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举谬《大数据时代》:对大数据的认识不应盲目跟风
2014年03月29日 12: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杨迪 字号

内容摘要:当前国内十分流行的《大数据时代》(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等著,浙江人民出版社, 2013年,以下简称《时代》)中提出了三个存在严重谬误的观点,特此指出,以期引起注意。因为,简单地说大数据时代“不是因果关系,而是相互关系”,说明作者不了解因果关系本身也是一种相互关系,即原因与结果前后相继的相互关系,因此将因果关系归结为相互关系并不比因果关系本身更有内涵,实际上,这甚至是一种同义反复。经济学者李德伟教授在《时代》中译本发表之前,就已提出大数据时代不再强调因果关系,也不是简单地将因果关系归为相互关系,而是精确地指出客观事物运动序列之间存在同构关系,特别是人类认识与外部客观事物之间存在对应的、同构的关系。

关键词:因果;样本;改革开放;全体数据;浙江人民出版社;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绝对真理;中国人;事物现象

作者简介:

  近年来,大数据在我国得到一致重视,各行各业兴起了一股重视大数据、应用大数据的热潮。这种全民迅速接受新生事物的现象,反映了中国经过改革开放,现代化意识深入人心的可喜状况,令人鼓舞。但是,由于大数据技术发展迅速,一些囫囵吞枣的浅知误见也随之流传,如不及时纠正,将造成对大数据先入为主的误区,影响经济社会发展。当前国内十分流行的《大数据时代》(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等著,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年,以下简称《时代》)中提出了三个存在严重谬误的观点,特此指出,以期引起注意。

  “不是因果关系,而是相互关系”?

  《时代》一书的主要观点之一是,大数据时代“不是因果关系,而是相互关系”。其实,早在18世纪,英国怀疑论者休谟就指出,“不但我们的理性不能帮助我们发现原因和结果的最终联系,而且经验给我们指出它们的恒常结合以后,我们也不能凭自己的理性使自己相信,我们为什么把那种经验扩大到我们所曾观察过那些特殊事物以外。我们只是假设,却永远不能证明,我们所经验过的那些事物必然类似于我们所未曾发现的那些对象。”

  《时代》一书将这一早已提出几个世纪的观点,作为大数据时代的新概念,不仅陈旧,而且错误。因为,简单地说大数据时代“不是因果关系,而是相互关系”,说明作者不了解因果关系本身也是一种相互关系,即原因与结果前后相继的相互关系,因此将因果关系归结为相互关系并不比因果关系本身更有内涵,实际上,这甚至是一种同义反复。

  正确的观点应该明确因果关系是一种什么样的相互关系,而这一点经过20世纪自然科学和数理哲学的研究已经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计算机的发明,使得人们开始从计算机语言表达、传递信息的角度来理解知识的起点。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使得人们豁然开朗。

  经济学者李德伟教授在《时代》中译本发表之前,就已提出大数据时代不再强调因果关系,也不是简单地将因果关系归为相互关系,而是精确地指出客观事物运动序列之间存在同构关系,特别是人类认识与外部客观事物之间存在对应的、同构的关系,信息的表达、传输和存储就是一种同构关系,也就是说,外部客观事物运动与人的主观认识都是客观世界的事物现象,是协调性的、一一对应的相互关系,主观认识映像只是承载、传递外部客观事物现象的一种符号系统。无论是从人自身悟出来,还是从外部经验事物抽象出来,都是同构的、对应的关系。

  “不是随机样本,而是全体数据”?

  《时代》一书认为大数据时代“不是随机样本,而是全体数据”,认识事物不再是从随机抽取的部分样本,而是从全部数据出发。这种说法忽视了全部与部分的辩证关系。人类在有限的时间内不可能穷尽事物的全部,绝对真理只能在人类前后相继的、永远不会停止的认识过程中实现。任何事物的发展总是有过去、现在和未来,现在的是现在,未来的尚未出现,全部案例不可能在有限时间内达到,认识也永远不会完结。未来的与过去和现在相比还是无穷大的。正因为如此,波普尔才提出,“全称命题不可证实,只能证伪。”

  实际上,过去的小数据时代的抽样调查方法与现在的大数据方法相比,只能说是大数据时代可以用更为精确的、全面的数据,以包含更大因素的仿真模型来追踪、分析模拟现实,取得比过去更为精确的认识结果。尽管如此,与全体相比,已经认识的永远是少数,误差、错误还是不能完全消除。例如,通过人口普查分析现在中国人具有什么特点。不要说全部认识现有13亿人口的全部属性不可能(因为事物属性有无穷层次),即使说能够完全认识现有13亿人口全部属性,也不意味着过去、未来的中国人,也能够全部认识。未来的中国人与已经认识的现有中国人相比还是无穷大。因此,大数据与小数据相比只是以巨量的、全面的、即时的数据来认识事物,但是要掌握全体数据在有限时间内总是不可能的。

  “不是精确性,而是混杂性”?

  《时代》作者说大数据时代“不是精确性,而是混杂性”,意指小数据时代是讲究精确性,大数据时代因为掌握了大量数据可以不再拘泥于精确性,而是依靠大数据比较模糊地行动。这显然是错误的。因为在小数据时代能够掌握精确的小数据,但是大多数数据却被遗漏、舍弃,认识的结果就无法实现精确、全面,真理和错误的边界也不是很清楚,这时的认识是模糊的、有偏差的。在大数据时代,因为掌握了更为全面的数据,可以在更大的范围认识事物,因此,能够更为准确、量化,以至于对一些中间模糊区域也可以得到更为准确的认识,其精确度和模糊度、误差本身都更为精确量化。例如,在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发布更多的信息,通过反复比对、纠错机制,降低噪音,到达精确度。这一点在人类的认识活动中本来就是这样做的,“耳听为虚”就以“眼见为实”来纠错,小数据一两个来回不可能正确,反复多次大数据比对,就能达到越来越高的精确度,误差率就越来越小。

  中国人口世界第一,信息产业市场最大,最有机会发展信息化、大数据和智慧化产业。但中国目前在对大数据的认识上有一种盲目跟外国之风的倾向。对于国外大数据理论,我们应以批判的眼光保持清醒的认识。

 

  (作者单位: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大数据和智慧城市研究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宇)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