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社会学史
家庭、家户和家考察的当代价值
2020年08月26日 10:36 来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20年第3期 作者:王跃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当代社会转型过程中,中国城乡家庭在以往核心化、小型化的基础上,因成员出外上学、谋生增多,特别是劳动年龄成员大量外出就业,不完整家户形态明显上升。与此同时,父母和已婚子女不仅同地分爨普遍,而且异地生活逐渐突出。单纯对家庭或家户进行考察难以将其新变动及其问题反映出来。通过对家庭、家户和家(直系组家庭)兼顾性研究,可较全面地认识近亲属所组成的个体家庭、家户状态和特征,把握相互间的关系质量及问题,为家庭有关公共政策的制定、调整和改进提供依据。

  [关键词]家庭;家户;直系组家庭;理论意义;实践价值

  [作者简介]王跃生,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的家庭一向有多种认识和观察视角,或侧重亲属组织,或关注居住生活单位,还有的兼而有之。在当代家庭研究中,为了有所区别,侧重亲属组织的考察往往将家庭定义为个体家庭(family),或简称为家庭,基于后者的研究则视其为户(household),或称家户、家庭户。还应看到,在实际生活中,家庭、家户这两个概念并不能满足人们对家庭分析的需要,父母和已婚子女分居另爨往往被视为两个及以上家庭或家户,仅从单个家庭或家户角度考察,则无法将两者之间的存在的功能关系表现出来。为此笔者提出将近亲属所建立的两个及以上生活单位进行整合的概念—直系组家庭。① 笔者认为,在当代家庭研究中,应有对家庭、家户和家(直系组家庭,以下所提“家”均指直系组家庭)进行兼顾性考察的意识,这不仅有理论意义,还具有社会实践价值。 

  一、家庭、家户和直系组家庭成员范围之异同 

  家庭、家户和直系组家庭三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只有弄清其成员范围才能判断其异同。 

  (一)从家庭、家户和直系组家庭的定义认识其成员范围 

  家庭的定义:它是由具有血缘、姻缘和收养关系成员所组成的亲属团体和生活组织。笔者看来,血缘、姻缘和收养关系可概括为亲属关系。这些组成家庭的亲属成员不能过于宽泛或边界不清,在此主要指具有扶养、抚养、赡养义务和财产继承权利的成员。或者可以定义为:家庭是由具有扶养、抚养、赡养义务和财产继承权利的成员所组成的亲属团体与经济单位。② 根据当代法律,夫妇互负扶养义务,父母对未成年子女负有抚养和教育义务,子女对父母负有赡养义务。配偶、子女和父母为处于财产继承第一顺位的成员。新颁布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第一千零四十五条则列出了可被纳入家庭的成员:配偶、父母、子女和其他共同生活的近亲属为家庭成员。 

  家户的定义:它是以亲缘关系成员为主所形成的同居、共爨生活单位。这里的“亲缘关系成员为主”意在说明在同一家户生活的多数成员是有亲属关系的,但其中也包含无亲属关系却与该家户成员共同生活的人,如佣工、保姆等。 

  直系组家庭定义:它由所有存世直系成员及父母存世时同居与分居兄弟(姐妹)所形成的家庭组织。③直系组家庭往往包含若干个近亲属所建立的相对独立的单元家庭。 

  (二)家庭、家户和直系组家庭的异同 

  1.家庭、家户和直系组家庭的差别 

  家庭和家户的共同之处表现为,两者均为相对独立的居住和生活单位。一般情况下,当家庭中无亲属成员长期外出,家户中既无非亲属成员生活其中,也无亲属成员长期在外,这时家庭、家户的规模和类型结构是相同的,或者说两者是一体的。 

  家庭、家户的不同除了前述家庭均为亲属成员组成,后者包括少量非亲属成员外,还在于家庭成员不仅包括一起生活的亲属,而且包括一定时间范围内出外上学、工作但并未在外组建独立家庭者。特别是这些出外成员与原家庭保持着密切的经济关系。如求学于外地的子女靠家中父母提供资助,在外就业者要负担家中配偶、子女等亲属的生活费用。家户则仅将一定时间范围内共同生活者视为家户成员,长时间(如半年及以上)出外上学、工作的亲缘成员则不被计入。 

  2.直系组家庭与家庭、家户异同比较 

  直系组家庭顾名思义是以直系成员为纽带所形成的群组亲属家庭,或者可称其为共同体家庭。以3代存世者为例(第三代尚未成年),第一代(父母)若有两个已婚子女(第二代),两代人分爨异居,则形成3个相对独立的单元家庭。按照法律和惯习,3者虽未共同生活,但亲子之间的义务(特别是子代对亲代的赡养、照料义务)和权利(财产继承权利)等关系存在,在民间社会中他们也往往被视为一家人。可见,直系组家庭与家庭、家户的关系是整体与个体的关系,或者整合家庭与分立小家庭之间的关系。 

  与传统时代以男系为基础确定“家”的成员范围不同。当代法律强调亲子、亲女之间的责任、义务、权利是平等的。按照这一原则,已婚夫妇与各自父母构成直系组家庭关系,其所组成的家庭或家户是其父母家系直系组家庭的一个单元;同样,父母既有儿子又有女儿时,子女婚后所建立的独立家庭均可被纳入以其为纽带的直系组家庭之中。④ 因而,直系组家庭具有从夫妇双系确定成员范围的特征。 

  对家庭、家户与直系组家庭进行兼顾性考察,有两个方面不可忽视,一是家庭、家户组成成员的异同问题,二是近亲属组成的“个体”家庭、家户之间即直系组家庭范围内所存在的功能关系是否得到维系。客观上,当亲子分爨异居之后,各自形成的家庭、家户为相对独立的生活和经济单位,对其进行以直系组家庭为基础的整合性研究,有助于将“家际”之间的分、合行为及其互动反映出来。 

  二、家庭、家户和直系组家庭考察的理论意义 

  理论上,家庭、家户和直系组家庭的成员有可能生活在一起,形成一个实体家庭(即真实的同居共爨单位),从夫系或妇系单系看更是如此。复合家庭⑤即属于这种类型。在传统时代父母存世往往是已婚子女或兄弟不分家的重要条件。不过,即使就历史时期而言,父母在世时已婚子女分出单过也非个别现象。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多子女家庭子女结婚或结婚不久即另立门户的做法逐渐普遍,这意味着更多的直系组家庭成为亲子分爨异居的类型。20世纪80年代之前,亲子虽分爨另户但仍以生活在同一城镇、同一村落为主。20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直系组家庭范围内的成员异地居住增多。家庭功能履行受限。这都使对家庭、家户和直系组家庭进行综合考察的必要性提高。 

  具体来说,本项研究的意义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我国当代正处于社会转型过程中,家庭、家户核心化、小型化趋向明显。在这一过程中,家庭、家户和家成员之间的关系和功能与同居共爨的直系家庭、复合家庭不同。若仅对单个家庭、家户进行考察,则无法把握它与其他近亲属家庭之间功能关系状况。只有将针对单个小家庭、家户的研究与直系组家庭结合起来分析,才有可能认识不同的亲属组织之间是否分中有合,从而避免孤立地以单个亲属组织为观察对象所产生的认识偏差和缺陷。 

  第二,当代社会转型对家庭的另一影响是,家庭、家户的“错位”或不一致状况逐渐突出,原本属于同一家庭、家户的成员离开家庭、家户出外上学、就业成为普遍现象,较高比例的家庭、家户成员“游离”于家庭生活之外,而身处家庭、家户内的成员也有更高比例生活在不完整家庭、家户之中,“留守”成员和父母“空巢”增多。将家庭、家户和家结合起来分析,才能对家庭、家户和家组织中的问题及形成原因有更清楚的认识,为政府调整和改进户籍管理、迁移流动、上学、就业等制度提供依据。这是开展本课题研究的现实意义。 

  第三,当代家庭研究中,家庭结构和代际关系是两个重要视角,然而多数实证研究或经验分析往往只专注一个方面,或者以家庭、家户为考察对象,或者脱离家庭、家户仅考察代际关系问题。其结果是无法认识家庭形态和代际关系全貌。这实际也与缺少一个能将两者加以统辖的概念和与之相配合的研究方法有关。直系组家庭的提出则比较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将对单个家庭、家户的观察与近亲属家庭、家户之间所存在的代际关系有机结合,形成相互兼顾的分析范式。既分析家庭形态,又关注代际关系,有可能完整呈现亲属组织的内外场景。 

  第四,当代以民众生活单位为落实对象的公共政策和社会福利制度越来越受到重视,那么这些政策以何种亲属组织为落实对象?客观而言,基于家庭、家户的收入水平和供养压力是不一样的。政策怎样实行才更具公平性和可操作性?如中国当代的养老政策、户籍政策、住房政策、个人所得税政策及各种福利制度的落实很大程度上均与家庭、家户和家成员范围的界定有关。只有对家庭、家户和家成员的关系、功能及问题有所认识,政策实施才更有针对性,更为合理,更有效率。本项研究有很强的政策意义。 

  总之,家庭、家户和直系组家庭兼顾性研究有助于克服仅以单个亲属组织或生活单位为基础的家庭、家户考察之不足,既关注个体家庭、家户,又探寻近亲属,特别是父母和成年已婚子女所形成的独立生活单位之间的联系及功能履行状况。在家庭核心化、小型化且亲代与子代家庭、家户地域分割增多的当代,这些近亲属组织之间基本功能关系的维系对家庭建设、社会建设都有积极意义,因而也需要家庭、社会和政府共同努力。 

   三、家庭、家户和直系组家庭的现实表现及其问题 

  那么,就当代而言,家庭、家户和直系组家庭的状态是什么?有哪些值得注意的问题?在此以调查数据为基础,结合经验认识,做一初步考察。 

  (一)家户成员出外增多与不完整家庭比例提高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和大中专教育的发展,家庭人口的空间流迁频度明显提高。一方面家庭成员获得更多就业和学习机会,另一方面家庭自身形态的不完整程度也在提高。鉴于当代农村劳动力出外务工现象突出,这里本文以2000年、2010年全国农村不同类型家户成员的出外比例来说明此种影响(见表1)。 

                   

 

  2000年相比,2010年农村家户成员出外比例提高约10个百分点。从中可见,家户成员长期外出直接增大了不完整家户的构成比例。2010年残缺家户和隔代家户长期出外成员超过80%。夫妇家户、单亲家户、二代直系家户长期出外成员超过40%。其结果是这些家庭成员之间的日常互助合作功能降低。特别是老年人独居比例进一步提高,生活自理能力下降者得不到子女的及时照护,更多的未成年人在婴幼儿时期和义务教育阶段生活于隔代家户之中。父母在子女成长的重要阶段处于缺位状态。 

  家庭内代际关系降低,更多的功能关系在家际之间维护。以往研究对传统时期兄弟不分家的复合家庭有夸大之词,但老年父母与至少一个已婚儿子的共同生活并获得其赡养、照料的做法还是比较多的,可以说对老年人的赡养照料多是在家内完成的,当然当时也有已分家的多个已婚儿子“轮养”老年父母的做法。相对来说,前一种做法更多一些。而当代老年人单人和夫妇独居增长趋向明显。表2数据对此有所反映。 

          

 

  可见,城乡65岁及以上老年人单独生活一直处于上升状态。这意味着老年人与子女在“家际”之间的互动方式增多。 

  实际不仅如此,家庭核心化、小型化,代际功能关系的“家际”还有另一个认识视角——直系成员存世代数。为了对这一问题有所认识,首先看一下当代城乡家庭成员同存一世的代数构成。2010年,笔者组织了“城乡家庭结构与代际关系调查”,在问卷中设计有受访者在世直系成员的构成这一问项,统计结果见表3 

                   

 

  根据表3,城乡受访者中直系亲属存世比例以3代及以上为主,城乡分别为83.29%85.5%。从理论上讲,有高比例的受访者可形成3代及以上直系家庭。那么,实际生活中,家户的实际代际构成正如表3所示。  

  4数据显示,二代户一直是城乡最大的家户,其中多数为父母与未成年或未婚子女组成的核心家户。但也应注意,1990年以来,二代家户持续下降,占比由超过65%降至不足46%,而一代户则处于上升状态(城市2015年较2010年稍有降低),城市由不足18%升至40%,农村由约占13%提高为超过30%。而一代户的主要家户类型是夫妇二人家户和单人户,其中中年和老年人占多数,子女成年离家或婚后分出是这种家户类型主要形成因素。3代及以上家户在多数时期处于第三位。但其变动有城乡之别,城市自1990年至2010年处于降低状态,2015年有所提高;农村自1982年则一直表现为上升,值得进一步关注。 

  

 

  应该说,相对于超过80%的家庭存世成员在三代及以上,3代及以上直系成员共同生活的家户比例是比较低的。这意味着,当代城乡更多的亲代和成年子代处于分爨生活状态。 

  (二)直系组家庭视角的居住方式及问题  

  1.多代同居家庭仍以男系为主 

  前文已经指出,本项研究的直系组家庭不是在男系基础上的整合,而是以夫妇双系为原则的。这是基于理论和法律意义上的表达。也要看到,在中国当代社会中,男娶女嫁的传统虽有削弱,城市尤其如此,但妇从夫居或已婚夫妇从男方父母居的格局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保留着,农村更为突出。就当代而言,已婚者婚后有独居和与一方父母同居两种方式。当选择和一方父母同居时,首选仍为与男方父母共同生活。这里以2010年人口普查长表数据中三代及以上直系家庭中的成员构成来说明(见表5)。 

                   

 

  在这项统计中,最主要看儿媳、女婿在3代及以上直系家户中的构成。根据表5,儿媳在多代直系家户成员中所占比例明显高于女婿,其中城乡分别为6.24倍和13.68倍。从户主角度看,2010年城市直系家户38.97%包括儿媳,包括女婿者为6.27%;农村则分别为45.74%3.33%。可见,在当代城乡,父母若与已婚子女组成直系家户时,比较普遍的做法是与儿子、儿媳同住,而非女儿、女婿。这与经验认识是一致的。同样,与户主同住的上辈人则以其父母为主,而非岳父母。 

  当然,不能据此认为,这些与夫方父母共同生活的已婚女性会对娘家父母的状况有所忽视,至少在城市并非如此。但也应承认,农村有子有女之家,儿子、儿媳是夫方父母年老赡养照料责任、义务的主要承担者。若绝大多数家庭的父母为儿女双全,这种传统婚姻惯习、居住方式和老人赡养方式的维系将不会出现问题。而当代单性别子女增加,特别城市独女家庭增加,以男系为中心的居制和义务履行方式则会有问题。 

  通过表6可对当代城市家庭的子女构成有所认识,特别是对目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单性别子女家庭比例增大对直系组家庭的影响有直观了解。根据表62010年城市除6064岁组外,其他3个年龄组均为单性别子女比例占多数。并且20105054岁组、5559岁者在10年后的今天已进入老年阶段。特别是5054岁组只有女儿的比例超过三分之一。依照法律和新的惯习,这些女儿需承担对其老年父母的照料等义务,结婚后所建立的独立家庭也是父母直系组家庭的一个单元。 

          

 

  2.重视血亲直系组家庭,而对姻亲直系组家庭需求有所忽视 

  上面提到男系传统保留的做法,但另外一种情形在当代同样存在,甚至逐渐增多。即已婚者比较重视对血亲父母的赡养、照料需求,而对姻亲公婆、岳父母则有所忽视。如在城市独生子女家庭,夫妇中逐渐形成以各自年老父母为照料对象的做法。甚至出现偏向女系的做法。徐安琪本世纪初对上海的调查发现:家庭网络已实现向双系并重过渡, 夫妻与亲属间的交往频率均未呈现向夫系亲属倾斜的趋向, 反而有倚重女系亲属的端倪。⑥ 在农村,多子女家庭,亲子分爨增多,青年和中年夫妇更多地生活在核心家庭。当丈夫出外务工,妻子成为家庭的主事者,更愿意与娘家父母及兄弟发展经济等互助关系。张卫国2010年对河北南部农村的研究也反映了这一点。大多数已婚妇女与娘家有着日益密切的联系,并且年轻妇女正越来越可能增进与娘家之间的关系。⑦ 

  这就要求夫妇尽可能理性和平等地对待双方父母等直系尊亲。应有这样的意识,夫妇是一体的,与双方直系关系亲属形成直系组家庭。作为配偶,在年老公婆和岳父母有照料等需求时也能积极参与。 

  3.直系组家庭内家庭、家户区域分割增多,直接性互动减少 

  前面已经看到,由于家户成员外出增多,家户的完整程度降低。而另一种情形同样应引起注意,即子女长大后赴外地上学并在就业条件等更好的外地发展并建立自己的家庭,亲子的单元家庭分处两地。还有的情形则为,已在父母所在地就业并结婚成家的子女赴外地发展,立足之后将妻子、儿女迁移过去,父母则继续在原籍城市或乡村生活。其中有的父母会到子女所在地永久或短暂生活,而多数父母更愿意在家乡安度晚年。这使彼此直接性日常互动减少,对生活自理能力降低的老年父母来说,不仅有看病就医、购物的困难,而且孤寂情绪也会增长。 

  4.纵向代际延伸增多,横向资源缩减 

  从前面表3数据可见,当代家庭成员的存世代数多在3代及以上,随着期望寿命的延长,4代及以上存世比例也会进一步提高。理论上,若每代已婚者分爨独居,直系组家庭的纵向单元也会增加。与此同时,尽管独生子女政策在实施35年后终止,但生育二胎者的比例在城市似乎没有预想的多。这意味着今后较长的一段时间内,有较高的比例直系组家庭难以形成多子女支撑的格局,而是独子或独女传承。祖父母、父母、子女、孙子女虽能保持情感关系,但实质性照料责任的履行如子女、孙子女对父母、祖父母照料参与将面临较大压力。若直系组家庭范围内的近亲属又不在同地生活,那么问题将会更突出。 

  综合以上,当代家庭多分解为以婚姻单位为基础的小家庭,在此基础上又因出外上学、工作成员增多,小家庭进一步形成不完整的家户。亲代和已婚子女则在以往同地分爨异居增多的基础上,进而出现地域分割。客观上,家庭和家户功能、直系组家庭各单元之间的互助功能均有弱化,并表现在抚幼、养老等行为上,进而会影响民众的家庭生活质量。无论从当下还是长远看,这不仅是值得关注的家庭问题,而且与诸多社会问题密切相关。 

  四、家庭、家户和家视角的公共政策建设 

  笔者认为,中国当代家庭、家户和家(直系组家庭)这些不同形态的亲属组织所存在的问题应通过制度改进或公共政策建设加以解决或缓解,当然家庭成员自身的努力也不可忽视。在此主要从公共政策角度提出建议。 

  (一)社会福利政策制定应兼顾家庭、家户和直系组家庭 

  中国当代与民众生活、生存有关的社会福利政策不断推出。这些政策都需要有一个落实载体。那么,应以哪种形态的家庭、家户和家为对象呢?笔者的思路是,应有两方面的考虑。 

  一是政府相关部门从“分”的视角着眼采取措施,注意制定和实施有差别或有侧重的家庭政策。基于社会福利、财政补贴和困难救助等的家庭政策应以个体家庭为落实对象。家户是实际在户内生活的亲缘和非亲缘关系成员所组成的同居共爨单位,它应成为城市社区和农村村落对居民实施日常管理的依托。二是从 “合”的视角进行引导,实施具有兼顾意义的综合性家庭政策。本质上,家庭、家户和家(直系组家庭)成员主体均为具有血缘关系、姻缘关系和收养关系者。家庭政策不因其“分”而忽视其“合”。而从“合”的角度看,家(直系组家庭)是个体家庭、家户的组合,一些公共政策若由此着眼和推进,整体效果将会表现出来。另外,从“合”的角度认识家庭、家户和家(直系组家庭),会对独立生活家庭、家户成员是否存在不在一起生活的亲缘关系成员有所掌握。在公共服务全覆盖的基础上,为差异性政策的出台和实施提供依据。 

  (二)借助直系组家庭理念将亲子、亲女代际功能关系落到实处 

  直系组家庭的分析模式强调家庭形态与代际关系考察相互结合,按照其理论,已婚儿子和女儿均与健在父母构成直系组家庭关系,这一认识也符合当代法律和政策要求。不过正如前面曾提及的,在民间社会,特别是广大农村,有儿有女之家,仍采取男娶女嫁的做法,代际功能关系虽较传统时代有变化,但仍以亲子为主、亲女为辅的做法。因而,这需要政府和社会组织不仅从政策上宣扬男女平等主张,还应从家庭和代际功能关系上向民众灌输亲子之间、亲女之间义务、权利和责任平等,增强子女履行义务的意识,维护亲子、亲女应享有的财产继承权益。 

  (三)增强从直系组家庭角度认识家庭养老问题的意识 

  关注亲代与已婚子代异地居住现象,对其中存在的问题,努力通过改进公共政策加以解决。城市少子化、独子化下长大的一代出外上学并在外地城市就业定居比例提高,中老年父母“空巢”家庭增多。这使近亲成员聚居一处、分居一地的“生态”环境开始发生深刻改变。政府和社会部门在考察民众生存状况时聚焦于直系组家庭,才可对其中各个单元家户的区域分布以及不同年龄组直系成员的聚集、离散状况有所把握,找准问题所在,为家庭养老制度的完善提供有针对地帮扶措施。如增强村庄、社区层级的医疗服务建设,解决老年人就医不便问题;通过引进商业服务,缓解身边无子女老年人购物困难。 

  (四)人口普查应将家庭常住人口和在外人口均纳入调查 

  人口普查是政府间隔10年组织的一项大型调查(1990年后已形成制度),它提供了认识全国总体和不同层级地区家庭人口状况的重要数据。但由于1964年以来的人口普查没有出外半年及以上家庭成员的基本信息(仅有出外人口数量信息),无法借此认识家庭的类型结构等,只能知晓调查时点的家户结构,并且难以对家户成员的分离原因有具体认识。在家庭成员出外上学、就业日益普遍的当代,仅调查一定时间范围内在户内生活的成员显然是不够的。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时曾将调查时在本户生活者和本户人口临时外出者登记为常住人口;本户人口外出工作学习不在家住宿者(主要指在外工作、入伍和上学等长期不在家居住者),登记为在外人口。⑧这是可取的做法。故建议今后的人口普查恢复常住人口和在外人口两种登记方法。 

  另外,基层政府和社会组织也需要家庭、家户信息完整的统计数据。家庭成员,特别是户籍成员虽出外,但仍是当地基本人口。基层政权换届、适龄青年兵役调查等,都与户籍在本地的家庭人口有关,也需要村庄、社区人员告知。尽管基层组织有户籍人口登记册或常住人口登记簿,但其对家庭、家户人口变动的反映并非很及时(如有的分家多年仍被登记在一处)。人口普查时家庭、家户兼顾性调查则可满足多种需求。 

  (五)本项研究与《民法典》婚姻家庭编中亲属关系认识有契合之处 

  按照《民法典》第一千零四十五条,家庭成员为配偶、父母、子女和其他共同生活的近亲属。而近亲属的范围为: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为近亲属。⑨ 除配偶和兄弟姐妹外,其他为父系和母亲的直系亲属,可以说这些近亲属均在直系组家庭所涵盖的范围内。而就当代而言多数人的存世亲属在3代以上,前已述及。多数情况下,当一个受访者下有孙子女时,上有祖父母的可能性将不大;同理,当其祖父母健在时,受访者有孙子女的可能性将很小。对一个中年人来说,更多的存世成员为父母、子女,一部分人同时有祖父母或孙子女。而在当代,这一范围的成年成员同居共爨在下降。直系组家庭则可把这些近亲属整合为一个分中有合的亲属团体,使彼此意识到责任、义务、权利和亲情所在。这也需要相关政府机构及社会组织增强向民众灌输的力度,特别是使近亲属中已经成年的子辈、孙辈具有对年老父辈、祖辈履行责任、义务的意识。 

  家庭、家户和直系组家庭虽属于私人关系领域,但在当代,其中问题的产生如家庭、家户因成员外出而导致的缺损现象和基本功能弱化,中青年携带家口外出,老年人固守乡土,生存困难,虽是社会转型阶段不可避免,但也与户籍制度、教育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等所存在的地区差异等有关,这都需要政府介入才能解决。而家庭成员特别是子代仅关注自己的个体小家庭、忽视分爨异居老年亲代的观念与行为也需要社会力量加以引导和矫正。这同样离不开政府和社会组织对家庭、家户和家成员规模、结构及其关系状态的把握。 

  五、结语和讨论 

  当代家庭在核心化、小型化的基础上,因成员外出增多,推升了不完整家户形态,同时亲代和已婚子代分处两地状况逐渐突出。单纯对一种家庭形态进行考察难以将社会转型时代家庭的新变动及其问题反映出来。本文在以往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指出,家庭、家户和直系组家庭兼顾性研究有助于克服仅以单个亲属组织或生活单位为基础的家庭、家户考察之不足,既关注个体家庭、家户,又探寻近亲属,特别是亲代和子代所形成的独立生活单位之间的联系及功能履行状况。 

  家庭成员离开家户或父母所在地上学、就业于外地,是社会转型时期的突出现象,一定程度上也是社会具有活力的表现,有其值得肯定的一面。但客观上这也造成家庭不完整形态增多,特别大量劳动年龄成员远赴他乡谋生对原有家庭基本生活的影响更大;直系组家庭内部不同单元家庭地域分割增多,也使彼此功能关系受到削弱。 

  对此,公共政策有其可为之处。通过户籍制度、住房制度、教育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的改进为近亲属在新的区域团聚创造条件。另外,直系组家庭成员分处两地甚至多地,日常互助无力顾及,对村庄、社区层级的医疗和商业服务提出了更多要求,这也需要政府出台相关公共政策加以推动落实。与此同时,近亲属之间也应有责任、义务履行意识。独立生活的子女对异居父母也要有关怀之念,同地居住的子女为父母及时所需提供帮助,异地居住者与父母,特别是老年父母要有通畅的沟通方式。总之,家庭、家户和家相关问题的解决和缓解需要政府、社会和家庭共同努力。而掌握家庭、家户和直系组家庭规模、结构状态和彼此间互动水平信息,是推进这项工作的基础。   

  注释: 

  {1}{2}{3}王跃生.中国当代家庭、家户和家的“分”与“合”[J].中国社会科学,20164. 

  ④王跃生.直系组家庭:当代家庭形态和代际关系分析的视角[J].中国社会科学,20201. 

  ⑤父母与两个及以上已婚子女及孙子女组成的家庭为复合家庭;两个及以上已婚兄弟在父母去世后仍不分家所形成的也是复合家庭,生活中多数复合家庭为前一种。 

  ⑥徐安琪.家庭结构与代际关系研究——以上海为例的实证分析[J].江苏社会科学,20012. 

  ⑦张卫国、廖静如.“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改革开放后中国北方农村已婚妇女与娘家日益密切的关系[J].中国乡村研究,20101. 

  ⑧《全国人口调查登记办法》(195343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公布)[A]《中国人口年鉴》(1985年)[C].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117. 

  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Z].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20575. 

作者简介

姓名:王跃生 工作单位:南开大学历史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