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学术动态
在具体研究中彰显实践民俗学的学术生命力 访武汉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李向振
2020年09月29日 11: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杰 字号
2020年09月29日 11: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杰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近年来,“实践”成为民俗学研究的重要关键词。民俗学界对“实践”的讨论以及实践民俗学的提出是我国民俗学转型过程中的重要标志。民俗学是如何理解“实践”概念的?实践民俗学的提出给民俗学学科发展带来了哪些影响?围绕上述问题,记者采访了武汉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李向振。

  民俗学学科建设领域的热点话题

  中国社会科学网:近年来,实践民俗学逐渐成为民俗学领域的热点话题。请您简单介绍下实践民俗学的缘起,在您看来,应该如何理解实践民俗学的“实践性”?

  李向振:作为一个整体性概念,“实践民俗学”一词大约出现在2014年前后,主要由吕微、户晓辉等学者首倡,后得到高丙中、王杰文、刘晓春、尹虎彬、刘铁梁等学者呼应,逐渐形成民俗学学科建设领域的热点话题。从民俗学知识谱系来看,实践民俗学并非凭空而现,而有着深刻的学术史和时代背景。从学术史上看,早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民俗学发轫时期即有顾颉刚、杨堃等诸先生,在关注具体民俗事象之外,强调日常生活及民众行动实践等问题的研究和讨论。到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学界主要学术兴趣更多集中在对抽离日常生活的民俗事象进行分析,与此同时,西方学界注重实践和主体行动的表演理论、语境研究等开始传入国内。20世纪90年代初,高丙中教授较为系统地论述了民俗学与日常生活的关系,并强调民俗学是研究民俗生活和民俗文化的学科。这种论述实际上接续了20世纪上半叶民俗学关注民众行为、日常生活和生活方式的研究传统,同时又借鉴和发展了表演理论与语境研究等西方民俗学的理论前沿。此后,越来越多地学者加入对日常生活、表演理论以及语境研究的讨论。经过近20年的发展,2014年实践民俗学作为总括性概念被提出,而且一经提出即引起众多学者关注。另一方面,从时代背景上看,实践民俗学是在新时代社会转型时期中国民俗学面临新的学科危机背景下出现的反思性学术概念和研究理论,经过十多位学者几年的讨论,此概念已经彰显出比较明显的构建中国民俗学本土话语体系的学术活力,值得更多学者参与此概念的深入挖掘和阐释。

  实践民俗学的核心词汇是“实践”。对于如何理解实践的问题,从目前学界研究情况来看,大体上可分为五种路径:第一,把实践纳入康德关于实践理性批判框架中予以讨论,强调主体自由意志的表达,遵循此路径,有学者进一步将之引入胡塞尔、舒茨等开创的现象学中予以讨论;第二,将实践与马克思主义学说相关联,在马克思主义实践观基础上理解实践,同时借鉴福柯、布迪厄、列斐伏尔、赫勒等人关于日常生活的学术思想,着重强调对日常生活及再生产的理解与阐释;第三,将实践视为行动本身,也就是实践活动,在实际研究中,将之用以概述吃、穿、住、用、行,及交往、消费、日常观念等具体生活活动;第四,倾向于从“理论”与“实践”这对哲学概念展开讨论,认为实践民俗学是回归实践和面向实践的学问,如美国公众民俗学,学者进行学术研究的目的在于将研究成果指导实践,直接参与社会文化建设与民众生活改善的具体项目之中;第五,从学科意义上,整体理解实践民俗学,将民俗学的知识生产看作是一种学术实践,并以此反思和构建民俗学学科认识论、方法论和知识论等。关于民俗学的实践性,我个人比较倾向于从马克思主义及布迪厄意义上的实践入手,认为民俗学关注的是民众主体行动及其意义,民俗学应是理解和阐释普通民众日常生活意义的学问;另一方面,民俗学的实践性也表现为民俗学的知识生产问题,民俗学不应仅是地方性知识的汇总,民俗学者也不应仅是地方知识的“掮客”,而应是具有学科意识的专门知识的生产者。

  拓展民俗学研究视野和研究领域

  中国社会科学网:从以往对民俗事项的研究到关注日常生活实践,民俗学对实践的关注或者说实践民俗学的兴起是否拓展了民俗学的研究边界,意味着民俗学的转型?

  李向振:实践民俗学强调从以往的民俗事象“优先”向日常生活实践的转变,某种意义上说,确实开拓了民俗学研究视野和学术边界。毕竟,按照传统民俗学体裁划分,在社会转型时期,大量传统民俗事象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而新出现的具有民俗性的生活文化或文化现象又不能被涵盖进来,这造成传统民俗学研究对象的持续萎缩。在这个意义上,把民俗学研究对象扩展到日常生活实践,无疑有助于民俗学研究领域的拓展,对探索纾解民俗学学科危机解决方案是有利的。不过,尽管如此,我们也不能就此认为研究对象的转变或拓展,就意味着民俗学的转型。实际上,如前面所说,早在中国民俗学学科发轫时期,即已有学者关注日常生活、关注行动意义。因此,实践民俗学的出现,更像是一种学术初心的回归,而不是转变。另外,目前来看,实践民俗学更多强调的是研究领域的拓展,对学科建设中总体性问题意识、总体性分析框架和方法论或解决、解释方案等问题的讨论,还需进一步深入。新时代社会转型时期,面对时代剧变带来的社会生活变革,传统民俗学确实需要进行自我“革命”,并在拓展研究领域基础上确立新的研究方案,但实践民俗学显然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民俗学的学科危机是个系统性问题,反思和重构工作需要从多方面展开。

  丰富完善实践民俗学研究框架和学术理论

  中国社会科学网:对于推进实践民俗学的发展,您认为未来还需要深化哪些方面的研究?

  李向振:前面说过,实践民俗学是个很有研究潜力的学术概念,值得更多学者参与到讨论之中。尽管不能说实践民俗学一定会成为纾解当前民俗学学科危机的“灵丹妙药”,但如果能够持续并深入讨论下去,可以预期的是,实践民俗学必将在未来中国民俗学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具体来说,关于实践民俗学深化的讨论或可从以下几方面展开:第一,厘清概念,凝聚共识,当前实践民俗学基本还处于概念辨析和厘定阶段,参与讨论的学者围绕此概念进行的阐释与拓展尚未达成基本共识,因此,关于实践民俗学深化讨论,首先就是要形成最大限度地共识,成为开展下一步研究的共识性概念;第二,立足个案,彰显生命力,当前关于实践民俗学的研究著述,大多处于呼吁和号召阶段,在相关概念和理论架构设想外,个案研究著述还非常少,使得实践民俗学学术活力不足,因此,实践民俗学的深化讨论,需要增强形而下和个案研究,以在具体研究中验证实践民俗学的学术生命力;第三,构建理论,完善学科体系,关于实践民俗学研究框架和学术理论创设尚需深入,尤其在总体性问题意识和方法论与研究方法方面进行探索;第四,重塑学科史,增进知识生产,对实践民俗学的学术谱系进行深入讨论,尤其是对早期中国民俗学学术史进行重新解读的工作,尽管已有岳永逸等学者在持续推进,但总体而言,尚处于起步阶段,未来实践民俗学讨论,在这方面需要强化。期待在广大民俗学同仁共同努力下,在不远的未来,实践民俗学能够成为具有相当阐释力的理论体系。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张杰

作者简介

姓名:张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