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研究方法
学术沟通可为理性之舞
2015年11月11日 12: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成伯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学术沟通,多是按照“争论就是战争”(argument is war)的隐喻模式进行的。“兵者,诡道也。”“兵不厌诈”,为的是战胜对方。当然,由于学者都自视为真理的化身,所以无论谁胜利了,最终都是真理获胜。可见,这种模式的背后,还是有更深层次的假设存在。

  但实际上,学者都是一种social and embodied being。所以,我们的学术讨论,从中很少可以看到一种本着学术良知的坦诚,而是学术之外的因素在起主导作用。最常见的伎俩,就是刻意隐瞒自己的缺点,抓住对方的一个小缺口,撕裂之、毁坏之、击倒之。甚至有时故意歪曲对方的观点,将之归谬。至于引用权威、诉诸特定的集体情感(这往往是理性的禁区,也是认知的误区、探索的盲区)、贴标签、扣帽子,屡见不鲜。纯粹根据理性的程序和法则——这种东西到底存在与否,尚未可知。若是果真存在这样的东西,人类岂不早就发现了通往真理之坦途?发现真理岂不易如囊中取物?——来就事实以及基本的逻辑推理来进行争论的,则如凤毛麟角,难得一见。

  即便就真诚的学术探讨态度而言,就是最好的榜样也未必没有问题。在西方,苏格拉底可谓是论辩之祖了,而且其追求真理的赤诚之心,也天地可鉴。但他又是采用什么方法呢?几乎无一例外的是,先同意对方的观点,然后逐步地将之引向荒谬,迫使对方承认自己的不妥。这种屈辱对手的做法,固然可以让理智获得莫大的快乐,但最终解决问题了吗?没有,看看其洋洋洒洒的对话,都是未竟的探讨。在中国,好辩的始作俑者,孟子算是一个了。在孟子气势磅礴的论说中,逻辑推理几乎不起作用,更多的是挥斥方遒的道德说教。

  中西论辩之道的差别,可以二人为代表也。

  如果我们将论辩看作是舞蹈或者乐队演奏,需要双方配合才能达至辉煌,那么很多事情就非常不同了。当然,这样一来,在某种极端情况下,也可能使学术不再是一种揭示或者解蔽之道,而可能变成一群操持学术话语之柄的人联手欺世惑众的手段。所以,任何活动,不能强求一种模式。竞争一直被视为解决一切问题的法宝,对学术发展也是如此。但事实上,竞争并非解决人类事务的唯一方法,更不是适合于任何情况的最好办法。有时合作就要比竞争更为有效而且让人愉快。

  所以,有无这种可能,学术沟通是双方的一种理性之舞?沟通的目的是为了双方达成共识,不能达成一致,也应求同存异,使所讨论的问题大白于天下。双方诚挚的唱和,当然有时也需要自我批评,也应是一种学术讨论的模式?

  “相视而笑,莫逆于心”的境界,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社会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