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社会心理学
不确定情境下的推理策略
2018年05月07日 15: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柏然 字号
关键词:不确定情境;推理策略;维度

内容摘要:在面对各种问题时,我们通常倾向于使用类别进行推理和决策,类别能帮助我们组织和应用生活中的信息并做出推测,即使很多时候我们并没有意识到对其进行了使用。使用类别进行推理基本而普遍,但有时类别会很抽象以致不易分辨,而有时则不能进行明确归类,这样的情境被称为归类不确定情境,在此情境下根据有限的信息对事物的特征做出一定推测,即为归类不确定情境下的特征推理。

关键词:不确定情境;推理策略;维度

作者简介:

  在面对各种问题时,我们通常倾向于使用类别进行推理和决策,类别能帮助我们组织和应用生活中的信息并做出推测,即使很多时候我们并没有意识到对其进行了使用。使用类别进行推理基本而普遍,但有时类别会很抽象以致不易分辨,而有时则不能进行明确归类,这样的情境被称为归类不确定情境,在此情境下根据有限的信息对事物的特征做出一定推测,即为归类不确定情境下的特征推理。

  归类不确定情境下的特征推理策略共有四种,分别为单类结合、多类结合、单类分离和多类分离策略。这四种策略来源于两个维度:推理中考虑的类别数;推理中是否将问题和情境所涉及的特征进行连接。

  由于不确定情境中存在多个类别,考虑的类别数量便成为推理策略的一个维度,这一维度包含了以往研究中提到的单类说和多类说两种策略。单类说认为,人们在不确定情境中基本不考虑非靶类别对于推理的影响,只考虑靶类别的内容且只将靶类别呈现出的内容作为推理的依据;多类说则认为,人们会统筹考虑和问题有关的包括靶类别和非靶类别在内的类别。

  推理策略的另一个维度为是否将问题和情境所涉及的特征进行连接,这一维度包含连接和分离两种策略。比如以狗这个类别为例,若要推测某条狗是否咬人,连接策略的思路是考虑同这条狗特征一样的狗是否咬人,分离策略则是由动物的特征联想到狗这个类别,然后考虑狗通常会不会咬人。计算概率时,使用分离策略的人会用某特征数量除以类别内个体的数量来计算该特征的条件概率,在一些研究中,该策略也被称为基于类别的推理。

  推理策略的两个维度各有两个分量,分别对其进行组合,不确定情境下的特征推理则存在单类结合、多类结合、单类分离和多类分离这四种不同策略,那么人们对这四种不同策略的使用情况如何?是否存在一些偏好?

  关于人们策略使用的倾向众说纷纭。墨菲(Gregory Murphy)和罗斯(Brain Ross)两人认为单类策略是人们的首选,并且他们在2010年证明了人们倾向于结合策略:实验中他们以现实中的情形或以现实经验(特征出现概率以掷骰子来决定)来说明两特征间毫无联系,无法改变人们倾向于使用结合策略的事实。墨菲、陈(Stephanie Chen)和罗斯进一步说明人们倾向使用单类结合策略。而帕帕多普洛斯(Christopher Papadopoulos)、海耶斯(Brett Hayes)和纽维尔(Ben Newell)则在实验中发现绝大多数的人都使用多类结合策略,这与王墨耘和莫雷在2005年的发现一致。格里菲斯(Oren Griffiths)、海耶斯和纽维尔的研究结果则中立一些,他们发现多类结合策略的使用人数最多,单类结合和单类分离的使用人数略少一些。

  综合来看,我们面对的可能并非是各策略间非此即彼的情况,而是各种策略都有使用,区别只在于使用多少的不同。格里菲斯等的研究为这一观点提供了很好的例证,他们用眼动记录被试进行推理时的眼部活动,结果表明,使用不同策略的被试推理时关注的类别和项目各有不同。比如:使用单类结合策略的被试更关注靶类别,而使用多类分离策略的被试则更多注视有目标特征的项目。尽管人们在归类不确定情境下进行特征推理的策略使用各有不同且各研究众说纷纭,但有的倾向是可以确定的,比如人们倾向于使用结合策略,这也是上述各不同研究都认同的结论。

  人们之所以各种策略都有使用,可能是因为这四种策略都有其合理性。人们在推理过程中不断地认知和理解情境,不断评估各种策略的合理性,这种情况下人们的策略使用便产生了个体差异和不确定性,即不同人的策略使用倾向会有所不同,同一人的策略使用也并非一成不变,在不同的情境下人们可能因情境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认知和理解,进而策略使用倾向发生改变。

  海耶斯、纽维尔、朱(Jennifer Zhu)和墨菲认为主观倾向性对人们的策略使用有影响,即无论强调类别的积极意义还是消极意义都会让人们更重视被强调的类别,这增加了被强调类别的主观性,人们会更多使用和被强调类别相关的策略。纽维尔、佩顿(Henlen Paton)、海耶斯和格里菲斯先训练被试使其熟悉情境,推理阶段让被试对推理问题尽快做出回答,他们发现:推理情境的类别增多时被试的反应时间有增加的趋势,而项目增多时反应时间则会减少。格里菲斯、海耶斯和纽维尔的研究中对被试的训练更为严苛,他们设置在情境中的项目甚至难以记忆:项目更多且有更多特征,通过训练的被试在推理中更倾向使用单类分离策略,因为通过训练被试更具有类别意识,即更清楚某类别中什么特征多、什么特征少,这让被试在推理中更多使用类别标签。由此可见,类别意识是可以培养的,并非不可变化。

  墨菲、陈和罗斯让被试在观察学习物体运动方向的基础上对新出现物体的运动方向作出预测。在他们2016年的实验中,被试不需要进行口头上的预测:运动的物体会在屏幕上消失一小段时间,被试要猜测物体重新出现时的方向并将目光转移到该方向上,整个过程只有零点几秒。这些过程中被试的思考时间都很短且基本不需要外在的表述,这种过程被称为内隐推理(implicit process)。该研究发现,被试在内隐推理中倾向于使用多类分离策略,即他们利用更简单的信息来进行推理。因为若考虑特征结合,需要更多认知资源来记住各特征和哪些特征较多结合在一起,而使用分离策略只需知道各类别哪些特征多即可;使用多类策略也是因为这点,当面对大量信息的时候,最直接的反应便是将所有和问题相关的信息都利用起来,这样就不用考虑哪些有用、哪些更重要,因而更适用于内隐推理。

  总而言之,在不确定的情境中,人们并不倾向一以贯之地使用某一种策略,而且当情境发生变化时,人们的策略使用也随之发生变化,可见人们在推理时是不断地理解情境、企图获取更多信息,从而能够更合理地推理、以求得到最佳结果。但需要注意的是,人们在复杂情境下更倾向使用单类策略,这是因为情境复杂时人们缺乏时间做更多考虑,所以我们可以提醒自己:面对复杂问题时,要给自己更多的时间来考虑更多的情况,“以偏概全”可能并非最佳选择。

  (作者单位:福建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王柏然 工作单位:福建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耿鑫)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