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数据中心
统计发现:无业中年妇女最易遭受“家暴”
2017年03月08日 11:16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高健 陈穆颜 宋硕等 字号

内容摘要:法院建议扩大保护令中“家庭成员”名单来源:2017年 03月 08日版次:07作者:本报记者高健通讯员陈穆颜宋硕王静姝海淀法院近日统计发现:无业的中年妇女是家庭暴力的最大受害群体。人身保护令“问题”不少虽然人身保护令确实起到了保护作用,但实践中,法院发现还存在不少问题。对此,法官提醒受害者,即使不提起离婚诉讼,也可以单独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保护自己和近亲属的人身安全。需要注意的是,精神暴力的举证通常更加困难,如果要寻求法律救济,家庭暴力受害者应注意保留证据,例如施暴者辱骂、威胁的短信、邮件,对骚扰电话进行录音,对前往工作单位骚扰的可以请求单位保留监控录像等。

关键词:人身;法院;保护;遭受;妇女;申请;裁定书;离婚;家庭成员;当事人

作者简介:

  无业中年妇女最易遭受“家暴”

  法院建议扩大保护令中“家庭成员”名单

 

  海淀法院近日统计发现:无业的中年妇女是家庭暴力的最大受害群体。同时,法院还对人身安全保护令实施过程中发现的问题,提出修改建议,例如扩大保护令中“家庭成员”的构成范围。

  30至49岁妇女最“危险”

  《反家庭暴力法》实施一年来,海淀法院共受理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案件24件,作出人身安全保护23件,1件由申请人撤回。

  统计上述案件,申请人主要集中在30至49岁的年龄段,共12人次,涉及11起案件,占申请人数的半数以上,其中,大部分申请人无业;其次年龄在50至80岁之间的7人,占申请人数三成以上。申请人几乎均为女性。

  另外,法院统计发现,中年妇女主要遭受来自丈夫的家庭暴力,老年人则主要遭受子女或女婿的暴力威胁。

  依据已经作出的人身安全保护令中申请人陈述的家庭暴力情况,出现最频繁的行为是“殴打”,共15次,其次是“辱骂”,出现11次。其他行为表现为威胁、跟踪、损坏财物等。

  本次统计发现,有15件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中,当事人之间存在关联诉讼案件,其中10件为离婚纠纷,4件为财产纠纷。另外,有1件是对已经到期的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延长。

  法院分析家庭暴力原因,居于前列的情形是财产纠纷7件,疑有外遇5件,此外,还有因为家庭琐事、“男权主义”和争夺抚养权等情形引发的家庭暴力。

  人身保护令“问题”不少

  虽然人身保护令确实起到了保护作用,但实践中,法院发现还存在不少问题。

  首先,依据《反家庭暴力法》,人身安全保护令的被申请人应当是申请人的家庭成员或与之共同生活的人。但是,如果在此期间当事人之间身份关系发生变化,人身安全保护令还有没有效力?例如,当事人之间的离婚纠纷若解除配偶关系,可能导致被申请人不再满足“家庭成员”或“共同生活”的条件,那么人身安全保护令将因此失效。

  对此,法院建议,将申请人现有或曾有配偶、姻亲、继父母子女等关系的相对人认定为适格的被申请人。

  此外,法院还提出充实人身安全保护令裁定书内容。依据《反家庭暴力法》规定,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情形分为两种,一种是申请人已遭受家庭暴力,另一种是申请人面临家庭暴力现实危险。但实践中,大多数裁定书较少说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关系、证明家庭暴力事实的有关证据,也未明确是基于何种情形作出裁定。

  因此,法院建议在裁定中说明当事人的基本情况,明确指出裁定基于“遭受家庭暴力”或是“面临家庭暴力现实危险”的情形。一方面事实与说理完善的裁定书将便于公安机关、居民委员会等相关部门了解案情,并针对具体情形有效预防、制止家庭暴力;另一方面也可以教育被申请人,获得更好的社会效果。

  遭遇“家暴”该如何应对

  法院指出,“家暴”具有三个特点:长期性,很多受害者在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以前曾多年遭受家庭暴力且一直持续至案发;反复性,施暴者的“家暴”行为可能因公安机关出警制止或在离婚诉讼中经调解暂时收敛,但经过一段时间又出现反复;控制性,意图对家庭暴力受害者进行人身和精神控制。

  对此,法官提醒受害者,即使不提起离婚诉讼,也可以单独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保护自己和近亲属的人身安全。如果暂时仍然与家庭暴力施暴者共同居住,也应准备一些自我保护手段:比如在可能遭受暴力时,提前离开住所,避免身处厨房、杂物间等存在危险物品的空间,以免遭受较为严重的伤害。遭受“家暴”时,应及时报警或告知亲友、邻居和居委会,请居委会等部门上门查访,以便日后取证。

  另外,家庭暴力通常具有多种行为方式,除殴打外还经常伴随骚扰、跟踪、威胁等行为。受害者为了避免施暴者实施跟踪、监视社交网络,也需要掌握一些基本防范技能进行自我保护:首先,通知亲友、工作单位不要将自己的地址、手机号等信息告诉施暴者;同时,提高网络账户安全等级,不要在社交网络暴露过多个人信息;此外,随身携带重要身份证件,便于离开被施暴者监控的住所。

  需要注意的是,精神暴力的举证通常更加困难,如果要寻求法律救济,家庭暴力受害者应注意保留证据,例如施暴者辱骂、威胁的短信、邮件,对骚扰电话进行录音,对前往工作单位骚扰的可以请求单位保留监控录像等。

    北京日报记者 高健 通讯员 陈穆颜 宋硕 王静姝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