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社会心理学
提取练习可提高预测判断准确性
2017年03月21日 09:1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颖 字号

内容摘要:元认知(Metacognition)是关于认知的认知,是人类赖以生存的重要认知能力。元认知监测的准确性一直是元认知领域的热点之一,其监测形式多种多样,大致可分为前瞻性判断和回溯性判断两类。实验2则通过被试间设计操纵提取练习词对的难易,相对于提取练习词对较容易组的被试,提取练习词对较难组的被试在提取练习后做出了更低的预测判断,改善了其元认知监测的准确性,而提取练习词对较容易一组的认知检测准确性则没有得到改善。米勒和杰拉奇不仅发现提取练习可以改善元认知监测的准确性,还发现提取练习对个体预测判断变化的影响是通过非分析的思维过程实现的。

关键词:学习;提取;元认知监测;预测判断;分析;杰拉奇;研究;测试;判断组;成绩

作者简介: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心理研究所

  元认知(Metacognition)是关于认知的认知,是人类赖以生存的重要认知能力。元认知监测的准确性一直是元认知领域的热点之一,其监测形式多种多样,大致可分为前瞻性判断和回溯性判断两类。

  研究表明,准确的元认知监测是有用的,尤其在教育领域。例如,埃弗森(Everson)和托拜厄斯(Tobias)的研究发现,学生的元认知准确性越高,其学业成绩越好。其他研究结果还表明,准确的元认知与改善成绩具有相关性。让学生能够精确地确定哪些信息是自己不知道的很有意义。当知道自己存在哪些不足时,学生就可以在不懂的信息上努力学习以取得更好的成绩。若学生在已经学得很好、足以完成测试的学习项目上继续学习而花费不必要的努力,这就是一个低效率的学习;若学生在自以为学得很好,其实在测试中却回答失败的项目上过早地停止学习,这就误导了学习的方向。

  米勒(Miller)和杰拉奇(Geraci)的研究发现,提取练习会提高元认知监测的准确性。在实验1中,实验者要求被试学习40对立陶宛语单词与相对应的英语单词所组成的词对(例如,sesuo-sister),学完后让他们做第一次的预测判断,即预测自己能够回忆出几个对应的英语单词。接着,实验者从40个词对中挑出一个词对(固定的)让被试进行提取练习,即要求被试像完成测试阶段中的任务一样回忆出对应的英语单词,并且没有正误反馈。提取练习结束后,实验者要求被试根据刚才提取练习的体验进行第二次的预测判断(即调整后的预测判断),最后进行回忆测试。结果显示,相比于练习提取成功的被试,练习提取失败的被试更倾向于对第二次的预测做出更低的判断。实验2则通过被试间设计操纵提取练习词对的难易,相对于提取练习词对较容易组的被试,提取练习词对较难组的被试在提取练习后做出了更低的预测判断,改善了其元认知监测的准确性,而提取练习词对较容易一组的认知检测准确性则没有得到改善。

  上述发现类似于UWP效应(Underconfidence-With-Practice effect),该效应指在多轮次的学习判断中,个体的学习判断值随练习增进而出现低估的现象。在UWP效应的研究中,随着学习轮次的增加,被试的学习判断有下降的趋势,而记忆成绩随着每一轮次的学习则有所提高。但是,提取练习仅仅导致被试两次预测判断值的改变,而学习程度保持不变(因为被试只有一次学习词对的机会)。因此,尽管两类研究的结果相似,但其内在机制有着明显的不同。

  从以往研究可发现,个体会依据各种线索进行元认知监测判断,这些线索大致可分为分析性的(或基于理论的)线索和非分析性的(或基于体验的)线索。凯利(Kelly)和雅各比(Jacoby)指出,分析性线索源于人们对记忆和影响记忆成绩的因素所持有的信念或理论,非分析性线索则源于个体在执行任务时的主观体验。米勒和杰拉奇发现,提取练习作为元认知线索可以提高个体对随后记忆预测的准确性。但该研究并未解决提取练习作为元认知线索到底是通过分析性思维还是非分析性思维来影响元认知监测的。为了进一步探究提取练习改善元认知监测准确性的机制问题,米勒和杰拉奇采用学习者—判断者范式(Learner-Judge Paradigm)来考察分析性和非分析性过程对提取练习导致记忆预测变化的贡献。该范式的逻辑是:学习者可以通过分析过程和非分析过程对学习进行评估;判断者只能利用分析过程对学习者的体验和成绩进行判断。研究中,实验者将被试随机分成两组,即学习组与判断组,每一位学习组中的被试与判断组中的被试进行一一配对,实验的学习材料同米勒和杰拉奇的研究一样。学习组的被试需要完成的任务是:学习40组词对;做第一次的预测判断;提取练习四个项目;依据提取练习的体验做第二次的预测判断;最后完成回忆测试。40组词对以同样的方式呈现给判断组的被试后,实验者将与其配对的学习组中被试的第一次预测判断值以及提取练习的情况告知判断组中的被试,要求判断组的被试依据被告知的内容对学习组的第二次预测情况进行判断,即询问被试:“如果你是该学习者,在经过提取练习后,你这时的预测判断调整为多少?”结果发现,只有学习组中的被试受到提取练习的影响,而判断组中的被试没有受到提取练习的影响,表明只有非分析过程有助于提取练习后的记忆预测。

  米勒和杰拉奇不仅发现提取练习可以改善元认知监测的准确性,还发现提取练习对个体预测判断变化的影响是通过非分析的思维过程实现的。尤其是,提取练习改善元认知监测准确性的现象从侧面说明,个体存在对自己学习判断的高估。当高中生被问及学业情况时,超过95%的学生认为自己的学业成绩处于平均水平或更好。90%的大学新生同样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米勒和杰拉奇的研究为降低个体的过分自信提供了新的方法。学生在学习完一段材料后,可以通过自我测试练习的方法来调整自己对未来成绩的预测,由此提高了元认知监测的准确性,从而能够指导自己进行有效的学习管理。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心理研究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