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社会学史
默顿的科学社会学研究路径的形成 ——兼论中国近现代科学社会史研究路径
2014年02月07日 15:34 来源: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36卷第1期 作者:张培富 孙磊 字号

内容摘要:美国科学社会学家罗伯特·K.默顿的博士论文与其接续发表的《科学与社会秩序》《科学的规范结构》形成了默顿主义的科学社会学的研究路径。这一研究路径运用社会学的方法,将科学由传统上看作是一种知识进而看做是一种社会体制,呈现出从作为一种知识的科学的外部社会文化环境的影响到作为一种社会建制的科学的内部规范的研究思路。这一研究路径对于中国近现代科学社会史的深入展开具有指导意义。

关键词:默顿;科学社会学;研究路径;中国近现代科学社会史

作者简介:

  摘要:美国科学社会学家罗伯特·K.默顿的博士论文与其接续发表的《科学与社会秩序》《科学的规范结构》形成了默顿主义的科学社会学的研究路径。这一研究路径运用社会学的方法,将科学由传统上看作是一种知识进而看做是一种社会体制,呈现出从作为一种知识的科学的外部社会文化环境的影响到作为一种社会建制的科学的内部规范的研究思路。这一研究路径对于中国近现代科学社会史的深入展开具有指导意义。

  关键词:默顿;科学社会学;研究路径;中国近现代科学社会史

  科学社会学是“关于科学这种现象的社会学研究”[1]1,是运用社会学方法研究作为一种社会体制的科学与作为一种知识的科学的一门学科,主要创始人是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K.默顿(Bobert K.Merton)。

  由于默顿与科学社会学的渊源关系,有关默顿的科学社会学思想的研究在国内外学界自成风气。其中,国内科学社会学的开创者刘珺珺先生曾经指出:“默顿在论述新教伦理时提到了科学的精神气质——理性主义、经验主义、禁欲主义(或译为清教主义)、功利主义,这是研究科学体制和科学家行为规范的开端。这本书中关于科学的精神气质的讨论和默顿在1942年发表的《科学的规范结构》(The Normative Structure of Science)一文中提出的普遍主义、公有主义、无私利性的有条理的怀疑主义等内容,形成科学社会学对科学体制内部与行为规范结构研究的基础。……在20世纪40及50年代,科学社会学的著作只是零星地出现。默顿在这个时期首先发表了《科学的规范结构》(1942)一文[这篇文章最初是以《关于科学与民主的笔记》(A Note on Science and Democracy)为题发表的]。这篇文章说明,默顿不再一般论述社会环境中的科学,而集中注意科学的内部结构:就思想内容来说,这是《十七世纪英格兰的科学、技术与社会》一书中有关内容的发展。”[1]31-33

  刘珺珺对处于尚未成熟阶段的科学社会的发展历程概括论述为后学提供了思考空间:作为科学社会学的开拓者,在科学社会学的形成时期,即从《十七世纪英格兰的科学、技术与社会》(在下述部分简称STS)直至《科学的规范结构》的发表,默顿从社会中的科学转入科学中的社会的研究路径是如何形成的。

  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内学界对于此问题展开了一定的研究①,其中主要探讨了默顿的这一转变的内在学术逻辑、外在的社会学思想对当时西方社会与科学的关系的影响。相关研究的观点并不一致,①研究指向多样,②为这一问题提供了不同的研究思路。

  本文的旨趣在于以默顿的科学社会学形成的研究路径为依归,以默顿本人的论述及其在此时期的相关研究性文献为根据,通过学理分析,阐述默顿在20世纪30、40年代所进行的科学的社会学研究时期的研究路径,即默顿的科学的社会学研究路径的形成、转变与深入的过程,尝试做出符合默顿学术思想发展历程的解释,并指出其对于中国近现代科学社会史研究的指导意义。

  一 默顿的科学社会学研究的缘起

  默顿的科学社会学研究需要追溯默顿本人的学术经历。默顿是美国坦普尔大学社会学专业本科出身,在哈佛大学研究生学习期间,他的导师是著名社会学家皮蒂里姆·A.索罗金(Pitirim A.Sorokin)。索罗金从事文化社会学研究,分析在西方各个历史阶段的社会中,主流文化主导之下的主导性知识类型,当时正在撰写关于西方文化与知识的关系的社会学著作——《社会动力学与文化动力学》。作为索罗金的学生,默顿参与了这一研究,他运用宏观社会学与微观社会学理论,探讨知识的社会基础问题。此项工作为默顿提供了考察科学知识的社会基础的条件:在社会学视域内,观念与文化在社会系统中的作用。默顿的学生兼同事伯纳德·巴伯曾论述道:“在三十和四十年代,撰写关于科学问题之著作的唯一专业社会学家,就是当时年仅二三十岁的罗伯特·K.默顿,……虽然默顿的著作、他早期的论文以及他后期的论文(自1957年以来撰写的)使他成为科学社会学之父,但是在三十和四十年代,他之所以撰写关于科学的著作,只是因为可能发展一些关于‘观念’或‘文化’在社会系统中的作用以及关于观念对于社会系统之稳定和变迁的理论思想。”[2]

  与此同时,默顿还在哈佛大学选修了经济学家E.F.盖(Gay)的课程,撰写了一篇关于A.P.尤舍(Usher)《机械发明史》的书评,得到E.F.盖的赏识,被推荐至《ISIS》发表,默顿由此被引介给《ISIS》主编乔治·萨顿。③

  当时的乔治·萨顿信奉科学史研究的“社会学视角”④,默顿的社会学出身与萨顿当时的研究兴趣极相契合,故在萨顿的指导下,默顿开始从事17世纪西方科学史的研究,这是默顿的博士论文的直接学术渊源。⑤

  二 STS:默顿的科学社会学研究路径的初现

  默顿在考察17世纪的科学知识兴起的问题时,看到了社会学在其中的应用前景。他在考察过程中完成了从知识社会学到关于社会体制的一般社会学理论的思想转变。

  在STS的导言中,默顿提出了特定类型的知识在某个特定时代占据主导地位的文化现象。而从17世纪开始,西方世界的主流知识类型明显是科学与技术。默顿认为,这一历史现象可以在社会学中得到解释:即不同于文化领域的内部史的解释:与特定知识相关的“其他的社会条件和文化条件也发挥了他们的作用”[3]30。

  默顿的叙述显示了索罗金的知识社会学对于默顿的影响。索罗金的知识社会学认为在西方文化史中,历史上的不同社会中的占主体地位的文化类型决定了主流的知识类型,表现出了文化决定论的立场。索罗金自称为文化流射理论。①默顿的上述视角显然是索罗金的文化流射理论的反映。

  但默顿并不打算遵循索罗金的研究路径,因为他发现,“科学史家们和研究文化发展的学者们向我们保证说,在不同的时期里,也发生着从某一种科学或科学群向另一种科学或科学群的兴趣转移;发生着从某一技术应用领域向另一领域的兴趣转移。”[3]31因而,一般的社会学理论成为必要的分析工具。具体到近代科学与技术,“是什么样的社会学因素(如果存在这些因素的话)影响着从一门科学向另一门科学、从一个技术领域向另一个领域的兴趣转移?……十七世纪的英格兰文明,为这样一种关于科学与技术中的兴趣的转移及兴趣焦点的研究,提供了特别丰富的材料。”[3]32-35

  1970年默顿在为其博士论文出版单行本而写的前言中回忆到:“作者从探索十七世纪的英格兰入手,试图说明科学在当时当地开花结果的原因,而这项研究的指导方向是一种一般社会学的定向。这种定向十分简单:社会中的不同体制在不同程度上互相依存,因而在经济和宗教领域里所发生的情况,势必同发生在科学领域里的某些情况具有一些可觉察的联系,反之亦然。”[3]12

  如上所述,在默顿的研究展开之初,由于历史现象的纷繁复杂,他放弃了知识社会学的研究路径,转向一般社会学的理论,即将17世纪英格兰社会中的科学看做是一种社会体制,探讨宗教、经济与科学体制之间的相互作用的关系和影响。

  默顿在研究中贯彻将科学作为一种体制的一般的社会学理论的结果,形成了其对于作为一种体制的科学的内在要素的认识。

  默顿在STS的最后一章中专文探讨了科学进展的若干社会和文化因素问题,主要就科学发现、技术发明与人口密度、社会互动、文化背景、功利主义与信仰进步的社会思想等科学知识与外部社会条件的关系问题做出说明。

  默顿认为,科学、技术与人口密度的关系需要具体考察,只有当人口密度能够影响社会互动的频率时,人口密度增大才能促进科学与技术的发展。社会互动是科学中最重要的社会因素,有助于形成系统化的统一理论。在17世纪的英格兰,邮政服务、皇家学院和科学期刊构成了当时促进科学发展的社会互动载体,反映了科学界的社会互动本质:“要求这样地来解决一个问题,即问题的解决不仅满足科学家个人的有效与充分的标准,而且也满足他实际上或象征性地与之接触的那个集体的标准,这种压力构成了推进令人信服的、严格研究的一种强大的社会推动力。科学家的工作在每一点上受到他所探讨的现象的内在要求的影响,并且或许同样直接地受到他对其他科学家可以推知的批判态度或实际批评的反应的影响,受到他调整他自己的行为以符合于这些批判态度的这种调整的影响。”[3]273

  社会互动还受到具体的文化环境的制约。对于科学而言,只有适合科学的规范的文化环境才能发挥社会互动的作用。这些规范包括功利主义、个人主义、理性化的经验主义与信仰进步的社会思潮。默顿的上述阐述显示了将科学看做是一种社会体制的思想趋势。科学中社会互动模式的形成显示默顿将科学看作为一种社会活动,具有自身的结构特征。科学外在的社会文化环境中的规范适合科学的发展,表明科学自身也已形成了内部规范,而只有作为一种社会体制,科学才会形成自身的规范。因而,可以认为,默顿在完成这一论文的过程中,对于作为一种社会体制的科学已经形成了思想基础。

  默顿本人在文中也明确地指出了这一点:“认为科学毕竟是一种社会活动的观点很快变得时髦了。科学需要许多人物的交流,现代的思想家与过去的思想相互交流;它同样要求或多或少形式上有组织的劳动分工;它预设了科学家的不谋利、正直与诚实,因而指向了道德规范;而且,最后,科学观念的证实本身也是一个社会过程。”[3]279

  默顿上述关于作为一种体制的科学的思想①在其接续的两篇论述科学与社会关系的文章中得到反映与发展,默顿的科学社会学的研究路径得以形成。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