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组织社会学
注意力竞争 ——基于参与观察与多案例的组织学分析
2016年11月28日 09:12 来源:《社会学研究》 作者:练宏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中国政府行为的一个特征是注意力的戴帽竞争而非直线竞争,即职能部门本可利用业务指导权开展工作,却选择借助党委政府的权威地位推动工作。本文通过近距离观察司法厅案例,对传统的多委托多任务理论进行带有中国色彩的改造性诠释和竞争性对话,提炼适用于分析戴帽竞争的多委托多任务框架。本文的研究问题是:上级对下级的注意力竞争为什么会呈现戴帽竞争(曲线竞争)而非直线竞争?反之,如果直线竞争不重要,那么业务指导权的意义何在?这种竞争方式如何影响上级间权威关系、多任务膨胀和下级激励?组织理论指出,与企业相比,政府常常面临多个委托方和多重任务(Wilson.三、中国政府的多委托多任务结构通过对某省司法厅的近距离参与观察和其他案例的归纳提炼,本文对传统的多委托多任务理论进行带有中国色彩的改造性诠释和竞争性对话,以呈现中国政府内部的多委托多任务结构。

关键词:委托;职能部门;司法厅;激励;党委;竞争;制度创新;中国政府;格局;权威地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中国政府行为的一个特征是注意力的戴帽竞争而非直线竞争,即职能部门本可利用业务指导权开展工作,却选择借助党委政府的权威地位推动工作。本文通过近距离观察司法厅案例,对传统的多委托多任务理论进行带有中国色彩的改造性诠释和竞争性对话,提炼适用于分析戴帽竞争的多委托多任务框架。研究发现,在中国政府内部,多委托方的权威地位迥然有别,呈现三元差序格局。弱委托方单向依赖强势委托方,组内比较而非组间比较。多任务的激励强度首先取决于隶属委托方的权威地位,其次才是量化奖惩程度。这一结构总体内生了注意力的戴帽竞争行为。这种差序结构进一步衍生三个后果:(1)权威地位的“马太效应”;(2)制度创新竞赛;(3)人格化而非法治化的治理方式。总之,这一研究为理解中国政府运作提供了一个重要视角,并对传统的多委托多任务理论有所推进和拓展。

  关 键 词:注意力竞争/多委托多任务/三元差序格局/政府行为

  标题注释:本文得到国家社科重大项目(12&ZD040、13&ZD041、15&ZDA050)的资助。

  作者简介:练宏,中山大学中国公共管理研究中心、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 

  

  一、研究困惑:注意力的戴帽竞争

  从2013年到2015年,笔者曾近距离参与观察某省司法厅的两个制度创新:一是法律服务,即司法部门为基层提供公共法律服务,比如法律公证、咨询和援助等;二是法律顾问,即一村(社区)提供一个法律顾问(律师)。这两个制度创新的执行主体是各级司法局,配合主体是各级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从理论上讲,只需通过业务指导权就可推动司法系统、政府系统和其他部门系统的贯彻落实。一方面,司法部门通过司法系统内的考核体系,推动下级司法局的政策执行;另一方面,省、市、县司法厅分别通过发函要求市、县、镇政府及相关部门配合。本文把这种自上而下借助业务指导权的方式概括为注意力的直线竞争。

  然而,中国政府行为的一个特征是注意力的戴帽竞争而非直线竞争,即职能部门本可利用业务指导权开展工作,却选择借助党委政府的权威地位推动工作。具体而言,即省司法厅并不选择利用业务指导权,而是绕道竞争省委省政府的注意力,借由省委省政府的权威地位向地方政府及部门施加压力。与直线竞争相比,戴帽竞争是一种绕道而为的曲线竞争。戴帽竞争呈现出如下四种策略。

  第一,显著性。为吸引省委省政府的注意力,省司法厅的首要策略是强调制度创新对省委省政府的重要性。省司法厅强调其制度创新,一方面有助于推动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可以维护社会稳定。其实这两个方面都是省委省政府所关心和重视的。重要性反映的是显著性机制。阿克洛夫(Akerlof,1991)指出,组织处理事务的机制之一是显著性,即对显著或生动事件赋予很高权重,而对不显著事件赋予较低关注度。

  重要性可以这样讲,就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今天,必须要有一个司法的法律服务,然后再讲什么矛盾严重啊,可以编一些重要性。但这个重要性,可能不能够讲得太空,“戴帽”要“戴”得合适和恰当。(20130718,①司法厅副厅长)

  公安是西医,抗生素,刚性维稳。而司法是中医,冬虫夏草,柔性预防。咱司法厅的制度创新,可以从公安那种被动、静态、刚性维稳向主动、动态、柔性维稳转变。(20130507,司法厅厅长)

  第二,时间压力,即强调紧迫性。重要性是一种静态意义的建构,而紧迫性强调动态意义,表明时不待我,须抓紧启动,否则会酿成危机(如影响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紧迫性反映了时间压力机制。博弈论认为,谈判过程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时间压力,博弈双方利用时间压力影响谈判过程、谈判能力和谈判结果(Rubinstein,1982;Gibbons,1992)。省司法厅试图借助时间压力机制,增强与省委省政府的谈判能力。

  紧迫性是指急啊!不搞就会死人的!不搞就不行。不要让老百姓一有什么事,就上桥、上楼、跳楼、跳桥,而是让他们上法庭。要让省委省政府领导感觉,这个东西确实很重要,确实有必要,不搞不行啊。如果有这种感觉,那这个紧迫性就写到位啦!(20130806,司法厅副厅长)

  第三,数据可靠性。重要性和紧迫性并不能空穴来风,需一手数据的论证。为了论证重要性和紧迫性,省司法厅花费大量时间前往省内外调研,调研过程还特意邀请第三方的专家学者参与,表明调研相对客观和中立,以此向省委省政府发送数据可靠性的信号。

  这个东西不是我们司法厅挖空心思编的,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做了大量调研。送省委省政府领导的时候呢,要有这个,你看我们有跟中山大学这么大的高等学府,一起搞这个课题研究,有专家论证。(20130718,司法厅副厅长)

  第四,比较机制。省司法厅呈送省委省政府的报告中很大篇幅都在强调,国际社会发展到中国目前的阶段,都在推动法律服务或法律顾问的相关制度,但中国却没有这项制度,因此很有必要推行类似制度。这是利用比较机制论证中国采取某个制度的必要性。国际比较旨在建构一种近似的因果关系(Weick,1979),有助于向省委省政府传递合法性信号,表明制度创新是在满足一种广为接受的制度环境需要(Meyer & Rowan,1977)。课题组借助诺贝尔奖获者的观点发送信号。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玛蒂亚·森认为,过去讲贫困,是因为你劳动能力不够,受教育不够。但事实上,贫困是权利保障不到位,没有权利表达你的意见,缺乏法律同等的机会和照顾。因此,贫困是法律保障不到位的贫困。要向省委省政府领导传递这样一个信号,国际上都在重视这一块,司法厅也有必要搞。(20130105,司法厅专家组组长)

  以上展现了戴帽竞争的四种策略,其中,“重要性”是“紧迫性”的前提。如果制度创新对省委省政府不重要,时间再紧迫,可能对省委省政府都缺乏吸引力。另外,“一手数据”(数据可靠性)和“国际比较”(比较机制)是对“重要性”和“紧迫性”的具体论证,旨在强化注意力的竞争效果。

  本文的研究问题是:上级对下级的注意力竞争为什么会呈现戴帽竞争(曲线竞争)而非直线竞争?反之,如果直线竞争不重要,那么业务指导权的意义何在?这种竞争方式如何影响上级间权威关系、多任务膨胀和下级激励?组织理论指出,与企业相比,政府常常面临多个委托方和多重任务(Wilson,1989;Dixit,1996),那么传统的多委托多任务理论是否可以解释注意力的戴帽竞争?接下来,本文将从多委托多任务理论切入来尝试回答上述问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