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新时代学校美育体系构建的着力点
2021年10月22日 08: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吉品 包崇庆 字号
2021年10月22日 08: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吉品 包崇庆
关键词:学校美育;学生;审美;美育课程;美育工作;

内容摘要:深化美育课程改革加强美育师资建设课程改革是新时代学校美育体系构建的中心环节,需要以系统化思维推进学校美育课程改革创新,在融合性语境的烛照下探寻学校美育课程改革的优化路径。美育教师是开展学校美育工作的关键力量,打通美育教师队伍建设的现实梗阻,积极培育能够感染学生心灵、启迪学生思想、丰盈学生精神、触动学生灵魂的“美育之师”具有重要意义。要强化美育教师的专业技能,通过培训培养、交流学习、科学研究等手段,提升美育教师的艺术创造力和美育实践力,引导美育教师以“传世之作”和“精湛之艺”承载与表达中华美育精神的丰富意蕴和深刻内涵,把握学校美育特点和规律,在艺术创造、文化创生、心灵陶冶中。

关键词:学校美育;学生;审美;美育课程;美育工作;

作者简介:

  美育是审美教育、情操教育、心灵教育的有机统一,对于提升人的审美素养、道德情操、人格修为、精神境界具有重要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强调,要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坚持以美育人、以文化人,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当前,在“五育融合”的背景下,补齐学校美育“短板”,构建科学系统的学校美育体系,已然成为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当务之急。

澄明美育本真要义彰显学校美育的中国特色

  廓清学校美育的意涵界域和核心特质,是构建新时代学校美育体系的先决条件。何谓“美育”?目前学界有两种认识:一是“狭义论”,认为美育是“艺术教育”;二是“广义论”,认为美育是“素质教育”抑或“情感教育”。马克思主义美学从人的类本质出发,指出“审美活动”是人的劳动实践的特殊方式,“审美需要”是人之为人的内在规定和生命追寻,“审美关系”则是架构起人的“理性王国”和“感性王国”之间的桥梁,人最终要在“真善美”的统一中达至“自由王国”。美育是让教育对象在审美体验中感知并获得“真善美”的深层力量。

  立足于学校美育的时代诉求,可从“内在要义—实践特征—战略功能”三个维度,阐明新时代学校美育的内涵逻辑与实践品格。具体而言:一是肇端于温润心灵的情感体验。长期以来,虽然人们对美育这一基本范畴的理解莫衷一是,但美育是净化心灵、陶冶情操、以雅润行、塑造人格的教育实践活动,已基本达成共识。诚如蔡元培所言,美育之目的,在陶冶活泼、敏锐之性灵,养成高尚纯洁之人格。因而,构建新时代学校美育体系要立足于这一本质,从学生的群体特征和接受心理出发,直面学生的现实生活世界,促使美育的实施策略和开展形式耦合学生的审美旨趣,积极调动学生的情感逻辑和价值逻辑,让新时代学校美育“曲高而和众”。

  二是根植于中国大地的审美实践。2020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要求新时代学校美育体系构建要扎根中国大地、突出中国特色、彰显中国气派。一方面,弘扬中华美育精神,以传统的“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等艺术载体,引导学生深刻领悟“礼乐教化”“中和之美”“格物致知”“美美与共”等传统美育精神,深切体认“境界”“风骨”“格调”“意象”“趣味”等传统美学范畴,于中华美育精神的传世之作中感知中华文化的意象之美、情感之美、境界之美,从而使学生获得心灵的触动、情感的解放、意义的追寻、生命的圆满。另一方面,深挖地方美育资源,借助民间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民族仪式等资源,打造具有地域特征的学校美育品牌,使学生在亲切而熟悉的艺术文化语境中获得文化滋养与审美体验。

  三是服务于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立德树人是新时代学校美育的价值坐标,美育之“美”与立德之“德”共同指向于所树之“人”,学校美育通过“美”来感召人、激励人、塑造人,实现“美育化德”和“以德润美”的双向统一,最终达成立德树人的中心任务。因此,新时代学校美育体系构建要以立德树人为根本旨归。一方面,将立德树人成效视为学校美育评价的第一标准,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学校美育体系建设,以制度定型的方式框定学校美育工作的边界、规范美育工作者的行为尺度,使学校美育工作在“一元主导”的前提下多元多维、多姿多彩。另一方面,将学校美育作为立德树人的重要载体,树立“大美育观”,畅通校内美育和校外美育协同育人机制,引导学生在社会美育实践中感知“美的力量”和“善的真谛”;构建学校美育工作“大格局”,不能孤立而狭义地看待学校美育工作,既要注重学校多部门联袂开展美育工作,也要注重美育工作的现实保障和监督监管,促使学校美育工作在系统联动、主体合力中有序推进。

深化美育课程改革加强美育师资建设

  课程改革是新时代学校美育体系构建的中心环节,需要以系统化思维推进学校美育课程改革创新,在融合性语境的烛照下探寻学校美育课程改革的优化路径。

  设定“一体衔接”的课程目标。构建大中小幼相互衔接的美育课程体系,根据不同学段学生的身心特点、接受规律、思想实际,以审美教育为主体,以“感性教育—人格教育—创造教育”为内核,明确各级各类学校美育的课程目标,力求构建一个层次分明、梯度渐进、纵横衔接的学校美育课程体系。按学段划分美育课程目标,则为:学前教育阶段是幼儿的“审美意识开蒙期”,应注重培养幼儿的美好心灵;义务教育阶段是学生的“审美格调形塑期”,应注重引导学生养成热爱艺术、勇于创新、追求美好的生活态度,为学生的艺术特长学习开设相关课程,培养审美格调和审美趣味;高中阶段是学生的“审美观念生成期”,应在“审美知识—审美体验—审美能力”等维度开拓学生的人文视野,引导学生树立积极正确的审美观和文化观;大学阶段是学生的“审美追求定型期”,应注重强化学生的审美自觉和文化自信,引导学生在追求崇高审美意义的基础上“诗意地栖居于大地之上”。

  打造“融合互嵌”的课程结构。学校美育课程建设是一个系统性工程,需要在课程体系构建中厘清“美育”和“德育”“智育”“体育”“劳动教育”的内在关联,实现“美育课程”与“课程美育”的逻辑互构。一方面,在美育课程设计中充分发挥美育弥散、渗透、化育的濡润式特质,通过美术、音乐、书法、舞蹈、影视、戏剧等艺术课程,使学生体认课程中折射出的心灵美、语言美、科学美、礼乐美、行为美、秩序美、健康美、艺术美、勤劳美,实现以美启智、以美寓德、以美健体、以美促劳的融合效应。另一方面,充分挖掘和运用各学科各课程中蕴含的“美育因子”,寓审美教育于知识传授之中,大力开展以美育为主体的跨学科的融合性课程教学和实践活动,使“高悬于空”的美学概念在多样课程中“落地生根”,让学生明确“美”既是“理想之境”也是“现实之需”。

  实施“主体交互”的课程教学。课程教学是检验课程质量的核心环节,美育课程以何种模式开展关系着学生的“审美体验”和“意义生成”。因此,学校美育课程教学要杜绝填鸭式的“大水漫灌”,而实现对话式的“精准滴灌”,加强分类指导,促进审美主体间性的形成,倡导构建特色美育课程教学模式,利用人工智能(AI)、增强现实(AR)、虚拟现实(VR)等前沿技术,搭建“交互—浸润”式美育课程教学模式,激活学生内在的精神力量,以达成“立美”的境界追寻,使学生在课程学习中实现“置身—知觉—体验—创生”的审美跃迁,在美育课程的情感涵养和审美照拂下提升人生境界,踏上求真、向善、寻美的生命之旅。

  美育教师是开展学校美育工作的关键力量,打通美育教师队伍建设的现实梗阻,积极培育能够感染学生心灵、启迪学生思想、丰盈学生精神、触动学生灵魂的“美育之师”具有重要意义。一要优化师资结构,聚力解决“有人教”的问题。二要注重现实保障,聚力解决“愿意教”的问题。三要增强核心素养,聚力解决“能教好”的问题。以制度保障推进城乡、地域美育教师轮岗互换,实现“拉动—协同”的联袂效应,鼓励优秀文艺工作者等人士到学校兼任美育教师,激活社会美育力量,向中小学提供优质的美育教育教学服务,切实缓解美育师资困乏的问题。美育教师作为学生的灵魂之师,需要具备坚定的理想信念、高尚的人格修养以及扎实的专业技能。要强化美育教师的专业技能,通过培训培养、交流学习、科学研究等手段,提升美育教师的艺术创造力和美育实践力,引导美育教师以“传世之作”和“精湛之艺”承载与表达中华美育精神的丰富意蕴和深刻内涵,把握学校美育特点和规律,在艺术创造、文化创生、心灵陶冶中,让学生得到道德优雅、人格完善、精神丰满,进而体悟“崇高之美”和“信仰之美”。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科青年基金项目“视知觉理论视域下中国儿童绘画教育研究”(20YJC880043)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东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东北师范大学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中心)

作者简介

姓名:李吉品 包崇庆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