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社会心理学
道歉影响群际宽恕的心理学分析
2018年09月19日 01: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孙卉 傅宏 字号
关键词:心理学;道歉;群际宽恕

内容摘要:从心理学的角度而言,宽恕的前提是人与人之间的侵犯,然而,侵犯并不总是发生在个体之间,群体之间亦会有侵犯和伤害。这就涉及宽恕心理学研究的新领域——群际宽恕(Inter-group Forgiveness)。

关键词:心理学;道歉;群际宽恕

作者简介:

  从心理学的角度而言,宽恕的前提是人与人之间的侵犯,然而,侵犯并不总是发生在个体之间,群体之间亦会有侵犯和伤害。这就涉及宽恕心理学研究的新领域——群际宽恕(Inter-group Forgiveness)。

  群际宽恕不同于个体宽恕

  群际宽恕是群体成员对曾经侵犯过本群的外群体所具有的报复感、愤怒感以及不信任感的减少,同时有意识地去理解、接近对方群体并积极地参与到对方群体中去的行为。

  Swart和Hewstone在2011年的研究中指出,群际宽恕与个体宽恕之间存在四点区别。第一,人际宽恕源自于个体间的人际互动,而群际宽恕则发生于群体之间,而且通常伴随有政治色彩。第二,人际宽恕通常出现在冒犯者的真诚道歉之后,相反,群际宽恕发生之前的道歉通常是官方层面的道歉,这种道歉的真诚程度不得而知。第三,人际宽恕产生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个体间冒犯所造成的伤害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消退,而群体冒犯造成的伤害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消除的。第四,在人际宽恕中,冒犯者与被冒犯者的身份比较容易界定,而在群际宽恕中,面对不同群体间的冲突和纷争,有时很难界定到底哪一方是冒犯者,哪一方是受害者。

  道歉对群际宽恕是否起促进作用

  群际宽恕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其中道歉是常常被提及的因素之一,早期的研究显示,道歉能够促进群际宽恕的发生。然而,近期的研究却提示我们,道歉对于群际宽恕的作用并没有那么简单。

  有研究显示,道歉对于群际宽恕具有促进作用。例如,Brown、Wohl和Exline在2008年的研究中向加拿大被试描述了阿富汗战争中,一架美军战斗机向加拿大军队投下炸弹造成加军伤亡的事件。结果发现,那些被告知美国政府已就此做出了道歉的被试更愿意宽恕美国人,甚至依然认为加拿大应该出兵阿富汗支持美国;而那些被告知美国政府没有做出道歉的被试,则更多地表现出对美国人的回避和报复心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如Hamber于2007年的研究、Philpot和Hornsey于2011年的研究等。

  也有研究发现,道歉对于群际宽恕的促进作用并不明显。例如,Philpot和Hornsey以澳大利亚人为研究对象,基于不同时期澳大利亚遭受到的外群体侵犯事件(例如二战期间日本法西斯对澳大利亚战俘的虐待,法国在南太平洋进行核爆实验对澳大利亚的影响等)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在所有研究中,被试均被随机分配到道歉组和无道歉组。结果显示,在群际宽恕层面,两组并没有显著差异。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研究发现支持这一结论,如Bombay等人于2013年的研究、Chapman于2007年的研究等。

  道歉对群际宽恕作用差异的分析

  梳理文献可以发现,之所以存在这样的差异,可能是因为道歉并不能直接决定群际宽恕水平的高低,在两者之间,还有诸多因素在发挥作用,如果脱离这些因素而单独讨论道歉与群际宽恕的关系,结论自然会存在差异。在诸多因素之中,以下几个因素常常被提及。

  一是群体身份的认同。根据社会认同理论,个体对于所在群体的认同程度将决定他处理与群体相关事件的态度。因此,与群体密不可分的群际宽恕也可能受到群体身份认同的影响。例如,在前文所述Brown等人对于加拿大群体的研究中,并非所有的被试都表现出相似的反应,对于那些高群体身份认同者(即该研究中那些认为作为一名加拿大人对自己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人)而言,道歉对于群际宽恕的作用不及低群体身份认同者(即该研究中那些认为加拿大国籍对自己而言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人)。

  二是道歉所蕴含的情绪。传统的情绪理论认为,人类的情绪可以划分为两大类,一是害怕、高兴等人和动物所共有的初级情绪,二是羞愧、内疚等人类所特有的次级情绪。基于此,Wohl等人于2012年提出了一个概念——亚人性化(Infrahumanization),指的是本群体成员认为侵犯群体成员缺乏人类所必备的次级情绪。由于“亚人性化”观念的存在,受害群体不认为外群体侵犯者能够表达出羞愧、内疚、懊悔等次级情绪,因而选择不接受、不认可对方的道歉,进而阻碍群际宽恕的产生。

  三是人际信任。如前文指出,道歉有时并不能提升受害群体的宽恕水平,我们可以认为是受害群体不信任对方做出了真正的道歉、不信任对方伴随道歉而表达出的情绪、不信任道歉能够修复两个群体之间的关系等。基于此,Hornsey和Wohl于2013年提出了一个道歉影响群际宽恕的人际信任模型,该模型将个体所处的情境分为高信任情境和低信任情境两种,在不同的信任情境下,道歉有着不同的过程。在高信任情境下,接受道歉的群体并不怀疑侵犯群体道歉的目的性和真实性,在此过程中,道歉被表现为一个和解的姿态,从而提升满意度和宽恕水平;在低信任情境下,接受道歉的群体对侵犯群体道歉的目的性和真实性表示怀疑,在此过程中,受害群体会仔细甄别对方道歉的真实性,并且严密关注对方当前或今后可能表现出的行为是否会对本群体造成再次伤害。

  道歉与群际宽恕的关系还需深入探讨

  通过以上论述不难看出,道歉对于群际宽恕的作用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在明确了这一点以后,依然还有一些相关的问题值得后续的研究去深入探讨。

  首先,宽恕涉及侵犯者和被侵犯者两个方面。但在群际宽恕层面,绝大多数研究还集中于被侵犯者群体的层面,道歉与群际宽恕关系的研究亦是如此。然而,侵犯群体是如何看待道歉的、他们对于道歉有什么体验,这些因素可能也会对道歉与群际宽恕之间的关系产生影响。因此,从侵犯群体出发而进行的相关研究值得我们关注。

  其次,道歉的类型有很多,但目前的研究并没有将这些类型加以区分。例如,有的研究中是一个群体对另一群体的道歉,有的研究中是一个人对一个群体的道歉,还有的研究中是某个部门对一个群体的道歉。这些不同类型的道歉对于包括群际宽恕在内的群体心理所产生的影响是否也有差异?对于这些差异的探索,能否在现实生活中帮助不同群体、不同地区、不同国家之间解决冲突?这些问题值得后续的研究加以关注。

  最后,与个体层面的人际宽恕不同,群际宽恕发生于群体之间,通常伴随有政治色彩。这也提示我们,对于群际宽恕的研究不能仅仅局限于群体的心理层面,相关的政治因素也要考虑在内。至于这种政治因素到底如何影响包括群际宽恕在内的群体心理,还需要后续研究进行深入的探讨。

  (本文系江苏省社科基金项目“基于南京大屠杀历史事件对中国人群体宽恕心理的研究”(16SHC008)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孙卉 傅宏 工作单位: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耿鑫)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