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研究方法
回到个案事实本身 ——对个案代表性问题的方法论思考
2016年11月29日 08:42 来源:《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吕涛 字号

内容摘要:基于概率样本代表性的立场,将个案代表性视为问题,发展个案的典型性原理以及扩展性个案方法的路径,错误理解了代表性概率抽样原理,更混淆了实证研究基本逻辑中不同环节与方法。一、个案代表性问题一些定性研究学者认为,相比于基于特定个案的定性研究,基于代表性概率样本①的定量研究,其研究结论更具有普遍性。三、概率样本的代表性就实证研究基本逻辑而言,定量研究常常在发现特定事实环节需要有限总体作为总体事实的材料来源。然而,从实证研究基本逻辑的视角来看,研究者涉入研究对象之中必然构成社会科学的内在瓶颈吗?实证科学原则和方法是为将处理这一特定困境而设置的吗?背景效应必然成为实证科学的绊脚石吗?扩展性个案方法是一种实证研究的方法吗?

关键词:实证研究;分布;扩展性个案方法;发现;概率样本;因果;个案研究;典型性;抽样调查;环节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以实证研究基本逻辑为视角,本文讨论了个案的代表性、典型性和扩展性个案方法问题。基于概率样本代表性的立场,将个案代表性视为问题,发展个案的典型性原理以及扩展性个案方法的路径,错误理解了代表性概率抽样原理,更混淆了实证研究基本逻辑中不同环节与方法。个案研究没有个案代表性问题,它缺少的是基于特定个案材料,发现个案因果事实的方法。个案研究并非要走出个案,而应回到个案事实本身。

  关 键 词:个案/实证研究基本逻辑/代表性/典型性/扩展性个案方法 

  作者简介:吕涛(1974-),男,辽宁铁岭人,沈阳师范大学社会学学院副教授,博士,从事社会学研究,辽宁 沈阳 110034

   

  一、个案代表性问题

  一些定性研究学者认为,相比于基于特定个案的定性研究,基于代表性概率样本①的定量研究,其研究结论更具有普遍性。“个案研究始终面临着如何处理特殊性与普遍性、微观与宏观之间的关系问题。随着现代社会日趋复杂,对独特个案的描述与分析越来越无法体现整个社会的性质;定量方法的冲击更使个案研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1]而“建立在统计学基础上的定量研究以其精密的计算、无懈可击地从样本到总体的推论使个案研究相形见绌,个案研究继续存在的正当性和意义便成了亟待解决的问题。”[1]另一些学者则强调个案研究与定量研究之间在代表性问题上的不可比性。“个案研究需不需要代表性呢?这个问题可以归结为:个案是不是统计学意义上的样本?如果个案是统计性样本,那么,它就必须具有代表性;否则,它就不一定需要代表性。……正因为个案不是统计样本,所以它并不一定需要具有代表性。”[2]

  前者接受了个案研究中特殊案例存在着概率样本意义上的代表性问题,故而认为“‘走出个案’是人文社会科学中个案研究事实上的共同追求”[1],并且强调扩展性个案方法(extended case method)[3-4]较好地处理了特殊性与普遍性、微观与宏观的关系。后者强调个案研究自身的特质,故而认为“典型性不等于代表性。反过来,代表性只是典型性的一个特例(即普遍性)。代表性是统计性样本的属性,是样本是否再现或代表总体的一种性质。代表性预设了具有明确边界的总体的存在。典型性则是个案所必须具有的属性,是个案是否体现了某一类别的现象(个人、群体、事件、过程、社区等)或共性的性质;至于这个类别所覆盖的范围有多大,则是模糊不清的。一个个案,只要能集中体现某一类别,则不论这个类别的覆盖范围的大小怎样,就具有了典型性。典型性不是个案‘再现’总体的性质(代表性),而是个案集中体现了某一类别的现象的重要特征。”[2]

  然而,上述两种对个案代表性问题的分析,既错误地理解了概率样本代表性自身的技术原理,也混淆了个案在实证研究基本逻辑中的方法论意义。盲目地寻求走出个案,而忽视了实证研究基本逻辑对个案研究的基本要求——发现个案事实。

  二、实证研究的基本逻辑

  实证研究遵循一个基本的认识论原则——理论与事实相一致。这一原则规制了实证研究的基本逻辑和过程,并且涉及其中不同环节上的方法问题。一般而言,理论指向的是作为研究对象的社会世界中的规律性,包括分类与解释。分类是基于有限属性内涵所构成的类别体系;解释则是基于对有限因素之间因果过程与关联的规律性的说明所构成的命题体系。基于整体主义的本体论假定,理论可以在由微观到宏观的不同对象层次上表述其规律性。理论总是以抽象的、一般化的普遍陈述的方式加以表达。理论表达必须符合逻辑学意义上的逻辑要求。对于社会学而言,实证研究的理论仅仅是针对自身研究领域中的特定对象逐条加以表述,而非无所不包地进行一般化分类描述和因果解释。由此就涉及如何表达理论的方法问题——方法1。事实则指向的是特定时空条件下、特定对象的特定属性或特定的因果过程。对于实证研究而言,事实即特定的、具体事实。它不是自明的,而是经由基于特定的技术手段被发现的。相应于理论的普遍陈述,对所发现特定事实的表达呈现出特殊陈述的形式。基于理论事实相一致的要求,发现事实意味着从特定的、众多具体事实中分离、识别出对应于一般理论所蕴含和针对的特定事实,而不是特定时空条件下无所不包的事实。由此涉及如何发现一般理论所蕴含的特定事实的方法问题——方法2。为了避免出现同义反复的循环论证,方法2中的技术手段原理应与一般理论无关,发现特定事实的过程应与理论表达、推理的过程相互独立。

  在理论与事实相一致的原则下,特定的实证研究必须将其一般理论与特定事实相联结。这种联结的基本方式和过程包括:基于所发现的特定事实,提炼一般化理论的过程;或者基于所发现的特定事实,检验之前已经提炼出来的理论的过程。前者涉及如何提炼理论的方法问题——方法3,后者涉及如何检验既有理论的方法问题——方法4。需要强调的是,无论以何种方式相联结,其逻辑前提在于保证“发现事实的过程”与“提炼理论或理论推理”的过程,二者之间相互独立,从而保证联结具有对照和检验的逻辑意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