社会秩序;社会场景;研究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成员”是常人方法论的核心概念之一,常人方法论运用这一概念替代了传统社会学理论中的“行动者”概念,并以此为基础铺陈了常人方法论从成员到社会秩序的整套理论逻辑,从而为社会学对于“社会结构”的想象力注入了常人方法论的独特可能性。常人方法论以成员概念为基础的社会结构观主要体现在成员概念本身的结构性构成、成员实践的结构性和时空性、社会秩序的内源性和自发性,它们以“成员-实践-结构”的逻辑顺序推演了常人方法论以“构成”为基本视角的社会结构观。这种彻底经验化和碎片化的结构观既面临着囿于具体经验之流的危险,又是常人方法论彻底的反思性见解,后者蕴含了对“结构-能动关系”这一当代社会学理论母题的原初性概念疗救。

  关 键 词:常人方法论/成员/社会结构/社会秩序/实践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13BMZ064) 

  作者简介:袁同凯,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博士,主要从事文化人类学理论与方法、教育人类学、中国少数民族民间信仰研究,天津 300071;袁兆宇,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主要从事社会学理论、性与性别社会学、医学人类学研究,北京 100084

 

  自1967年加芬克尔(Harold Garfinkel)①出版《常人方法论研究》(Studies in Ethnomethodology)一书以来,常人方法论便被主流社会学归入微观社会学理论、方法论个体主义、关于“秩序感”的理论②,这种“错置”一方面要“归功于”主流社会学对常人方法论的积极误读,另一方面也要“归咎于”早期常人方法论者对社会认知和活动序列(而非秩序)的关注③以及常人方法论一直以来“为人称道”的晦涩修辞④,后者进一步推动了主流社会学对常人方法论的激进排斥。该局面直接导致了常人方法论在其诞生后的最初三十年内一直处在社会学版图的边陲之地酝酿着“回归”与“反叛”兼具的矛盾心态。

  然而,随着加芬克尔于1996年发表《常人方法论纲领》(Ethnomethodology's Program)一文并于2002年出版同名书籍,常人方法论对于社会结构和社会秩序的观点逐渐被人们再发现和重新阐释。本文认为,常人方法论既非对社会结构和秩序持冷漠态度,也并非如当今社会学通行观点所表达的那样,仅以简单倒置的方式来颠覆帕森斯的功能主义秩序观⑤,而是以“成员”⑥概念为基础推演出一套常人方法论式的特殊逻辑来取道社会结构的概念化,后者不仅能够有力回击主流社会学对于常人方法论的系统性误读,更指涉了常人方法论注入能动-结构二元张力关系中的独特可能性。

  一、从行动者到成员:成员概念及其结构性构成

  (一)判断傀儡与社会科学的社会秩序

  常人方法论成员概念的发展是以对主流社会学行动者概念的批判为起点的。加芬克尔认为,行动者在主流社会学语境中是作为一种判断傀儡(judgmental dope)而存在:帕森斯的结构功能主义理论认为人们是被作为价值观、信念的文化结构而驱动从而做出了行为,因而行动者只是其背后或内心中的文化的傀儡,亦即“文化傀儡”;而心理学家则将行动构想作为心理选择机制或经验图示的外显,抑或是某种潜意识的流露,亦即“心理学傀儡。”⑦

  这种傀儡式的行动者概念不仅导致社会学家无法看到社会生活真实参与者的一切实际行动,更造成了传统社会学的两个严重失误:第一,正如马戏团的傀儡总是要被线或绳索操控,行动者被文化或心理结构所驱动的方式成为了社会学理论的主要着眼点,系统能量和信息交流、符号交换、社会化等理论应运而生,然而,这些致力于把握“社会事实”的理论其实揭示的仅仅是结构如何操纵人们展开行动的事实,而非人们实际行动的事实或结构⑧;第二,传统社会学所构想的“社会秩序”只能是一个“虚假的”社会秩序。加芬克尔使用全满世界(Plenum)⑨来指称主流社会学、尤其是帕森斯对于社会行动者和社会秩序的这种虚假构想:由于行动者概念只是存在于社会科学家理论构想和研究过程中的傀儡,以这种行动者概念为基础的社会秩序也只是社会学理论逻辑的秩序,抑或仅仅是由社会科学的研究程序生产出来的、关于社会科学的社会秩序,而非是日常生活社会真实现象的社会秩序。⑩由此,常人方法论显示出对传统社会学社会结构观和秩序观“非讽刺性”或“非纠正性”阐释,后者即便不意味着对主流社会学观点的全然放弃也显然透露着悲观的态度。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