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思想客
多点民族志:全球化时代的人类学研究方法
2015年12月02日 08:2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涂炯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多点民族志;民族志;马林洛夫斯基;乔治·马库斯

作者简介:

  多点研究或许是更好的方法来理解人们在一个日益全球化的世界的跨境经验。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要“走出去”,也需要探讨研究方法上的“走出去”,让研究者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而多点民族志是一个可以连接国内外研究的方法

 

  多点民族志(Multi-Sited Ethnography)字面上理解是在不止一个地点进行田野调查。早期人类学家的一些研究就在不止一个地方进行,比如马林洛夫斯基的《西太平洋的航海者》里描述其跟随当地人航行去不同的地方进行“库拉”交易。乔治·马库斯(George E. Marcus)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进一步发展多点民族志,他把多点民族志作为一种方法来推动人类学成为一个适应当代社会的学科。多点民族志的出现与1970年代后世界体系宏大视角的变化及后现代理论的影响有关,更与现实的变化有关。随着世界的紧密联系和流动性增强,新的社会过程(比如全球化等)不能被之前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宏观模式所解释。研究主体的生活世界与世界体系变得不能分离。当前的社会条件要求研究者把地理流动、跨文化接触、变动的身份作为人类经验的组成部分,而质疑任何关于文化真实性和静态身份的幼稚观念。在“Ethnography in/of the World System: the Emergence of Multi-Sited Ethnography”一文中,马库斯指出民族志开始从传统上的单一地点研究向多点研究转移,在这个过程中开始超越单一地点研究中“地方”对“全球”、“生活世界”对“世界系统”的二分法。

  其实,早在1980年代中期,马库斯就指出了民族志适应历史和当代资本主义政治经济世界体系的两种模式。一种保持了单一地点集中的民族志观察和参与,同时用其他方法(比如与档案研究结合、纳入宏大理论家的研究)将本土的研究对象置于一个世界体系场景中来描述和分析。另一种则是多点民族志,通过超越单一地点的研究来分析文化意义、事物、身份等在不同时空的循环流动。马库斯认为要在地方社会中发现宏大体系的现实,这要求研究者把自己置于世界体系中,放弃固定的田野点,而跟随人、故事、隐喻或事物的流动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多点中的点不仅仅是地理位置,也可以是社会空间、媒体、档案甚至不同地域的人。这种流动的民族志通过追踪多个地点或场景的活动来分析文化的生产,这种研究不仅仅同单一地点的民族志一样建构研究对象的生活世界,而且通过不同地点的关联来理解世界体系本身。多点民族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仅仅是多个地方的研究,而且是一种地域关联性的新语言,让研究者看到更广阔的争论,而不一定威胁对研究对象的深入认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洁琼)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