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热点聚焦
土耳其出兵利比亚加剧各方博弈
2020年01月16日 14: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蒋真 任晓宇 字号

内容摘要: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和利比亚“国民军”双方都没有能力短期内统一利比亚全境,土耳其的出兵将造成利比亚境内的代理人战争升级,利比亚国内的冲突将进一步加剧。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20年1月2日,土耳其议会以325票赞成、184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授权土耳其政府向利比亚部署军队的议案。土耳其出兵利比亚的决议通过后,引发各方的强烈不满。1月3日,利比亚“国民军”领导人哈夫塔尔发表电视讲话,指出将使用武器捍卫国土和荣誉,抵御土耳其的“殖民”。外部势力在利比亚的博弈进一步加剧,中东地区政治局势更加错综复杂。

  争夺区域领导权

  2011年中东变局以来,土耳其和沙特都把追求地区领导权作为对外战略,双方围绕地区热点问题展开激烈竞争。在利比亚问题上,土耳其支持联合国承认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多次指责沙特和埃及援助的利比亚国民大会和“国民军”破坏利比亚的政治稳定。沙特认为,土耳其干涉利比亚事务是“新奥斯曼主义”的体现。土耳其直接出兵,既欲为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解围,又要打击沙特支持的利比亚“国民军”。同时,土耳其借出兵驻足利比亚,配合土耳其在索马里设立的军事基地,对沙特本土形成战略威慑,以谋求地区的相对优势地位。

  自2013年7月埃及政变以来,埃及与土耳其处于紧张状态。土耳其拒绝承认这场政变,谴责塞西政府将穆斯林兄弟会定性为恐怖组织,并接纳数千名埃及反政府人士。作为回应,埃及将土耳其驻该国大使驱逐出境,并将两国关系降级。由于两国都在中东地区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土耳其和埃及之间的冲突延伸到了利比亚。2019年12月,利比亚“国民军”空袭了土耳其在米苏拉塔的军火库,并在东部城市德尔纳扣押了一艘土耳其船只。埃及认为,利比亚“国民军”是牵制土耳其的重要力量,因而大力援助其资金和武器。2019年12月,埃及宣布,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是利比亚唯一的合法机构。土耳其出兵利比亚,也意在试图削弱埃及在利比亚的影响力。

  土耳其是能源进口大国,油气资源对外依存度高,在货币里拉大幅贬值的情况下,能源贸易赤字大幅上升。东地中海近年发现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土耳其显现浓厚的兴趣,多次向东地中海派遣油气钻探船。为了与土耳其争夺东地中海能源,埃及与以色列、塞浦路斯和希腊结成能源联盟,土耳其转而拉拢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土耳其和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在2019年11月28日签订了两国在地中海“海事管辖区”的谅解备忘录,扩大了土耳其东地中海专属经济区的范围。针对这份备忘录,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予以反对,认为土耳其侵犯了利比亚的主权。因此,土耳其出兵也有争取能源之目的。

  土耳其出兵叙利亚受到国际社会的空前孤立,西方国家、伊朗和以色列都要求土耳其停止军事行动,甚至阿盟和巴勒斯坦也持反对立场。同时,土耳其出兵叙利亚导致巴沙尔政府和叙利亚库尔德人联合对抗土耳其,土耳其军队在叙利亚北部难有重大突破。土耳其出兵利比亚,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加强联系,借此打破国际社会对土耳其的外交孤立。

  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发展党在2019年地方大选中失去了包括首都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在内的多座大城市,前总理达武特奥鲁在12月13日成立新政党“未来党”,前副总理、正义发展党前资深党员巴巴詹也计划成立新政党。土耳其经济复苏缓慢、生活成本高和城镇失业率创历史新高,导致国内选民的不满。为了转移国内的矛盾和赢取2023年总统大选连任,埃尔多安试图通过利比亚议题激起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通过出兵利比亚获得更多选民的支持。

  招致各方力量制衡

  卡扎菲政权倒台后,利比亚国内出现派系纷争、冲突不断的动荡局面,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渗透和扩张提供了良机。特朗普上台后,美国重点关注利比亚的反恐问题,赞扬利比亚“国民军”在打击“伊斯兰国”方面的贡献。土耳其与利比亚“国民军”交火,势必会削弱“国民军”的军事能力,不利于美国在利比亚打击“伊斯兰国”。为了牵制土耳其,美国国会参议院批准解除数十年来对塞浦路斯的武器禁运。2020年1月2日,特朗普在电话中告诉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土耳其干预利比亚会让当地局势更加复杂。

  土耳其出兵利比亚还影响俄罗斯的中东政策。面对西方国家的围堵,俄罗斯借叙利亚内战乘势回归中东,冲击了美国主导下的中东地区格局。俄罗斯曾在利比亚拥有巨大的商业利益,与卡扎菲政府签订了高达100亿美元的合同。但是当2011年卡扎菲政府倒台后,这些项目付之东流。俄罗斯选择支持卡扎菲的旧将哈夫塔尔,一方面希望还能延续之前的合同,另一方面看重利比亚“国民军”控制的油田。土耳其出兵利比亚,损害了俄罗斯在利比亚的利益。

  阿盟对土耳其出兵利比亚也持反对态度。应埃及的要求,阿盟在2019年12月31日召开部长级紧急会议并通过“利比亚局势进展”决议。阿盟禁止土耳其干涉利比亚事务,认为在摩洛哥希拉特签署的《利比亚政治协议》是处理利比亚问题的唯一方式,还强调了利比亚邻国参与解决问题的重要性。埃及对土耳其议会授权政府出兵利比亚进行了谴责,认为将对东地中海的稳定带来负面效应,威胁埃及的国家安全。埃尔多安则在2020年1月2日指责阿盟无视土耳其接纳数百万阿拉伯难民的事实,在利比亚问题上制定双重标准,将土耳其排除在外。

  东地中海利益相关国结成联盟,联合对付土耳其。一方面,土耳其和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海事管辖区”的谅解备忘录,导致希腊、塞浦路斯和埃及的国家利益受损,希腊联合埃及、塞浦路斯和利比亚“国民军”建立地中海反土联盟。土耳其出兵利比亚,将促使埃及、塞浦路斯和利比亚“国民军”的关系更进一步。另一方面,土耳其禁止其他国家在土利协议规定的区域内进行勘探活动,对塞浦路斯、希腊和以色列的东地中海天然气项目制造障碍,塞浦路斯、希腊和以色列势必为了共同的利益对抗土耳其。

  目前,在美国的制裁下,土耳其股市大幅波动、货币里拉贬值以及经济疲软,影响土耳其的国防开支。而且土耳其军队在叙利亚参与“和平之泉”军事行动,难以抽出大量的军事人员前往利比亚。根据土耳其和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的军事协议,土耳其有可能向利比亚派遣教官、情报人员和特种部队,培训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的军队,提升其战斗力。当前,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受到一些西方国家、土耳其、卡塔尔的支持,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及其联合的利比亚“国民军”获得沙特、埃及、俄罗斯等国的援助,两大势力呈现对峙的状态。土耳其出兵利比亚,将导致其他国家效仿土耳其。埃及表示,土耳其出兵利比亚,埃及也将出动军队增援利比亚“国民军”。以色列、希腊、塞浦路斯因东地中海能源问题将进一步介入利比亚事务,俄罗斯也会持续支持利比亚“国民军”。利比亚局势难分难解,导致“伊斯兰国”成员在利比亚乘虚作乱,美国也会重点关注利比亚的反恐问题。美俄和地区大国在利比亚博弈,将导致境外军队、雇佣军和大量武器涌入利比亚,加剧利比亚动荡的局势。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和利比亚“国民军”双方都没有能力短期内统一利比亚全境,土耳其的出兵将造成利比亚境内的代理人战争升级,利比亚国内的冲突将进一步加剧。

  

  (作者系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博士研究生)

  

作者简介

姓名:蒋真 任晓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