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文化社会学
“面子”背后的地方性知识 ——从文化与认知的视角看西藏藏族青少年的“面子”观
2015年06月10日 15:36 来源:《开放时代》2015年03期 作者:陈小青 字号

内容摘要:本文在已有中西方“面子”理论历史和进展趋势下,提出从文化与认知的视角,以田野方法为基础,研究西藏拉萨本土藏族青少年的“面子”观。文章首先考察西藏藏族青少年“面子”观念形成的背景,指出其乃西藏独特的宗教信仰、家庭教育和社会生活等因素作用的结果。采用后期维特根斯坦关于语言的意义就是它的用法的观点,从西藏藏族青少年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汉语“面子”一词的方式入手,研究其背后的本土面子观,并考察这一观念约束下的社会实践。最后,本文指出本土藏族青少年的面子观与汉语面子观的不同,并据此解读汉藏交际时可能产生的误解。

关键词:面子;地方性知识;文化与认知;跨文化交流;藏族;文化;社会学;人类学;认知;西藏

作者简介:

  摘要:本文在已有中西方“面子”理论历史和进展趋势下,提出从文化与认知的视角,以田野方法为基础,研究西藏拉萨本土藏族青少年的“面子”观。文章首先考察西藏藏族青少年“面子”观念形成的背景,指出其乃西藏独特的宗教信仰、家庭教育和社会生活等因素作用的结果。采用后期维特根斯坦关于语言的意义就是它的用法的观点,从西藏藏族青少年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汉语“面子”一词的方式入手,研究其背后的本土面子观,并考察这一观念约束下的社会实践。最后,本文指出本土藏族青少年的面子观与汉语面子观的不同,并据此解读汉藏交际时可能产生的误解。

  关键词:面子 地方性知识 文化与认知 跨文化交流 藏族

 

  一、引言

  从拉萨藏族高中生口中听到种种关于“面子”的讲述,并发现他们在藏语口语中普遍直接使用汉语“面子”一词,这引发了我对藏族青少年“面子”观念的研究兴趣。面子在中国人日常交际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问题是汉藏双方在使用同一个汉语词汇“面子”时,是否表达了相同的涵义。由此引发了一系列问题,如:汉语语境中的面子观是否涵盖藏文化群体的面子观?或者反过来呢?如果两者不同,双方何以可能用“面子”一词进行交往?本文希望通过对藏族青少年面子观的研究,进一步解释藏族群体的面子观及相关的社会交往规则,进而为藏文化个体处理跨文化交流中的相关问题提供借鉴。

  在已有的面子观研究成果中,尚未见到对藏文化面子观的专门研究。中国本土心理学主要关注面子的内涵、文化渊源和社会功能,多从“个体—社会”的维度(如翟学伟的中国人脸面观)或“道德—社会地位”维度(如胡先缙、金耀基)来认识面子。这些分析立足的背景是儒家社会文化。显而易见,这样的面子观并不足以涵盖以藏传佛教为核心的藏文化之面子观。此外,双重维度的面子观是依据汉语语义分析做出的,鉴于汉藏语言的差异,这种分析的结果对藏语群体并不一定适用。

  西方主流面子理论则由于其个人主义预设和文化普遍性取向,而不适用于解释集体主义文化类型下的藏族面子观及相关社会现象。戈夫曼(Goffman)的印象整饰理论、布朗(Brown)和列文森(Levison)的礼貌理论等,都主要把面子界定为一种基于个人内在需求的社会行为,以使之能够作为分析手段而得到具有普适性的社会学或语言学结论。但是,近年的面子研究正在超越前述局限性,主要表现在身份认同论和建构论。这两个思路分别试图摆脱礼貌视域的限制,对面子做更完整而深刻的认识;或越过普遍性争论,注重社会互动中面子的关系建构。这种新的研究取向交织扩展到对特定文化群体的面子观,如格林格(Grainger)的南非面子研究①,以及相关的跨文化交流的研究。然而,如果没有观念背后的地方性知识的支持,便不可能正确地刻画和解释地方文化现象。正如阿伦戴尔(Arundale)所指出,要使面子理论成功地运用于分析特定文化群体的面子,还需要人类学的田野研究方法支持。②

  本文以田野资料为基础,通过对拉萨市区和郊区高三学生为主的中小学生的参与观察、半结构访谈及话语分析,对拉萨本土藏族青少年③的面子概念进行归纳,并用以分析跨文化交际案例。文章尝试在多学科结合视野下关注面子的文化认知内容,并在已有面子理论脉络下,提出新的研究视角和研究方法,以期弥补藏文化面子研究的空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洁琼)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