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社会理论
移动媒介塑造社会互动形式
2016年12月14日 08: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吕鹤颖 字号

内容摘要:在信息极大丰富的今天,伴随4G网络覆盖深度与广度的飞跃和智能手机的普及等物质条件的展开,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或社会互动形式正逐渐形成。这种以微型机器载体(手机、平板电脑)和网络新媒体平台等技术为基础的潮流,既是个体深度依赖大众传播媒介的各种生活实践的结果,又是信息技术与思想潮流相互碰撞的产物。当尼尔·波兹曼假设电脑将虽不必然但又可能是唯一具备保持童年存在的技术时,他的确没有预料到电脑/手机和网络媒介技术带来了排斥抽象、复杂和逻辑化的思考,习惯于形式破碎且转瞬即逝的互动,偏好具象、浅显易懂和零散的表达方式。也就是说,个体间的交往行为,不再遵循真实的个体间的交往方式,而是按照网络运作的方式来组织,即在越来越普及的手机社交网络中,人们遵照各种社交软件平台的规则与要求组织交往行为,维系现实生活中相互之间的关系。

关键词:手机;文化;网络;生活;媒介;交往;电脑;影响;社交;交流

作者简介:

  在信息极大丰富的今天,伴随4G网络覆盖深度与广度的飞跃和智能手机的普及等物质条件的展开,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或社会互动形式正逐渐形成。这种以微型机器载体(手机、平板电脑)和网络新媒体平台等技术为基础的潮流,既是个体深度依赖大众传播媒介的各种生活实践的结果,又是信息技术与思想潮流相互碰撞的产物。与此同时,这种文化形式不仅改变着现代个体的生存体验,也影响着时代的精神状况。

  个体日常生活依赖移动媒介

  媒介理论家马歇尔·麦克卢汉将新的科学技术看作社会巨变的动因。他指出,每当社会开发出能够使人类自身能力得以延伸的技术时,社会中的其他一切功能为了适应新的技术形式,都会随之改变。一旦新技术深入到社会中,它也就立刻渗透到社会的一切制度之中,使得社会中的每个人不可避免地被裹挟其中。我们关于生活世界的观念、集体行为模式、社会习惯等相对稳定的文化力量,也无不随之产生相应的改变。

  电脑、手机等的体积越来越小,与个体身体关系也越来越密切。人们携带它们的时间越来越长,使用的频率也越来越高。电脑、手机与身体的关系越来越稳定,俨然已经延伸为身体的辅助器官。

  然而,个体感官延伸程度越高,其与自我的关系也就被削减得越稀薄,因之自我与他人之间的交往模式也会被改写得越多。人的主体性在被前所未有地凸显的同时,也越来越被媒介所限制与重塑。实际上,当智能手机彻底渗透到私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时,个体在多大程度上享用各种App带来的便利,也就在多大程度上被迫付出感觉与情绪被影响的代价。

  媒介工具形塑交流内容与形式

  现代性的重要特征之一,就如戴维·英格利斯指出的,是理性化的规则和规章“已经渗透到我们内在机能的形式中,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塑造了我们的情感生活”。对于过度依赖移动媒介的个体而言,自我关注、退居自身似乎就变成了一种生存能力。于是,对他人的感知与认同,逐渐被移动通信工具提供的符号和交流方式所弱化甚至替代。媒介不仅影响到个体间交流的形式,即空间上的隔离和时间上的非同步,而且还影响到了交流的内容。当交流的形式与内容被规定并统一化时,身在其中的个体实质上便已经是“被指导”的个体,其生活也便是被指导着的生活。从这个角度而言,看似无所不能、企图整合所有生活事项的软件,事实上在制造明显地有别于现代理性的、逃离成人角色的成年人,即不愿意或无法承担社会所期待的某类社会角色。

  当尼尔·波兹曼假设电脑将虽不必然但又可能是唯一具备保持童年存在的技术时,他的确没有预料到电脑/手机和网络媒介技术带来了排斥抽象、复杂和逻辑化的思考,习惯于形式破碎且转瞬即逝的互动,偏好具象、浅显易懂和零散的表达方式。于是,图像化、符号主宰的文化摧毁了成人式理解和儿童式理解的边界。成人与儿童的趣味、价值观念、风格越来越相似,如追求具有鲜明的儿童思维特征的“萌”化审美和“发嗲”,这在媒介技术建构的拟态环境中表现得尤其突出。成人文化与童年文化的界限益发模糊,传统的成人气质也快速消失。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