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探索社会学视域中的意会知识
2019年03月27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育智 字号
所属学科:社会学关键词:意会知识;语言;研究对象

内容摘要:但是,“意会”到底是什么,社会学能否采取具体有效的方法研究“意会”以及如何书写“意会”的问题,仍缺乏基于田野工作的深入探索。对于社会学研究尤其是涉及田野调查的质性研究而言,意会知识可能出现在三个层面:(多个)研究对象的互动中、研究者与研究对象的互动中以及读者对研究者所撰写文本的解读中。修辞对表现意会知识之所以可行,是因为作者与读者的文化共识,比如应星在其田野作品中就使用“讨说法”“开口子”“摆平理顺”等俗语,相当简洁有效地勾勒出了故事的线索,并一定程度上唤起了读者从日常生活中积累的理解力,达到了传导意会知识的效果。

关键词:意会知识;语言;研究对象

作者简介:

  近年来,社会科学界对“意会”的讨论不绝于耳。“‘意会’很重要”已成为学界共识,也不乏论证。费孝通晚年曾积极倡导对人际交流乃至社会关系意义的“意会”研究。但是,“意会”到底是什么,社会学能否采取具体有效的方法研究“意会”以及如何书写“意会”的问题,仍缺乏基于田野工作的深入探索。

  多维认知意会知识

  “意会”既可作为动词性表达,即“会意”,是主体在一定情境下的认识或意识行为,是人际沟通的主要形式之一;也可作为名词来理解,即“意会知识”,是认识或意识行为的结果。波兰尼认为人类的知识是“言说知识”与“意会知识”的统一体,笔者认为费孝通一直强调社会学对意会知识的发掘。

  对于研究者而言,作为主体行为意义上的意会,跟参与观察、访谈、旁听、体验一样,可被看作是一种质性研究方法,更准确地说是依附、融合于其他方法的方法。跟学习如何做访谈一样,研究者需要探究如何去意会。目前学界对具体方法层面上“意会”的讨论十分缺乏,这也是本文想要重点探讨的内容。

  对于社会学研究尤其是涉及田野调查的质性研究而言,意会知识可能出现在三个层面:(多个)研究对象的互动中、研究者与研究对象的互动中以及读者对研究者所撰写文本的解读中。

  研究对象互动层面的意会知识可能是“不言而喻”“意在言外”“心领神会”“心有灵犀”,不是“说不明白”,而是选择“不明说”。换句话说,这种意会知识很有可能并非出自语言能力不足,而是作为人际互动的文化、策略或艺术存在,这正是研究者需要去意会、体验、描述、解释和分析的。研究对象互动层面的意会知识也有可能是“言不尽意”“得意而忘言”“不知道怎么说”,与前者不同,它源于个体语言能力不足或者更广泛意义上的语言局限——语言的表层意义与深层内涵之间并非一一对应的映射关系。

  事实上,研究者可以通过特定的方法,并借助语言、文字等工具,将(绝大)部分研究对象之间的意会知识转化为言传知识。这也是社会学能够研究并表述“意会”的基础,当然也存在研究者自身“言不达意”的困境。

  与第一个层面类似,研究者不仅能够意识到自身与研究对象互动中产生的一部分意会知识,而且能明确地将其表达出来。例如,拉比诺在《摩洛哥田野作业反思》中提到资讯人在用车问题上对他的试探方式,也对其中所体现的摩洛哥文化特点做了相应分析。而对另外一部分意会知识,研究者能够意识到,但无法或难以对其进行逻辑分析和批判性思考,这就对最终如何表现这种意会知识提出了挑战。

  产生意会知识的第三个层面则涉及读者对已转化为文本的语言的解读。此时,研究者已经完成了社会学故事的编织,其中既有“言传知识”,也有隐含在故事中的“意会知识”。这种意会知识包括作者想要表达但又未能明确说明的“弦外之音”,也包括读者从文本中自行体会出来的、作者并未打算展现的“意外知识”。

作者简介

姓名:张育智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