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学术动态
2016年社会学研究的五大热点
2016年12月23日 15:36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张翼 字号

内容摘要:研究表明,费孝通的“江村调查”,标志着人类学的两大转向,其一是从原始初民研究转向当代主流社会研究,其二是从异文化研究转向本土文化研究。城镇化与户籍制度改革有研究表明,中国的城镇化水平,一方面被统计为户籍人口的城镇化,另一方面被统计为常住人口的城镇化。研究表明,生育率的下滑,从家庭人口供给的角度降低了中国家庭的人口规模——老年空巢家庭和成年未婚家庭所占比重迅速上升。需要知道,中国是将西方各国几百年的现代化过程压缩在几十年完成,具有很强的超越式现代化特征,他国的经验很难预测中国的转型过程,只有结合中国的特色制定人口与家庭政策,方可适应快速转型社会的需要。

关键词:研究;城镇;户籍;人口;中国;工业化;农民工;费孝通;阶层;社会结构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2016年的社会学研究,既平稳推进又重点纷呈,几乎在各个二级学科上都取得了预期进展,尤其是在习近平总书记“5·17讲话”发表之后,社会学者更是积极行动,力图在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上有所建树。但从学术研究影响的广度、学术研究与宏观社会建设之间的关系等方面考虑,则以下几个方面更为突出:

  “江村经济”与“差序格局”

  作为费孝通“江村调查”80周年纪念的2016年,注定要在中国社会学研究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80年前,在燕京学派影响下,希望将社会学本土化的中国学人,不满于西方学术传统与中国社会现实的张力,开始将舶来的理论与中国的实践相结合,努力探索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话语体系。研究表明,费孝通的“江村调查”,标志着人类学的两大转向,其一是从原始初民研究转向当代主流社会研究,其二是从异文化研究转向本土文化研究。费孝通的研究虽仍有可能被某些具有学术歧视观的人继续认定为“野蛮人研究野蛮人”,但对中国学人而言,其不仅开启了“文明人研究文明人”之旅,而且还代表着中国社会学对本土的深层学理探究。费孝通的《江村调查》在以《中国农民生活》用英文出版时,马林诺夫斯基给其以很高评价,誉其为“社会学研究方法和研究范式的革命”。

  的确,工业化影响之下的农村,不可能坚守原有的纯农业生产模式而自生自灭或者也不可能无奈地听任城市的挤压而被动收缩。农村在与城镇的互动、或者城镇在与农村的互动中会生发出互利的冲动:一方面是农村劳动力的进城,是农民的市民化;另外一方面是工业或商业的下乡,是城市向乡村的进入,是农民的非农化。所以,工业化既可以在城市对农村的拉力中进行,也可以在城市向农村的扩展中进行,还可以在农村的自身城镇化中进行。有研究指出,尽管费孝通在“江村调查”中将“农工混合”模式解释为中国江南“内卷化”较为明显的村庄特色,但80年后反观历史,就会发现这种“农工混合”模式,可能既是中国大多数村庄的工业化“适应”模式,也是世界大多数村庄共存的工业化“适应”模式。其既具有积极之处,但内涵也有不可逾越的局限性。一旦城市的拉力大于农村的坚守力,或者一旦农村的工业化成本高于城市工业化的成本,则人力与资本会被城市抽离,这可能是乡镇企业的一个“终结”原因。为什么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蓬勃发展的农村企业,在赚取到第一桶金之后,纷纷离开农村向城市转移?或者我们要问:为什么费孝通调查的开弦弓村仍然未曾发生重大变化?为什么农村工业在经历长久发展之后仍然难以崛起?为什么大多数乡镇企业会在城市的集约化竞争中凋敝?其中不可忽视的原因可能是:村庄在城市影响下的发展合理性,可能在工业化初期具有生命力,而在工业化中后期或后工业化时期难以延续初期的那种生命力。由此学术界也不得不感叹:小城镇的确是大问题!

  在纪念费孝通“江村调查”80周年时的另外一个学术之问是:费孝通提出的“差序格局”概念,是一个古今比较意义的中国化概念,还是一个中外对比意义的中国化概念。有学者指出,“差”是横向的群己关系,是以自己为中心建构的、具有亲疏距离意义的人际交往生活世界。“序”是纵向的群己关系,是社会地位的序列,是具有高低评判意义的角色位置。只有从“差”和“序”的综合意义上完整定位,个人(或者一个非个人的组织)才能在社会化过程中确切了解自己应持的逻辑角色。“格”是时间,是“差”和“序”中的人在社会时间中的制度确定性。“局”是处于时空定位下的人和人之间互动中的“游戏”设置。唯有在此意义使用这一复杂概念,才可赋予其以历史意义的社会学内涵。将“差序格局”仅仅解释为“水波纹”,是语词的形象化,而不是概念的内涵化。所以,学术界的争论,本希望回到原初文本找到真意,但文本脱离文本创造者之后的存在与使用,已经超越了当时的理论建构。现在再在“古”与“今”上区别,或者在“中”与“西”间比较,的确有其概念生发意义,但将这种辨析阐发为“是中国独特的国民性”,或以西方亦存在“差序意义”的人际关系去否定当初的理论再产生意义,可能本身就在消解概念的时代意义与学理意义。当我们将“差序格局”普遍化为一个对人类社会的结构提炼概念,则其本身就可应用于所有类似的社会。于是,差序格局会超越本土语境而成为世界社会学的概念。这正如“大传统”和“小传统”一样,尽管来源于一定地域的调查成果,但却可以具有普适意义。基于此,差序格局可以超越概念本身而升华为一种结构理论,其所蕴涵的语言张力,需要中国学界不断挖掘与提炼,才更具时代意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