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研究方法
生活是如何被篡改为数据的? ——大数据套用到研究人类的“原罪”
2016年11月15日 08:48 来源:《新视野》 作者:潘绥铭 字号

内容摘要:但是在量化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四种情况:剪裁现实生活、忽视社会情境、抹杀主体建构、取消生活意义。因此,大数据不能质疑,更不能取代各种非量化的人文社会研究。大数据只有对其“原罪”进行深刻反思,并且予以充分展示,才有资格在人文社会研究中保留一席之地。关键词:大数据/数据崇拜/量化研究作者简介:潘绥铭,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100872。五结语:原罪就是原罪本文所论述的一切,其实都是来自人文社会研究中,久已存在的对于“量化研究”的批评。当然,这并不是说,量化研究和大数据就一定不能用,而是表达三层意思:首先,它们都不能质疑更不能取代各种非量化的人文社会研究.

关键词:人文社会研究;记录;崇拜;监测;原罪;分析;质疑;量化研究;人类生活;农民工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目前对于大数据已经出现了盲目崇拜,“一切皆可量化”是其核心口号和基本理论。但是在量化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四种情况:剪裁现实生活、忽视社会情境、抹杀主体建构、取消生活意义。这种“原罪”并不能由于数据规模的无限增大而被消除。因此,大数据不能质疑,更不能取代各种非量化的人文社会研究。大数据只有对其“原罪”进行深刻反思,并且予以充分展示,才有资格在人文社会研究中保留一席之地。

  关 键 词:大数据/数据崇拜/量化研究

  作者简介:潘绥铭,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872。

  

  近年来,对于大数据已经出现了盲目崇拜,就是无质疑、不反思地跟风颂扬和无限拔高。①本文不涉及任何自然科学领域中的大数据及其应用,仅讨论一个根本问题:大数据能够套用到对于人类的研究中吗?

  对这个问题,我国学术界虽然也出现了一些质疑,但是不仅寥若晨星,而且在学理上也主要是在可操作性的层次上争论,并没有击中要害。其实,大数据最值得质疑的,既不是其定义,②也不是其功能或意义,③还不是方法论层次上的“以相关分析取代因果分析”,④而是“一切皆可量化”⑤这个核心口号和基本理论。它表述了大数据的三层意思:其一,没有量化,就没有数据,更不可能有什么大数据;其二,物质世界当然是可以被量化的,但是如果仅限于此,那么所谓的大数据就仅仅是数量的增加,性质毫无改变,纯属炒作,例如天气预报一直就在分析海量的数据,却并没有以大数据自居,更没有形成崇拜;其三,现在的大数据之所以被崇拜,要害其实只有一点:把人类的行为及其结果,也给量化了,而且号称无所不包。

  这样一来,大数据的性质就变了,从自然科学侵入到人文社会研究,从科学蜕变为“唯科学主义”。这就不仅仅是一个研究工具的问题,而是一个认识论的根本问题。对此进行批评的人文社科著作汗牛充栋,本文不再一一列举,仅在操作的层次上分析一下,人类无限丰富的生活实践,在被“唯科学主义”改造成“数据”的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 现实生活被裁剪

  大数据崇拜者极力鼓吹“4V”(规模大、种类多、高速度、高价值),⑥却故意回避了一个根本的问题:在最开始,您收集到的,就是可以用来分析的数据吗?⑦

  在社会学的问卷调查中,这是有可能做到的;但是在所谓的大数据中,却绝对不可能。因为大数据并不是研究者主动去收集的人类行为及其结果,而是五花八门的所谓“客观记录”,是人类生活中微乎其微的那一部分“可获得信息”,例如上网活动所留下的痕迹、监控记录等。

  可是尽人皆知,在人类活动的全部信息中,可获得的要远远少于不可获得的。后者最典型的就是人类的一切精神活动的信息,在可预见的未来,仍然不但是无法获得的,而且根本就是无法监测的。这样一来,所谓大数据所获得的信息,首先是极端片面;其次是漫无边际;第三是支离破碎;第四是毫无意义;根本不可能直接用于任何量化的分析。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