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文化社会学
“朋友有信”与现代社会信任
2016年07月20日 10:0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翟学伟 字号

内容摘要:在一般对信任概念的理解中,所谓信任内含委托的意思,而委托或者托付、嘱咐等总是对着一件事情而言的,办完了这件事,就表明信任活动结束了,下一次的信任就等着下一个委托的开始。因此,这种信任关系还需要一些额外的强制性保障才能得到巩固——这正是制度信任所应扮演的角色,即由国家或社会机构提供的、超出家庭或小群体范围的、人际水平之外的强制性信任机制。若能进一步提升法律、制度、规则的公信力,对“朋友失信”的行为加以预防、限制和惩戒,在降低信任建立成本的同时增加失信的成本,“朋友有信”这种人际信任就应能在现代制度的引导与激励下,以中国人熟悉的方式而重新回归于中国社会。

关键词:信任;朋友;儒家;五伦;需要;家人;讨论;孟子;建立;角色

作者简介:作者单位:南京大学社会学系

  编者按

  信任是一种复杂的社会与心理现象,是不同社会群体凝聚共识、形成共同价值取向的基础。在社会建设中大力倡导信任建设,对于处在社会转型期的中国而言,意义重大。围绕社会信任,既需要宏大的制度分析和框架构思,也需要文化的批判与反思;既需要机制体制和政策法规的改革,也需要基于心理角度、本土文化的思考与借鉴。本版今天刊发两篇文章,从社会心理学角度,分析中国传统文化对社会信任的影响,探讨当下我国社会信任建设的可能路径,希望能够引起读者的思考与讨论。

 

  “朋友有信”最早出自《孟子·滕文公上》,其原句是“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从上下文看,孟子这句话是想说明人类的文明是从人伦开始的。人只知道吃饱穿暖还远远不够,还需要有教养。那么,教养从哪里来?就是从人伦开始。孟子说的这“五伦”,后来成为中国社会文化的核心,很自然,“朋友有信”的意义也十分重大。但问题在于,孟子为何把“信”只放在朋友之间,而不放在其他关系上?这是随意的,还是有所考虑的?

  如果单以儒家思想内部的传承而论,所谓“朋友有信”之意更早来自《论语》。《论语》开篇就提到了“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又有“‘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有信。虽曰未学,吾谓之学矣。’”可以看出,朋友间讲“信”是儒家的传统。既然不是随意讲的,为什么其他社会关系不用“信”,而朋友要用?

  笔者认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实质上是在分析中西方对“人”的认识的差异。依照古希腊的思想传统,所谓“人”就是一个“个人”。然而,儒家思想认为人是一个“关系”,在社会生活中,不存在所谓的“个人”。或者用社会学的角色理论来讲,人一定是一个角色,而角色是一种关系,不是一个个人。角色各式各样,什么样的角色关系最重要呢?这就是五伦关系了。五伦关系的限定意味着其他关系被忽视或放弃,比如师生关系、婆媳关系、雇佣关系、同事关系等等。但依当时儒家的视野所能看到的是,其他诸如此类的社会关系都可以回到五伦中来讲,都可以在五伦关系中找到相应的位置。讨论五伦关系的基本原则,也就讨论了各种其他社会关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