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社会心理学
应激情境下个体不能做出更好决策
2017年03月28日 13: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彭年强 字号

内容摘要:著名学者杜布瓦认为,现代的个体,不太需要去应对饥寒交迫以及其他有损身体的威胁(或者危险),但是他们不得不去应对排得满满的日程表、繁忙的交通、拥挤、竞争、噪声等其他的紧张情境。在这些紧张情境中,个人有时往往不得不进行行为决策,而决策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个体的切身利益乃至集体的利益。通常,个人在应激情境中的决策往往会存在缺陷,有些决策甚至会令人抱憾终身。因此,应激情境下决策行为潜在的神经心理机制值得探讨。反馈加工会发生改变爱荷华赌博任务(IGT)通常被用来研究在不确定性情境下的决策行为,并且能够通过对于之前决策的反馈信息加工来形成后续的决定。

关键词:决策;惩罚;选择;收益;应激情境;应激知觉;研究;反馈;应激组;加工

作者简介: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心理研究所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承受着越来越多的压力,与此同时遭遇的应激性事件也越来越多。著名学者杜布瓦认为,现代的个体,不太需要去应对饥寒交迫以及其他有损身体的威胁(或者危险),但是他们不得不去应对排得满满的日程表、繁忙的交通、拥挤、竞争、噪声等其他的紧张情境。在这些紧张情境中,个人有时往往不得不进行行为决策,而决策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个体的切身利益乃至集体的利益。通常,个人在应激情境中的决策往往会存在缺陷,有些决策甚至会令人抱憾终身。因此,应激情境下决策行为潜在的神经心理机制值得探讨。

  在策略使用方面存在功能性障碍

  在应激情境中,个体在策略使用上会呈现出功能性障碍,通常包含过早的下结论、非系统性扫描以及时间窄化。根据贾尼斯的研究,高应激水平下的个体决策往往下得过早,这意味着在所有的选项都被浏览之后并对其潜在后果进行评价之前,决策就被制定了。在一个多重选项任务中,将被试随机分配在三个不同组别,分别为可预测电击惩罚组、不可预测电击惩罚组和无惩罚组。结果发现,相对于不可预测电击惩罚组和无惩罚组而言,可预测电击惩罚组中的被试决策表现得更差,并出现更多的非系统性扫描以及过早的下结论。在另一个色子赌博(GDT)实验中,被试通过选择不同的色子组合,来获得收益和承受损失。在这个任务中,那些具有高收益的色子组合本身也具有潜在的高风险(高损失),这也就是说那些具有高潜在收益的选项本身也是劣势选项,具有较低的获胜概率(低于34%)。因此,影响决策收益的重要因素是策略使用以及对于反馈信息的加工。在此实验中,相对于控制组而言,处于应激情境下的个人更多选择那些具有潜在高风险的色子组合,并且对于反馈信息也更为忽视,遭受的损失也更多。

  对自主反应调控不足

  锚定—调节是双加工推理模型中最突出的模型,因为产生于自主过程的推断是经由控制过程进行调整的。锚定—调节问题是那些被试可能不知道答案但通过他们所知道的事实(锚)能够猜测出答案的问题。被试调节越多,任务表现就越好。在一项研究中,被试被随机分为应激知觉挑战组、应激知觉威胁组以及控制组。结果发现,相对于控制组而言,应激知觉挑战组和应激知觉威胁组都伴随有强烈的心血管反应。与此同时,就决策结果而言,应激知觉挑战组好于控制组和应激知觉威胁组。应激知觉威胁组的决策成绩最差。对此的解释是,个体在遭遇威胁性刺激时,会调动机体资源,包括提高心脏血液的输出量。尤其是个人将此情境知觉视为挑战的时候,其对于行为决策的益处更加明显。

  在剑桥赌博任务(CGT)中,允许被试去选择具有固定预期价值的控制性赌注或者是随机性赌注(潜在性的收益和损失会发生改变)。在一项研究中,将被试随机分为两组,应激组被试给予注射40mg皮质醇(皮质醇是机体应激反应的指标),控制组被试给予注射同等剂量的安慰剂,随后让被试完成CGT任务。结果发现,相对于控制组被试而言,应激组被试在高潜在性收益情境和高潜在性损失情境下都更倾向于作出高风险性的决策。其解释是,皮质醇减少了个体对于惩罚行为的敏感性,增加了对于奖励行为的敏感性。在神经水平方面,CGT任务诱发了前额叶相应脑区的激活,相关的研究已经证实这些脑区受到损伤的病人在完成CGT任务时表现都不佳。因此,应激被认为会改变这些脑区的功能性活动,进而影响个体使用策略去战胜机体自主性的选择。

  反馈加工会发生改变

  爱荷华赌博任务(IGT)通常被用来研究在不确定性情境下的决策行为,并且能够通过对于之前决策的反馈信息加工来形成后续的决定。在这个任务中,要求被试从4堆纸牌中选取牌,每张牌的收益以及损失都是不同的。被试必须学习选择后所提供的反馈信息,从而了解选择哪堆牌是最为有利的。值得说明的是,那些最初获得高收益的牌堆同样伴随有高损失,因此长期从那个位置选取牌是不利的。研究发现,相对于控制组的被试,应激组被试在学习曲线中,表现得更为缓慢。这也就意味着应激情境下个体对于反馈信息的学习更为缓慢,导致出现的结果是,相对于控制组,应激组在很多次的试次出现之后,才出现成绩的显著上升。另一项研究发现,那些前额叶或者杏仁核脑区受损的病人在该任务中更倾向于选择那些具有高潜在收益的不利选项,并且随着试次的增加,其成绩未出现显著的提升。对此的解释是,前额叶或者杏仁核本身便是对于这些反馈信息进行加工的重要区域,这些脑区的损伤直接影响了个体对于反馈信息的加工。有一项研究是让个体判断两个棋盘中哪个棋盘包含更多的白色区域。首先,让被试先作出一个判断,然后让被试观察他们同伴的决定,最后再让被试作出最终决定。结果发现,相对于控制组而言,经历应激体验(在被试房间中释放催泪瓦斯)的个体更倾向于听从他人的意见,也就是应激情境中个体更倾向于去加工他人的意见。他人的意见本身也是一种反馈信息。

  对于奖赏和惩罚敏感性发生改变

  奖赏与惩罚敏感性在决策过程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其独立于不确定性。一项研究考察在独裁者任务中,应激因素是否会改变决策行为。在这项任务中,让被试去分配一笔钱,一份给自己,另一份给他人。回应者不能拒绝分配方案,这确保了此次决策与不确定性是无关的。此外,该任务只进行一次,这消除了互利因素的影响。被试自由选择是否给自己分配大量的钱。一方面,给自己分配大量的钱是一种奖励(高收益);另一方面,自私行为会受到惩罚(不良的自我意识)。应激组被试选择给予另一方更多的钱。这一结果基于进化理论的解释是,推测认为社会性评价触发个体名声的形成,应激情境下的个体对于个体名声的损失更为敏感继而选择给他人更多的钱,从而不让自己的名声受损。在另一项研究中,要求被试去选择食物(健康点心和不健康点心)。相对于控制组被试而言,应激组被试更倾向于选择不健康的点心。对此的解释认为饮食能够释放压力,个体在饮食过程中会释放内源性阿片,而阿片本身是一种快乐激素(高即时奖励)。应激情境中的个体此时对于奖励(内源性阿片)更为敏感,对于以此造成的惩罚(肥胖)敏感性降低,这也就产生了平时我们所常见到的压力过大时个体往往会选择暴饮暴食的现象。

  (本文得到浙江师范大学校级课题(ZC315016011)资助)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心理研究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