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大家访谈
关于复杂系统与应用语言学 拉尔森·弗里曼访谈
2013年10月29日 19:39 来源:外语教学与研究(外国语文双月刊)2008年第5期 作者:冀小婷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天津师范大学

  提要:拉尔森·弗里曼教授最早提出用复杂理论的视角看待语言与语言习得问题。她与卡梅隆的新书《复杂系统与应用语言学》进一步阐述了复杂理论对应用语言学领域的启示。本文是笔者对拉尔森·弗里曼教授的访谈及对其新书的简要评述。在访谈中,拉尔森·弗里曼教授讲述了她将复杂理论与应用语言学相结合的历程,阐述了复杂理论、复杂系统的特征,指出语言是一个动态的系统、阐述了复杂理论对应用语言学领域研究方法的启示。
  关键词:复杂理论、复杂系统、语言、动态系统、应用语言学
  拉尔森·弗里曼(Diane Larsen-Freeman)是著名应用语言学家,密歇根大学语言学和教育学教授。她(Larsen-Freeman 1997)最早在应用语言学领域提出用复杂及混沌理论来看待语言和语言学习中的问题。此后,她和Nick Ellis大力推动这方面的研究。2006年美国《应用语言学》编辑了一个特刊,里面包括应用语言学各领域中如何应用复杂理论的思想和实践(Ellis &Larsen-Freeman 2006)。2008年3月,她与Lynne Ca-meron合编《复杂系统与应用语言学》一书,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对于复杂理论及其对应用语言学领域的启示作了更详尽的描述。此书出版前,拉尔森教授接受了笔者的采访,阐述了她对复杂理论与应用语言学的观点。
  一、拉尔森访谈
  (笔者)问:1997年,您发表了《混沌/复杂理论与二语习得》这篇论文,最先将复杂理论与应用语言学结合起来,我们很想知道您为何会将这两者联系起来?(拉尔森·弗里曼)答: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谈论复杂理论。将这两者联系起来是一个偶然。我的朋友推荐给我一本关于混沌理论的书,开始读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它会和应用语言学有什么联系,因为它谈论的是自然界的系统,并不谈论语言和应用语言学。然而在阅读的过程中,我却总会想到语言,因为书中所谈的是非线性、动态、复杂的系统,而我觉得语言可能是最具复杂性、动态性、非线性特征的系统了。问:用几句话来概括复杂理论可能相当困难,但您是否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复杂理论,让读者对复杂理论和您的新书有个初步的了解?
  答:是的,很难用简短的几句话概括复杂理论。刚才我提到我将二者联系起来是个偶然,事实上也不完全是偶然。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于二语习得研究领域的某些方面不是很满意。我们似乎在不断地局限自己的研究。我们试图简化语言和语言习得的复杂性,用自然科学的还原论的方法解释复杂的语言和语言习得现象。而复杂和混沌理论是一种非还原论的研究方法,尊重诸如语言习得这样的动态过程,将涌现现象、不断变化的现象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
  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完全静止的,然而我们总是用各种方法弱化这种动态性。当我们把一种语言称为英语或者汉语时,我们没有意识到语言并不是一个静止的物体。我们把语言看作是一个成品,而没有把它看作是一个过程。复杂理论研究复杂性,这种复杂性来源于一个层面上的现象到另一个更高层面上的自组织性,正如飞鸟顺应邻居的行为而无意识地将自己聚集成群。复杂系统具有开放性,自组织性、处于不断的变化之中。
  问:您的书中提到“语言是一个动态的系统”,对这一点请再多作些解释。
  答:动态的系统是变化的,语言也时刻在变化。也许我们注意不到这些变化,但这些变化确实在发生。举个词汇方面的例子可能大家更容易理解一些。现在在英语中出现了“to google”这个动词,它的意思是使用“google”搜索引擎在互联网上搜索。事实上,语言的变化并不只是体现在这些新词的出现上,它在人们的使用中不断地涌现变化,不仅体现在古今的变化上,而是时刻在变化。正是在日常语言使用中这些微小的变化构成了历时的大的变化,也正是在说话者的交流使用中,语言模式不断形成并日趋稳定,但它们永远不会是静止的。
  复杂理论在看待语言上与以前的方式有何不同呢?以前我们总是把语言看作是一个静止的系统,语法、词汇被认为是其下的子系统,我们没有注意这个“产品”的形成过程。而复杂理论是一个“自下而上”的方法。语言模式在人们使用语言相互交流中涌现,是一个相互的因果关系过程。语言的出现、发展、变化、使用、被学习者学得和习得都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问:在书中,您提到“从复杂理论的角度,研究可以给出解释,但不一定非要预测”, Cook & Kasper(2006: 55)也提到“一个关键的分歧在于涌现分析是否具有预测性, MacWhinney认为涌现主义提供了新的预测方法,而Cameron和Deignan提醒大家涌现主义可以描述,可以在泛泛的层面上解释,但不能预测。”您是否可以再深入地阐述一下这一点?
  答:当我们谈论科学研究的时候,“描述”、“解释”和“预测”是非常合适的三个词。自然科学将预测作为最高目标,但当我们谈到人文科学时,对于预测我并不十分乐观,也许我们应该满足于描述和解释。复杂系统对细微的变化非常敏感,被称为“蝴蝶效应”。我们可以看一个非常简单的应用语言学的例子,“教不一定引起学”。我们不能预测学生会学会老师所教的内容,学生对不同的教师、不同的教学方法反应不同,在周初和周末的表现、学年初和学年末的表现也不一样。很多因素影响学生,包括动机、学能、态度等,我们可以反思和解释学生学与不学的原因、他们的成功之处,但我们很难预测在具体的时间和范围内将会发生什么。
  问:我们好像应该重新思考我们的研究方法.
  答:这是其中的一个启示。举个例子,最传统的实验方法是使用前测,然后实施实验手段,最后通过后测推断实验手段的效果。从复杂理论的视角看,这个实验过程存在一些问题。复杂系统是非线性的,也许在前测之前学生已经学到了一些东西,只是没有在前测中体现出来,也许在后测中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并不是这个实验过程取得的效果,而来自于受试对象很早以前学过的东西,同理,实验手段的效果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体现出来。脑科学研究表明脑本身首先发生变化,然后才是行为的改变。在人文科学研究中,不能像自然科学那样,过多地应用简单的线性的因果关系。
  问:Cook & Kasper (2006: 556)指出涌现主义需要宏观层面的定量分析掌握大致的模式、趋势及发展,需要定性分析掌握个案,以便了解不同的个体。您和Nick(2006: 564)也提到从动态的系统观看,个性差异不应被看作是“不谐之音”,您如何看待研究中的定性与定量分析?
  答:这两种方法我们都需要。
  问:说到这点,我觉得您的另一篇文章(Larsen-Freeman 2006)很好地将定性与定量分析结合起来,您是否可以深入谈一下,也给应用语言学领域的研究提一些建议?
  答:在论文中我想表明一点,如果在研究语言学习者的语言习得时你只研究这个群组的均值,那你很可能会被误导,因为个体的差异才是常态,而不是个别情况。有些学习者进步快,有些却退步,有些人不断地在语言的一个方面取得进步,如词汇,而语法却停滞不前。正如在研究中很难预测一样,给出一个适合所有学习者的结论也很难,因为学习者不同、习得的环境和使用的情况都不同。
  问:我们再回到您的新书。在书的第一章,有一节的题目是“Complexity theory, metaphor ormore?”,同时您也提到(Cameron & Larsen-Freeman2007)用复杂理论来作为应用语言学中的系统的比喻或形上论。请您再解释一下“metaphor”和“supra the-ory”(形上论)。
  答:比喻是一种了解事物的方法。比如“输入”与“输出”就是计算机中的术语,我们用它来比喻学习者的学习过程,很长时间我们一直这样用,但现在这种比喻已经不再令人满意。我们在这本书中想提出和解答的问题就是“语言像一个复杂系统吗?”或者“语言是一个复杂系统吗?”
  谈到“形上论”,是说复杂理论并不局限于某一个学科,它已经被应用在股市、流行病学等很多领域,所以我们说它是形而上的,用来解释各种各样动态的现象。把它称作形上论是因为它不会替代具体学科中的理论,而是提供给我们一个更高的看待问题的视角。
  问:我觉得这本书不仅会给应用语言学家和研究人员带来很多启示,也会给教师一些启迪。您觉得教师能从阅读此书中获得什么?
  答:虽然这本书不是为教师所写,但我觉得也会对教学有些启示。从复杂理论的角度看,教师的作用不是让学生整齐划一,学习语言不是一个单纯的复制过程。另外,在上面我也提到,教不一定引起学,至少教与学之间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另外,教师还起到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管理学生的学习过程。复杂理论会帮助我们理解这个过程,从而使教师更好地管理学生的学习过程。
  问:十年来,您在倡导应用语言学领域应用复杂理论的过程中,是否遇到过困难?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同意这种观点。您是否愿意说说这些年的历程?
  答:确实遇到过困难。有人反对复杂理论的观点,尤其是语言在使用中涌现这一观点。乔姆斯基生成语法学派的语言学家们很难接受这一点,他们所倡导的是普遍语法,将语言能力与语言运用区分开来,而在我看来,没有必要区分语言能力与语言运用而达到解释语言的目的。从混沌/复杂理论的观点看,玩一个游戏的同时也在改变着这个游戏的规则。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认为复杂理论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有用的视角,这也是意料之中的,我们写这本书的目的也是希望能为大家的对话开个头,以便更好地理解我们共同感兴趣的问题。
  问:您觉得在应用语言学领域应用复杂理论的前景如何?
  答:我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从复杂理论里找到了一个了解语言、语言学习、语言教学的更加令人满意的方式,很希望能和学者们交流。
  问:谢谢您!
  二、《复杂系统与应用语言学》简介
  拉尔森教授在访谈中谈到复杂理论为她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而她的新书《复杂系统与应用语言学》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研究视角。此书让我们了解到“变化”是复杂理论的中心思想,它的目的在于解释复杂系统内各个部分如何相互作用而导致了系统的整体行为及系统本身与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让我们了解到复杂系统的异质性、动态性、复杂性、开放性、非线性、相互作用性、自组织性、适应性及涌现等特征;了解到复杂系统中发生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变化:稳定的变化和突然的变化。
  作者在书中用复杂理论的观点谈了应用语言学领域的语言与语言进化、一语和二语发展、话语、语言课堂及应用语言学研究,视角很独特。在语言与语言进化一章,作者认为语言应该被看作是一个动态的适应性的复杂系统。谈到一语与二语发展,作者指出,从复杂理论的角度来看,中介语并不代表学习者准确使用目标语和不准确地使用之间的独立的线性的阶段。学习者的表现的不稳定性和多样性不应被看作是对语言(中介语)的系统性的威胁。在话语一章,作者的观点是从复杂理论角度看,话语就是复杂的动态的语言使用活动。作者把人与人面对面的谈话作为例子来说明话语的动态特征。在对话中所使用的语言并不独属其中的某个谈话人,而是属于这个由两个人组成的耦合系统(coupled system)。这些话语是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条件下、由于特定的人的参与才会涌现出来。谈到课堂教学,作者总结了从复杂理论角度看语言课堂的四大特征:相互关联性、相互适应性、语言动态性及教的过程是在管理学习的动态过程。最后一章作者论述了复杂理论对应用语言学领域研究的启示,这一章对于研究者来说非常有益,使研究者能重新审视自己所作的研究。作者指出了复杂理论指导下的研究与传统研究的几点不同。一是如何理解和解释所观察到的现象。从复杂理论的角度看,需要了解个体之间如何相互作用而导致新的行为的涌现。二是传统的研究在给出解释之后会通过检验假设来做出预测,但从复杂理论的角度讲,研究者可以解释这一现象,但不一定要做出预测。三是传统的研究给出的解释是:“因素X导致结果Y”,但复杂理论会质疑这样的因果关系法。从复杂理论学家的观点看,不存在研究的绝对的复制性,因为每个研究的初始情况是不同的。作者也提出了从复杂理论的角度进行研究应注意的几个原则,如应注意避免还原论等。同时作者提出研究者可以将一些方法结合起来进行研究,如将话语分析与语料库语言学结合,将二语习得与语料库语言学结合,将二语习得与对话分析结合。拉尔森教授访谈中体现的思想及她的新书为应用语言学领域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2008年11月将在美国密歇根大学语言研究所召开庆祝Lan-guage Learning创刊60周年的学术会议,会议的主题就是“Language as a Complex Adaptive System”。我们相信这将进一步加强应用语言学领域中如何应用复杂理论的探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