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学术动态
着力推进社会治理创新 ——江苏省社科界第十届学术大会学会专场综述
2017年03月28日 14: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吴青熹 字号

内容摘要:来自江苏省、市、县三级学会的获奖论文代表与省级社科类学会负责人150多人,围绕“社会组织发展与社会治理创新”的主题展开研讨。社区多样化发展与江苏省社科院张春龙研究员认为,在快速城市化过程中,逐步形成了商品房社区、老城市社区、拆迁安置社区、纯农社区、农民集中居住社区等多种类型的社区,还有一些超大型楼盘构成的社区。城市社区治理并不是单向度的线性链条,而是多主体多层次反复协调与整合、“互构型”治理,是研究城市社区治理机制的新视角。“互构型”社区治理视角对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推进社会治理精细化,构建全民共建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在现实社会治理实践特别是推进基层治理主体多元化的进程中,我们虽然强调公民个体的参与,却忽略了家庭作为治理主体的作用。

关键词:社会治理;创新;江苏省;社区治理;基层治理;城市社区;教授;乡镇;行政管理体制;社会组织

作者简介:中共江苏省委党校副教授

  2016年12月30日,江苏省社科界第十届学术大会学会专场在南京举行。来自江苏省、市、县三级学会的获奖论文代表与省级社科类学会负责人150多人,围绕“社会组织发展与社会治理创新”的主题展开研讨。江苏省社科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刘德海,副主席徐之顺等出席会议。10位专家作了交流发言。

  落实党委主体责任与创新社会治理

  常州市人大工作研究会章丽华指出:一个成熟的社会,是政府、企业、社会组织三种力量基本均衡的社会,三者共同构成稳定社会的“铁三角”。当前全面深化改革正在从经济领域向政治和社会领域推进,而推进社会体制改革的突出任务就是在坚持党的领导前提下,大力培育社会组织,不断激发社会活力,努力构建党政主导、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社会治理新格局。

  中共南京市委党校张华民教授指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提出的新要求,南京市各级党组织在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方面做出努力并取得成绩。但在现实中,落实主体责任越往基层越困难。存在的问题一是重经济、轻党建,缺乏先进模范意识,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区分不清;二是不能严格遵循民主集中制原则,选人用人尊崇个人喜好,发展党员不能严格把关;三是作风建设中存在不作为、懒作为、怠作为等现象;四是反腐倡廉建设规范意识差,人情关系重,群众认同度不高。针对上述问题,一要加强责任意识教育,强化领导干部的责任担当;二要抓好责任落实,把党建作为重大项目认真加以落实;三要建立健全工作机制,包括民主监督委员会制度、激励机制等。

  经济社会变革与创新社会治理

  江苏理工学院刘东皇副教授认为,我国经济结构走向“优化再平衡”面临着供给侧的系列约束。从创新社会治理的视角深化供给侧改革,应坚持“均衡协调发展战略+市场经济体制+政策支撑体系”三位一体、三管齐下,以促进新生动力的成长壮大,推进经济结构优化。

  南京邮电大学梁德友教授指出:在创新社会治理的实践中,我们可以适当借鉴有益的理论成果,但必须立足我国实际,推动相关研究从感性向理性的进一步深化。

  江苏省政府办公厅金世斌认为,乡镇政府直接面向基层、面向广大人民群众,是我国行政管理体制中最低层次的地方政权组织,是落实国家方针政策的最终执行者。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乡镇行政管理体制进行了多次改革调整。从“社改乡”、“乡政村治”、“撤并乡镇”,到县乡综合改革试点、乡镇管理体制创新,再到农村综合改革、“乡财县管”、“强镇扩权”。推进社会治理创新,应汲取多轮改革的成功经验,在理顺乡镇体制、规范机构设置、精简人员编制、提高行政效能等方面不断取得新的突破。

  社区多样化发展与创新社会治理

  江苏省社科院张春龙研究员认为,在快速城市化过程中,逐步形成了商品房社区、老城市社区、拆迁安置社区、纯农社区、农民集中居住社区等多种类型的社区,还有一些超大型楼盘构成的社区。由此带来社区治理上的一些问题。我们只能从社区类型多样化、发展阶段不统一等实际出发,针对不同类型社区,尤其是规模大型化、功能综合化的大型社区治理中面临的突出问题,开展多样化施治。

  河海大学孙其昂教授指出,面对城市社区生活中出现的复杂矛盾,寻找有效的治理模式成为基层政府亟待解决的难题。城市社区治理并不是单向度的线性链条,而是多主体多层次反复协调与整合、“互构型”治理,是研究城市社区治理机制的新视角。所谓“互构型”治理,是指社区中的制度主体与生活主体互构共变,形成相互适应的社区治理模式。“互构型”社区治理视角对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推进社会治理精细化,构建全民共建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保障和改善民生与创新社会治理

  南京政治学院卢继元教授认为,保障和改善民生是体现党的性质和宗旨的内在要求,也是社会治理的重要内涵和根本目的。在这方面,我们党经历了长期的探索,始终坚持人民群众利益至上原则,彰显的是创新社会治理的主旨,起到了不断适应形势发展变化、保持社会稳定的重要作用。

  南京市卫生局胡晓翔认为,人最基本的权利在于生存权的平等,健康权是生存权最核心的部分。推进社会治理创新,必须高度关注人民群众的生存权与健康权。人在自然能力上有差别,但可以凭借权利和约定来实现平等。在这些“权利”、“约定”中,卫生保障法律体系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它能使得自然能力千差万别的社会成员享有均等化的基本医疗卫生保障权利,这是社会根本的生命伦理底线。中共江苏省委党校倪洪兰教授认为,家庭是社会最基本的细胞,家庭的健康发展是整个社会肌体健康有序运行的微观基础。打造健康中国,最基础的就是打造健康家庭。在现实社会治理实践特别是推进基层治理主体多元化的进程中,我们虽然强调公民个体的参与,却忽略了家庭作为治理主体的作用。日益攀升的离婚率等家庭问题与变革中的诸多社会问题纵横交错,制约了家庭作为基层治理主体的功能发挥。因此,加强和创新基层治理,必须关注家庭维度,高度重视健康家庭建设。这一方面有助于家庭问题的解决,使家庭成长为参与基层治理的重要社会力量;另一方面,重视家庭参与,有助于增强社区认同感与基层社会的凝聚力,从而走出基层治理的主体困境。

  本次学术专场由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办,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学会部承办。在入选学术专场的应征论文中,共评出获奖论文92篇,其中一等奖34篇、二等奖58篇。

 

  (中共江苏省委党校副教授吴青熹)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